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明月何皎皎 華宴集

28.01.2021

明月何皎皎

別有洞天

默劇

野餐

園中幽徑

泉上小橋

兩情相悅

窈窕淑女

雪中情

月中木偶

這裏的一本《華宴集》(Fêtes Galantes)由法國巴黎的 L’IMPRIMERIE NATIONALE於一九二八年九月二十日出版,堪稱豪華版本。《華宴集》是法國十九世紀象徵主義詩人保羅魏爾倫(Paul Verlaine, 1844–1896)的抒情詩集。這個版本由George Barbier負責配圖,每幅插圖分別以印三次,兩次彩色,以鏤花模板彩色手印畫(pochoir)形式印在不同的紙上,有微妙的不同的效果,然後一次是黑白線條畫。在二十世紀初期的法國,流行過一陣子這種形式的彩印畫本。在那古遠的年代,圖片還沒有今天那般氾濫。這樣的畫本往往叫人看了精神為之一振。這類畫本本來就印得少,每種只印一百本至一千本不等。像我手上的這一本《華宴集》,只印了二十五本,彌足珍貴。更難得的是保存得和全新的一樣。上一期已經花了一些篇幅給大家介紹書的裝潢,那麼今天就看看書裏面的內容吧。

《華宴集》的法文fête galante原來是指十七世紀出現的一種畫風,畫的幅度比較小,以男女在園林的景點之中飲宴作樂談情說愛為題材。畫面雖然華美抒情,卻依然隱隱地透露了一點點哀傷的氣氛。而保羅魏爾倫的《華宴集》所表現的亦不外是:人生苦短行樂及時。這種情操說不上有什麼高尚,但到底也是排遣生之無奈的方法之一。咱們的古詩吟唱,亦往往有類近的詩境。例如說,像古詩十九首裏面的: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

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

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

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

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

萬歲更相送,賢聖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

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這裏面流露的人生觀,和《華宴集》裏面的〈明月何皎皎〉(CLAIRE DE LUNE )完全一樣:

你的靈魂如同月夜風景,景中有戴上面具的男女華衣美服,臉泛愁思,正在彈琵琶跳舞。他們以小調慶祝愛的勝利,卻同時知道一切都是徒然;他們的歌聲穿過了寧靜的月色。那哀愁的月色,甜美而又孤獨,教樹上的鳥兒進入夢鄉,又教園中白石噴泉因狂喜而哭泣。

這本詩集插畫由George Barbier負責。George Barbier(1882–1932)和Erté(1892–1990)一樣,同屬法國Art Décor一派。兩人差不多同期,George Barbier比Erté大十歲,可惜早逝。而Erté卻差不多活到一百歲。兩人的風格都富裝飾性,彩色豔麗,線條嫵媚。但是照我看,George Barbier的功力要比Erté高出一線。這詩集裏面的插畫華美到了極點,但同時卻散發一種月華一般含蓄的光澤,所以依然是古典而樸素的。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25/MPW2725_B071-078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