專欄 譚凱韻
熱門文章
譚凱韻
雲圖
ADVERTISEMENT

【譚凱韻專欄 – 雲圖】久違了的書展

%e5%b0%81%e9%9d%a2%e5%9c%96

 

 

過去兩年,因為種種原因,未有到書展。事隔七百多天,世界變了,社會變了,再次踏足熟悉的場館,重新經歷以往一年一度的生活日常,恍如隔世。 

人很多  路很長

每次感受書展的人潮,或看入場人數,總會有「原來香港人這麼愛閱讀!」的感覺,然後對香港的文化前景重拾一丁點信心。

今年也不例外,周四和周五兩次入場,由下交通工具到終於進入場館,每次都用上了四十分鐘。 場館離所有交通工具的上落點都有些遠,加上疏導人流的安排,令參加者都要走上長長的路,上下樓梯好幾次,才能進入會場。期間身邊不少推著行李箱的市民、或是揹著大背包的小童中童,在酷熱的環境下耐心等待前行。我深深相信,大家都是愛書的,要不然早就回家歎冷氣了。

人潮在會場外開始出現,疫情關係市民要掃安心出行二維碼,出現了多人同時舉機的場面。
人潮在會場外開始出現,疫情關係市民要掃安心出行二維碼,出現了多人同時舉機的場面。

 

打書釘好難 

不過書展從來是買書的好地方,而不是打書釘的理想地。

參展商總想用盡每一方呎的面積,展示最多的書,於是攤位的通道總是窄窄的。而由於要多放圖書,書又總是疊得頗高,小朋友都難以找地方,放好書、好好看,不過在商言商,也是合理的安排。我們也不想「阻人做生意」,通常小看一會就會「轉場」,好好善用場內書商密集、可以多看不同類型書籍的優勢。

場內賣書的折扣一般也很吸引,特別是套裝、BOX SET那些,七折是基本,而且多買折扣更大,不少爸媽也裝滿行李喼離場。

買的人很多,折扣大,現場吵又有點擠,總覺自己消費時有點衝動。例如小朋友打完書釘、看中了一本書,就有衝動即時買下一整套。經過早年的經驗,今年學會了理性行事。小朋友想買的話,媽媽先記在地圖上,逛上一圈再作決定,能夠走進我們家書櫃的,都是經過思考的成果,因為無論金錢和家中的空間都是非常珍貴。 

不少家長帶行李喼到場,收獲滿滿。
不少家長帶行李喼到場,收獲滿滿。

 

媽媽恩物

兒童館內內書種繁多,但每次見到人龍排至攤檔外甚至打蛇餅的,通常都是售賣補充練習的。

補充練習是不少有孩子家庭的必需品,測考前夕,小朋友「操卷」是生活日常。有中、英、數、常全方位升LEVEL攻略,或是針對文法、閱讀理解、作文、四字成語的,各式其色,補充練習的書海是很莊觀的。

不少媽媽都很聰明,深知這個攤位絕非小朋友喜愛之選,通常都只是相約媽媽好友前往,一邊選一邊交流。所以雖然這些攤檔身處兒童館內,但都沒有多少兒童的踪影。

出售補充練習的攤檔,總有長長的人龍。
出售補充練習的攤檔,總有長長的人龍。

 

明年還有嗎?

香港書店說多不多,說少也不算少,圖書館每區也有,然而一年一度的書展仍是很令人期待的。出新書的在書展發布、書商或加印暢銷的在書展發售、書店或將倉底貨割價傾銷, 不同的書店根據自己市場觸覺替大家選書賣書,多理性的消費者收獲也會很豐富。

昨天有朋友問我「你估書展仲有幾多年搞?」我不懂答,只能以沉默回應。香港的明天太難預計,在仍能珍惜時珍惜,盡一點力支持自己能支持的,不以微小而不為,盡點小小力量,希望明年、後年、多年後,我們仍能逛想逛的書展,看到想看的書。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7/-2021071804351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