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後記:一九二〇年代巴黎的「時代革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

【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後記:一九二〇年代巴黎的「時代革命」

 

Le Dome咖啡館的名人牆,記載了曾經在這裏留下足迹的風流人物。
Le Dome咖啡館的名人牆,記載了曾經在這裏留下足迹的風流人物。

我一度以為,在這個時間,走去法國,做一個關於超現實主義和蒙帕納斯的專題,會很「離地」。但寫成後的專題中,卻有意外的得着。

展覽反映了最動盪時代如何孕育最刺激的思潮,受訪的表演藝術家異想天開卻也關注當下,其他遇上的人亦訴說了他們眼中的巴黎文藝現況,而更重要的可能是,超現實主義和蒙帕納斯的革命激情在今日仍有感染力。

從來,超現實主義都是反叛的。它不是想從現實中逃逸,而是想借夢幻顛覆真實,將人類從所謂理性邏輯中解放出來。它也不是以想像力取代實際戰鬥的怯懦態度,而是「一種心靈的吶喊」(布勒東語),有着打破一切世界枷鎖的決心。故此,它斷非虛無主義者的避難所,而是革命者的搖籃。

而蒙帕納斯,曾經也是反動基地。俄國革命領袖列寧和托洛斯基,曾坐在蒙帕納斯的咖啡館裏,策劃推翻王朝的陰謀。在此處流連並構思超現實主義的,布勒東和其同儕,其實不少同是馬克思主義的信徒,與法國共產黨員密切往來,甚或熱切投入其中,支持他方的革命運動。

是的。超現實主義者和蒙帕納斯,離不開「革命」二字。

如今一百年過去,超現實主義者的政治革命理想,也許沒有完全實現,但他們在文藝上的革命,定必成功了。他們掙脫了舊有的創作框架,立下新一套接近完全自由的表達形式。他們革新了人類審美觀感,發掘出一條窺探人類精神的路徑。自他們開始,藝術家從教條束縛中得到了解放,坐擁無限的發揮空間。更遑論,多少人從超現實主義的前瞻作品中得到啟發,找到比起眼前現實,更超然的東西。

一個世紀前,一九二〇年代,有過一場「時代革命」,從巴黎蒙帕納斯,擴展到世界。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m200118-yunglung-002-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