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街頭的眾聲與眾神
熱門文章

旺角街頭的眾聲與眾神

14.04.2017

西洋菜南街,本來是最本土的街。有一種市井的爛味,有一種年輕與中佬的混和。二樓書店、快餐店、茶餐廳、影碟、音響、相機、電器、戲院、電訊叫賣……城市的零碎,生命的浮光,都流離在這條黑夜比白天更白天的街道。活像有機生物橫行的招牌,已經失去了招牌的定義,許多時是一件件無意義的裝飾,但有時,別有用心的人,會看到它們其實是一幅一幅從西九博物館裏偷偷逃出來的名畫。街上走的人,每一個都帶有偷偷摸摸的味道。連在街上擺檔表演的人,也是。一個人張開口,偷走了平靜。一個人揚起手,偷走了一街的淡然。

各種政見不斷「咆哮」,各類才藝不斷「示眾」,各款「大媽」不斷「橫陳」,擾擾攘攘,眾聲喧嘩,像天上永不休止轉移的星辰。《頭文字D》說:「神以前都係人,不過佢做到人做唔到嘅嘢之後,佢就係神。」眾聲之下,我們看見旺角的「眾神」。旺角「波神」說:「告訴我,我應享受一次未知的機遇,抑或做一些我得不到任何樂趣的事?」廢青之神說:「台灣太自由,香港人太壓抑。」「玩神」說:「開心好簡單,只需要一個球場的空間。」猴神忽然變臉,說:「我有五十年的武功忘不了。」攝影之神望着虛空,說:「每個人打工都已經要放下尊嚴,有人追求金錢,我追求自在。」其中一個「歌神」突然改了句歌詞說:「我哋呢度唔需要『大媽』!」除了「大媽」,好多人鼓掌。這條街像一條塞車的銀河,「神」太多,宇宙太細。眾神擠在一起,難免有如人一樣吵架。

眾神,是自由的魚,需要足夠的水,而不是一個魚缸。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c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