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沉鬱警探如入魔鬼狀態 挖掘內心仇恨憾事 《智齒》林家棟:黐線但愈做愈投入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演沉鬱警探如入魔鬼狀態 挖掘內心仇恨憾事 《智齒》林家棟:黐線但愈做愈投入

24.11.2021
李浩賢, 《智齒》劇照
limbo-3

「後期劇本齊章時,我摸下摸下,就自動進入了一種魔鬼狀態。」在近日上映的《智齒》中,林家棟飾演的主角警探劉中選(「斬哥」),因妻子遭遇車禍而心懷忿恨,卻繼續以落泊沉鬱的頹喪姿態,追捕兇殘連環殺人犯。為了投入並演活角色,他直面埋藏心底的仇怨及遺憾。

「我自問,心裏都有憾事或魔鬼,我不敢面對的,但我通過角色,把它拿出來,作一種發洩。」《智齒》的黑白單色畫面,將林家棟所詮釋的人的陰暗、善惡交纏的矛盾性放大展露,輸出壓迫的戲劇張力。

林家棟
林家棟

復仇和救贖的命題

林家棟在一七年接拍《智齒》,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榮耀之後。「同業給你鼓勵,觀眾也自然會有要求,自己更加不可掉以輕心。」他說,「要有某程度上的執着,一定要做得認真,多與導演溝通。」

《智齒》由鄭保瑞執導,改編作家雷米同名短篇小說。林家棟對上一次與鄭導合作,是二〇一二年上映電影《車手》。那時現場見證導演對汽車追逐場面速度與緊張感的堅持,林家棟已知,「這個導演要求強烈的壓迫力。」一七年獲邀出演《智齒》時,林家棟好奇為何大陸發展多年的鄭保瑞會有意拍這部電影?「他說,我鍾意這個故事。我心想,你鍾意?那就只有兩種狀態,一是一定會用心拍,二是演員會大鑊。」

果真,初開鏡拍攝《智齒》,林家棟已經要和劉雅瑟(飾演毒駕撞傷斬哥妻子的女主角王桃)在城市大街小巷奔跑追逐,在滿佈銳利泥沙的斜坡上糾纏,十分辛苦吃力。「是黐線的,但我覺得值得做,愈做就愈投入。」林家棟解釋,「我愈拍愈覺得挖一些東西出來:帶着仇恨的人會是怎樣的?依附着仇恨而生是很痛苦的事情。對比王桃這個角色,她依附贖罪而生。宿命將這兩個人放在一起。」

林家棟和劉雅瑟在斜坡上追逐,十分辛苦吃力。
林家棟和劉雅瑟在斜坡上追逐,十分辛苦吃力。

挖掘內心憾事與魔性

戲內,斬哥重遇王桃,王桃因悔疚而主動成為斬哥的線人;對王桃恨之入骨的斬哥, 則不斷逼王桃供出罪犯而使她屢陷險境。即使是經驗豐富的林家棟,也視斬哥一角為挑戰。

「他本身是一個警察,可以怎樣做?夾雜仇恨去行使權力,明顯地害死她?但是否真的要害死她?」他坦言要演活斬哥有難度,「對白不多,又不能太露,赤裸裸,很多時都要收埋收埋,等待時機。」斬哥的造型,亦配合設定,留着雜亂鬍鬚,常披着一件大褸,拒絕把自己展露人前,把所有情緒都壓抑收藏,陰陰沉沉。

透過不斷挖掘內心至今仍然不敢面對的憾事或魔鬼,想像斬哥戲中的絕望和無力,林家棟幫助自己入戲,但不忘將演出歸功於導演,「導演懂得怎樣『捽』演員。」如斬哥不斷掌摑王桃一幕,鄭保瑞着演員自由發揮,林家棟一巴、一巴打在劉雅瑟臉上,但導演一直不喊CUT。「為什麼?當他不喊CUT,演員以為完成了,但未聽到CUT,就會逼到自己的東西出來,愈做愈去,反而導演就是需要最後那幾下,才喊CUT。」

電影煞科數年,如今重看自己演繹的斬哥,林家棟評說,「我逐步逐步讓她(王桃)步向萬劫不復,其實自己亦然。這是人性的惡。他看似很光明,幫太太復仇,似是很理所當然的理由,但他是因為最陰暗的部分才做出這些事。」然而,他也藉此機會,通過暴烈的角色,把自己潛藏的陰暗一面釋放出來。

+1

罪與罰黑與白

拍攝《智齒》後,林家棟近幾年除了幕前演出,也參與多個監製計劃,如今年的《殺出個黃昏》及未上映的《殊途同歸》,對香港電影有期望也有抱負。他認為,港產片需要「創新」,而《智齒》也可說是創新之作。

林家棟讚《智齒》故事探討「罪與罰」主題之深入,也多以畫面說故事,而非港產片常有的「講戲」。至於電影備受評論人關注的黑白灰畫面處理,他則指是一次好嘗試。原本《智齒》是以彩色電影方向拍攝,但鄭保瑞後期試把畫面調成單色,發覺更有味道,便大膽以黑白版本公映。「我解釋得到為何要黑白灰,就是要讓觀眾與裏面所有人一起同步感受無助。」同時,戲內反覆出現的血腥暴力、邋遢環境及大量垃圾,也因此處理衝擊力得以減弱。「可以照顧到觀眾,觀眾可能會看到嘔。」

不過,林家棟希望《智齒》也能以彩色版本公映,還原穿插電影中神像繽紛斑斕的色彩,加強那種「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壓迫力,「希望將來可以看到,不需要等到出碟。」

「神像」的意象穿插整套電影,神明在前,卻無力相助人間。
「神像」的意象穿插整套電影,神明在前,卻無力相助人間。
李浩賢, 《智齒》劇照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