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無礙】智障年輕人:「我想拍拖 我想結婚」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智障無礙

【智障無礙】智障年輕人:「我想拍拖 我想結婚」

香港的智障成人常常缺乏作為「成人」的身份和尊嚴。大眾當他們是小朋友一般照顧,讚他們叻仔叻女!「卓新力量」助理馮慧瑛指出,香港社會照顧智障朋友如養寵物,以家長意願為要,很少考慮當事人的意願, 更沒有體貼當事人的特色和需要, 提供適切的支持。「一個IQ 70或以下的人,可定義為精神無行為能力!但那可能是現今科學知識未能理解人的心思行為,而不是那個人沒有能力啊!」

說到底, 他們也和正常人一樣。喜怒哀樂,七情六慾,這與智力本無關係。

33_050-079_bs_n-17

上班就是夢想

智障人士向來就業極為困難,江倩寧(Kitty)數月前開展新工作 ─ 在酒店洗衣房摺毛巾、掛衣服,煥發前所未有的活力。

「上班後她定了許多,更加貼近社會,有了活力,有價值感!他們一出生就有限制,智能不會提高,但可以學習如何過得充實。」 媽媽Jackie說,女兒早上偶爾想賴牀,只要告訴她說:「如果不起牀就不要返工!」她便立即彈起,歡愉地去上班。

「點解鍾意返工?」

「做嘢好。萍姐請我食雪糕!」她上班時說話鶯聲細語 。

她口中的同事萍姐十分關顧這班智障同事,會留意每個人特長來安排工作。看Kitty摺毛巾並不擅長,又發掘她掛衫、疊衣架、踩蒸氣熨斗。「雖然動作慢,但她真是幫到手,她開心的時候會突然跳舞。」她表現得好時,萍姐會拍照發給媽媽看。

「Kitty十分溫順,別人講笑,她雖然不插話,但是會偷笑。叫她掃地,她立即去拿鏟和掃把,專注地『掃地』,而不是掃垃圾。」萍姐說,平時需要不斷示範給她看,第二天可能會忘記前一天所學的,好在她每次都像學新東西一樣認真。

公開就業對智障朋友來說意義非凡,讓他們可以融入社會發揮自己的能力。黃家敏(左)、Kitty (中)與廖英偉(右)工作勤勤懇懇,不介意工作枯燥
公開就業對智障朋友來說意義非凡,讓他們可以融入社會發揮自己的能力。黃家敏(左)、Kitty (中)與廖英偉(右)工作勤勤懇懇,不介意工作枯燥。

戰利品— 我的驕傲

一般人會常常購物消費,Kitty因自主能力有限,去便利店消費也算是一件樂事。下班後,她從尖沙咀地鐵站出發時入便利店買了包檸檬茶,到達荃灣地鐵站時,再入便利店買多一包。

媽媽曾悄悄跟她身後看她下班做什麼,發現她喜歡去便利店買飲料和麵包。還會自己走入商場,隔着櫥窗看一間間服裝店、玩具店。看得很滿足、很陶醉。

快到家時,Kitty開始享用她的購物「戰利品」── 檸檬茶,並用手機播容祖兒那首《我的驕傲》,湊在耳邊聽,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回到家中,她放鬆地坐在地板上,歡暢地笑着,說話也比在外面音量大得多。甚至唱歌給大家聽,還愈唱愈大聲,愈唱愈投入。唱罷一曲,又扮貓叫又扮狗吠,在頭頂比劃出牛角。她徹底放鬆,輕易便將腳架到頭頂了。

她播放自己最愛看的《哥斯拉》,看得正樂時又突然攔住媽媽:「我是媽媽個女,鍾意黐媽咪。細個爸爸同我玩騎膊馬。」

回到家裏,她徹底放鬆,呈現活潑俏皮的一面。
回到家裏,她徹底放鬆,呈現活潑俏皮的一面。

「我想結婚!」

Kitty自小的夢想就是想結婚、成為家庭主婦。

八歲時問媽媽:「幾歲可以結婚?」「大一點再說。 結婚不只是穿件婚紗,成立家庭要自己會搭車、自我照顧、買菜煮飯、做家務……」於是她很熱衷幫媽媽做家務 。

「現在可以結婚了嗎?」問多幾次見無果,她自己宣布:「十八歲我就結婚。」

Kitty也經歷過少女情竇初開的心跳,對異性有好奇,會臉紅耳赤。看着表兄弟堂姊妹結婚,她畫了很多對婚姻的憧憬:求婚浪漫畫面、西式教堂婚禮氣氛,大排筵席的中式喜宴、婚後新居佈置……

