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Jewellery as Art 珠寶的藝術美學

241
29.04.2019
Lisa Kuang,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cindy-chao-1

論付出的時間、心機、手工,以至成品的精緻美感,珠寶何嘗不是一門藝術?Cindy Chao於2004年創立同名珠寶品牌,其時就以The Art Jewel定義作品,每件珠寶的精細程度堪比藝術品。品牌至今十五年,達成多個里程碑,Cindy Chao是首位進軍紐約佳士得拍賣的華人珠寶設計師,其珠寶作品「皇家蝴蝶」與Harry Winston的希望之鑽並列永久典藏於全球最大博物館史密森尼美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中,又曾與Sarah Jessica Parker合作設計珠寶作慈善籌款,近年亦應邀參與珠寶界盛事巴黎古董雙年展、倫敦大師傑作展等,奠定品牌「藝術珠寶」的定位。今年品牌迎來十五周年,再進一步獲邀在歐洲藝術博覽會(The European Fine Art Fair,以下簡稱TEFAF)發表品牌的Black Label大師系列,並特地以「生命之樹」為題喻意Cindy Chao多年來的創作心境,真正體現品牌Art Jewel的藝術地位。

走入TEFAF會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整幅植物花牆,讓人不禁駐足欣賞。
走入TEFAF會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整幅植物花牆,讓人不禁駐足欣賞。

一步一步創下紀錄

一步一腳印,大抵是Cindy Chao這十五年來的歷程。她在2004年創立珠寶品牌Cindy Chao The Art Jewel,打從一開始就立志結合珠寶和藝術。一般珠寶的設計過程是由畫圖開始,到造模型、鑲嵌,Cindy Chao的珠寶設計以360度全面環繞鑲嵌工藝見稱,則是由造雕塑開始,有了360度的原型,才以畫圖作輔助考慮所用的寶石、顏色配搭及切割方法,成品無論從哪個角度欣賞均鑲滿寶石,精緻閃耀,宛如微型藝術雕塑,貫徹品牌Art Jewel的宗旨。這是來自她生於藝術世家的基因,她的外祖父是廟宇建築師,父親是雕塑家,自小耳濡目染,既擁有建築立體而細緻的眼光,亦承傳了精湛的雕刻手藝,將之放到珠寶設計,就成了Cindy Chao獨樹一幟的風格。

cindy-chao-2
TEFAF已有三十年歷史,向來被認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藝術與古董博覽會,涵蓋7000多年藝術史逾四萬件古董、現代藝術、設計、繪畫、古書、傢俬、珠寶作品,分別置於各個展館,細心欣賞的話,要花上兩天才能逛完,令人眼界大開。
TEFAF已有三十年歷史,向來被認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藝術與古董博覽會,涵蓋7000多年藝術史逾四萬件古董、現代藝術、設計、繪畫、古書、傢俬、珠寶作品,分別置於各個展館,細心欣賞的話,要花上兩天才能逛完,令人眼界大開。

然而在品牌成立之初,Art Jewel是很新的概念,對不少人來說寶石的價值往往大於設計及創意,Cindy Chao用了三年堅持自我深耕細作,在2007年才憑其四季系列中的冬季樹枝手環及頸鏈首次登上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以估價近三倍的價格為收藏家擁有,是品牌第一次打入國際平台。到2009年,其大師系列「皇家蝴蝶胸針」被史密森尼美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選中永久典藏,藝術珠寶的定位終於備受肯定。在這隻蝴蝶之後,Cindy Chao在2013年又與Sarah Jessica Parker合作創作「芭蕾蝴蝶」,為紐約市芭蕾舞團作拍賣籌款,進一步令品牌更為人認識。蝴蝶似乎是她的幸運符,她每年均會設計一隻年度蝴蝶,是品牌標誌之一,也為她創下了不同紀錄。再到2016及2018年,品牌相繼獲邀參展巴黎古董雙年展及Masterpiece London倫敦大師傑作展,又在今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被Julia Roberts選中佩戴品牌珠寶,一個又一個的里程碑是Cindy Chao一步又一步慢慢走來。

