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SS20 Craig Green以皮膚探討身體的複雜問題

151
15.06.2019
互聯網

我們每天都與自己的身體共處,皮膚保護着身軀,它是最堅固,同時亦是最脆弱,Craig Green今季便以皮膚來探討身體的複雜問題。在泰晤士河畔Old Billingsgate Market的地下空間,秀場的地面鋪蓋着鏡面地板,反照出模特兒和秀場環境,一切表露無遺。以Q Lazzarus的《Goodbye Horses》作為配樂,這是電影《沉默的羔羊》的原聲帶,飾演連環殺手的Buffalo Bill把死者的皮膚剝下,手法令人髮指,Craig Green選擇此配樂似乎另有企圖。

craig_green_ss2020_37
尼龍質料與針織接縫,兩種布料製造出視覺層次,實際卻是完全平面。
尼龍質料與針織接縫,兩種布料製造出視覺層次,實際卻是完全平面。
模特兒手上提着類似雙節棍的配件,用繩索捆綁着。
模特兒手上提着類似雙節棍的配件,用繩索捆綁着。

「因為鏡子充滿了各種可能性,你能從不同角度看待自己和世界。世上所有事物並非來自同一地方,我喜歡這種想法」,Craig Green這樣解釋。出場模特兒身穿柔軟的皮革衣服,但Craig Green將皮革與針織接縫,兩種布料製造出視覺層次,實際卻是完全平面的,還有兩套尼龍質料運用同樣技法。模特兒手上還提着類似雙節棍的配件,用繩索捆綁着,有些則巧妙地捆綁成上衣,這是Craig Green常用的設計元素,像是某種與身體對話的象形文字。

在絲綢套裝內加上軟墊,模仿胸肌和腹肌紋理,再以粗線繡出線條。
在絲綢套裝內加上軟墊,模仿胸肌和腹肌紋理,再以粗線繡出線條。
像是被剝開了皮膚,露出血淋淋的肌肉一樣。
像是被剝開了皮膚,露出血淋淋的肌肉一樣。

系列還嘗試在衣服上呈現肌肉紋理,這非首創,但Craig Green總有自己的處理方式,一眼便能辨認出自他手。他在絲綢套裝內加上軟墊,模仿胸肌和腹肌紋理,再以粗線繡出線條,褲袋位置還嵌入手套,融為一體。像是被剝開了皮膚,露出血淋淋的肌肉一樣,但Craig Green的色彩運用,消除了這一恐怖視覺,反而呈現出華麗且實穿性極高的設計。

極度輕盈的七彩布料,以雷射切割出精密的縷空圖案。
極度輕盈的七彩布料,以雷射切割出精密的縷空圖案。
一比一的裸體印製在前方,真實與虛假難分。
一比一的裸體印製在前方,真實與虛假難分。

中段的剪紙設計帶來新鮮感,極度輕盈的七彩布料,以雷射切割出精密的縷空圖案,靈感來自於墨西哥人在復活節時,將紙旗覆蓋在屍體上,這是對身體與死亡的探索。壓軸的幾套讓人充滿懷疑,因為Craig Green在雨衣布料和皺摺布料上,把一比一的裸體印製在前方,真實與虛假難分。Craig Green的設計不易猜透,你需要從多個角度去領略其想法,「面對自我,即便是最簡單的自我審視,也能為錯綜複雜的思考提供新視角。」

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Craig_Green_ss2020_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