得到父母和姊姊的關愛,Kitty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得到父母和姊姊的關愛,Kitty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她喜歡歐陽震華,一度收集大量劇照和動態資料。

媽媽說:「他有老婆啦。」

Kitty倒是爽快:「那我叫他離婚吧。」

她曾喜歡過身邊的異性,並有過情緒困擾。

媽媽的介入令母女關係一度緊張。Jackie領悟到,女兒雖然患有唐氏綜合症,但她並非永遠像一個孩子。也和其他人一樣會長大,會有七情六慾。

她不反對女兒將來有個伴 ,但要女兒明白真正婚姻意味着什麼就十分困難。她最擔心女兒性格內向,如果對婚姻太入迷,交朋友只是與拍拖有關,太孤注一擲,擔心會忽略廣闊的社交圈子。她常對女兒說:「媽媽也有很多男朋友,男性的朋友都可以交往啊。」有意要淡化「男朋友」這角色,希望拓寬她的思考空間。

近期Kitty對「結婚」沒有那麼着迷,當然對家務事也頓失興趣了。

在親戚婚禮看過中西式不同的儀式後,Kitty用 繪畫表達自己對婚姻的憧憬。
在親戚婚禮看過中西式不同的儀式後,Kitty用繪畫表達自己對婚姻的憧憬。

兩小無猜

「她和我好多話說,我喜歡她識做飯、又靚兼且溫柔。」

「我喜歡他誠實、勤勞。不靚仔不緊要,有優點最重要。」

四十一歲麥麗貞與四十五歲的朱國雄拍拖多久?兩人都搞不清確切時間,只說「好久了」。

阿雄比麗貞早到半小時,麗貞打了三次電話來跟進行程,並且叮囑阿雄記得準時去上班送外賣。「她一直打電話,打到我頭痛啦。」阿雄聽到電話鈴響抱怨了幾句。他們是歡喜冤家。即使吃飯頂嘴吵架,還會互相給對方夾菜。

阿雄溫和憨厚,有些靦腆。麗貞活潑開朗,總是搶先搭話。當年他們一起在餐廳廚房工作。一個切菜,一個切瓜。麗貞問阿雄:「你喜歡麗貞嗎?」 阿雄臉紅,「好緊張,緊張到手震。」立即回應一聲 :「我鍾意。」

二人突然降低音量,神秘兮兮地說:「老闆說上班不可以講話,又不可以用電話。我們不能讓老闆知道。」

麗貞說,和阿雄一起很開心,想不起不愉快的回憶。
麗貞說,和阿雄一起很開心,想不起不愉快的回憶。

分別問二人,平時最喜歡和對方一起做什麼?他們異口同聲回答,喜歡去旺角行人專用區聽歌,喜歡深水埗行街。「我昨天請她喝奶茶、吃粟米、雞翼。」阿雄還送過戒指哄女友開心。

「不要名牌,便宜的東西都可以送給我,我都一樣好開心。我爸爸滿意他,也送了衣服給他。」 麗貞說,她最拿手做鹽焗雞,「最開心大家一起吃飯,有飯吃就好滿足啦。」

談及是否會結婚,二人都說「有計劃。」 「拍拖不容易,像農夫種田,經歷艱苦付出才有真愛。」 麗貞認為,養育小朋友「好貴好貴」!她有哮喘,他有糖尿,因此二人都打算不要生寶寶。

33_050-079_bs_n-23

智障 · 戀障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葵盛宿舍曾經出版《智障人士戀愛及婚姻研究 報告》發現,和常人一樣,大部分智障人士有正常的戀愛和婚姻需要。他們對戀愛與婚姻的追求主要是為了尋找一位生命的伴侶,因此較重視雙方內在的感情基礎,極少提及對方的物資條件或者智力及能力。調查發現,在智障人士看來,戀愛和婚姻是令人愉快的,他們重視過程,重視平等對待,情感的扶持和依附, 即使配偶或者戀愛對象有情緒問題、賺錢能力有限,甚至是出現性功能障礙,他們依然彼此忠實,彼此陪伴。

「而智障人士在戀愛過程中所遇到的主要障礙是來自於父母或家人反對;在婚姻上遇到的主要障礙是來自社會歧視、居住和經濟問題,以及對日常理財或者做家務能力的擔憂。」

文章選自《明周》2434期封面故事《智障無礙》。
本專題獲「第二十屆人權新聞獎」之「中文特寫優異獎」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智障無礙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4-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