TEFAF的影響力在於完整嚴謹的審查機制,每件展品都會通過大會的藝術品鑑定程序,必須由來自二十八個藝術領域、一百八十位專家審查,驗證展品真偽、品質及價值,確保它們值得展出才能入展。
TEFAF的影響力在於完整嚴謹的審查機制,每件展品都會通過大會的藝術品鑑定程序,必須由來自二十八個藝術領域、一百八十位專家審查,驗證展品真偽、品質及價值,確保它們值得展出才能入展。

今年Cindy Chao再下一城,獲邀參與全球最具指標性的歐洲藝術博覽會(TEFAF),是對品牌藝術地位的又一肯定。TEFAF已有三十年歷史,向來被認定為世界上最重要的藝術與古董博覽會,涵蓋七千多年藝術史逾四萬件古董、現代藝術、設計、繪畫、珠寶作品,每年在荷蘭最古老的城市馬斯垂克舉行,吸引超過七萬人入場。它的影響力在於完整嚴謹的審查機制,參展商必須具備國際影響力,並獲邀參加過知名藝術大展、與博物館有密切交流、致力公益活動等,符合多個條件並經過徵選程序方能入展。之後每件展品都會通過大會的藝術品鑑定程序,必須由來自二十八個藝術領域、一百八十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藝術家、歷史學家、音樂家、藝術與古董修復專家等審查,驗證展品真偽、品質及價值,確保它們值得展出才能入展。完整而嚴謹的審查機制令TEFAF更具公信力,每年除了國際收藏家特地飛來看展外,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及藝術機構也會在TEFAF搜羅藏品,可見其在藝壇的重要性。

生命之樹 由種根至成長

TEFAF有着如此高的門檻,參展無疑是一種肯定,對此Cindy Chao直言:「過去十五年我一直以藝術的心思做珠寶,但這些作品是否真正的Art Jewel不是我自己說的,而是要從別人的觀點來看,今次被挑選參展TEFAF對我而言是很大的鼓勵。」她以生命之樹為主題,發布品牌最新Black Label大師系列。踏入展廳,在一片黑暗之中是一棵蔓延至天花板的「生命之樹」,枝幹之間則是一個個玻璃櫥窗,展示如雕塑般的藝術珠寶。她說:「由這棵生命之樹,我想表達的是過去十五年是我們種下了根,之後就是生長、茁壯,由此表現品牌充滿建築感、雕塑性、生命力的核心理念。」

Cindy Chao經常由大自然取得靈感,這枚瑪格麗特胸針的主石為一顆84.89克拉蛋面形祖母綠,再以3500顆黃白鑽構成花瓣,更細緻是底部由2570顆沙佛萊石鑲嵌而成的花托,極致完整地呈現花的姿態。
Cindy Chao經常由大自然取得靈感,這枚瑪格麗特胸針的主石為一顆84.89克拉蛋面形祖母綠,再以3500顆黃白鑽構成花瓣,更細緻是底部由2570顆沙佛萊石鑲嵌而成的花托,極致完整地呈現花的姿態。
工匠在寶石周圍運用法式漆雕工藝,將18K金刻畫出花蕊,線條優美自然。
工匠在寶石周圍運用法式漆雕工藝,將18K金刻畫出花蕊,線條優美自然。

生命之樹的正中央是一枚山玫瑰胸針,被TEFAF選中為今年焦點作品,以105.37克拉斯里蘭卡貓眼金綠寶石為主石作花蕊,再用上二千五百顆共六種不同大小、色調、形狀的綠色寶石排列成至少十六色的漸變色階,組成花瓣與葉子,表現「視覺混色」的效果。「當初設計時是以貓眼石出發,一般很難看到超過15克拉的貓眼石,這顆貓眼石卻超過100克拉,而且顏色、品質都很好,是很難得的。為了突出貓眼石的綠,我用了共六種綠色寶石組成不同層次,這樣的配色卻沒有搶了主石的美。」綠寶石在光影折射下閃耀,卻不減貓眼石的淡雅,體現了品牌的配色美學。

山玫瑰胸針
山玫瑰胸針
鳶尾花浮雕手環
鳶尾花浮雕手環

回顧品牌珠寶十五年來的變化,除了工藝上的進步,配色是重要一環。品牌早期作品偏向單一冷冽的色調,近年則多了繽紛跳脫的配色,今個系列中的鳶尾花浮雕手環正是一例。手環上的鳶尾花以一顆4克拉的梨形切割黃鑽為主石,花瓣則鑲嵌了粉紅剛玉、橘色剛玉、白鑽、藍寶石、咖啡鑽及黃鑽等六種共四千四百多顆寶石,出來卻是一片淡雅柔美。「這個手環的概念在我腦中已經五年,卻一直沒有技術可以將它實現。我過往很擅長造大型手環,但我希望做到新的手環是彈性又貼身,同時不影響寶石的立體結構,最後我們用了兩年才造出來。我在創作時希望它像一幅油畫,整個色調很柔和,是一種意境。」對Cindy Chao而言,這個手環無論在工藝或配色上都是品牌的突破。

創作是自我蛻變

Cindy Chao坦言無論是在工藝、創意、配色上,自己像是踏入一個新階段,卻從未忘記創作的本質,系列既是以生命之樹為題,自是要回溯創作的根源,當中的祖母綠建築套鏈就是由此而來。她深受廟宇建築師外祖父及雕塑家父親影響,從外祖父學會以360度的建築眼光和思維欣賞事物,而從父親則學到雕塑的手藝,這條套鏈結合了兩者。在兩顆100克拉的祖母綠主石周圍鑲以藍寶石樹枝形雕塑,再用一萬顆共870克拉的祖母綠珠組合成珠鏈,曲面流暢、機關靈活,將建築的立體感與線條融於珠寶。對她而言在生命之樹的概念上追本溯源,回歸自己的根本,方能成長與進步,是創作的必經過程。

cindy-chao-12
在這條祖母綠建築套鏈上,Cindy Chao將建築的立體感與線條融於珠寶,兩顆100克拉的祖母綠主石周圍鑲以藍寶石樹枝形雕塑,再用一萬顆共870克拉的祖母綠珠組合成珠鏈,結合從外祖父學會的360度建築眼光和從父親學到的雕塑手藝。
在這條祖母綠建築套鏈上,Cindy Chao將建築的立體感與線條融於珠寶,兩顆100克拉的祖母綠主石周圍鑲以藍寶石樹枝形雕塑,再用一萬顆共870克拉的祖母綠珠組合成珠鏈,結合從外祖父學會的360度建築眼光和從父親學到的雕塑手藝。

「創作對我來說是自我發現,一直以來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如何面對自己、提升並超越自己,是我對自己的挑戰,也見於作品之中。」Cindy Chao直言。品牌每年的大師系列都有蝴蝶結的作品,卻是每年不斷在蛻變。例如今年的蝴蝶結胸針就是工藝上的突破,蝴蝶結的線條曲折蜿蜒、自然流暢之外,其鈦金屬基底厚度不到1毫米,上面密釘鑲滿逾三千六百顆白鑽、藍寶石、沙弗萊石、亞歷山大石與藍色尖晶石,營造出由白至藍、藍至綠的漸變色調。蝴蝶結上單單寶石重量已近120克拉,出來整件作品卻不到40公克,是將鈦金屬的厚度降至最薄最輕的極限,耗時兩年才得以實現,可見Cindy Chao不斷的自我超越以至品牌更進一步的超卓工藝。

cindy-chao-10
品牌每年的大師系列都有蝴蝶結的作品,卻是每年不斷在蛻變。紅色的緞帶胸針是去年的作品,與今年同系列的藍白色蝴蝶結胸針已是截然不同的形態。
品牌每年的大師系列都有蝴蝶結的作品,卻是每年不斷在蛻變。紅色的緞帶胸針是去年的作品,與今年同系列的藍白色蝴蝶結胸針已是截然不同的形態。

回看過去十五年的創作歷程,Cindy Chao形容是一個「由具象到抽象、加法到減法的過程」,以往想要將最好最多的放到作品,現在卻是學習減法,回歸簡單。「我感覺這個大師系列是我創作上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對Cindy Chao而言,她一直以來就是從不放棄,重複不斷地做一件事情,一步一步地做好自己,換來一個又一個里程碑,將品牌珠寶真正推上藝術層次。看着Cindy Chao一路走來,由一開始默默耕耘Art Jewel的概念,到今日走上首屈一指的藝術博覽會,終於明白堅持的本義,而這不正是藝術嗎?

Lisa Kuang,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cindy-chao-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