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殺街一周年】黑白菲林  捕捉山寨美感
熱門文章
一瞬間²

【旺角殺街一周年】黑白菲林  捕捉山寨美感

116
09.08.2019
YH FONG

旺角行人專用區「殺街」一年後,表演者分散香港各區:中環碼頭、尖沙咀天星碼頭、文化中心海傍、屯門公園……從羅文歌舞團彈起的「小龍女」,甚至由街頭唱到上大陸電視節目。

設立行人專用區的本意,是改善行人環境,鼓勵市民多步行。街上沒有車輛,街道相對闊落,從而吸引表演者出現,本來是一片最美麗的風景,在商言商,也吸引到更多人流。後來,開始有表演者霸佔道路使用權,藉此生財,聲浪長期滋擾商舖及居民,到最後,只能曲終人散。

mk_09

屯門公園自娛區的問題生根十三年,因應反送中修例而起的民間運動,成功爭取「光復屯門公園」。2019年7月9日,區議會一致通過要求康文署取消自娛區,大媽大叔「銷聲匿迹」,居民拍手稱快。然而,當日旺角殺街,社會輿論一方面為街道重回平靜高興,另一方面亦因為街頭的有機聚合被迫消失而可惜。

旺角是黑夜、是吵鬧、是山寨、是創意、是市井、是舞台……旺角承載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感情──旺角就是旺角,無可取代。

攝影師YH FONG,花了一年半時間,用黑白菲林記錄每一個曾經站上旺角舞台的表演者,自資出版《MK夢裏人》攝影集。殺街一年後回顧,當日的旺角街頭,少了一分嘈吵,多了一分美感。

mk_02

旺角黑夜的魅力

「一個污糟的洗手間,你一入去就會聞到、感覺到不同。但是逗留五分鐘之後,一切感官都會馴化。」因為工作關係,YH FONG長期來往香港和英國兩地。每一次離開,清空感官,回來之時,就好像重新進入那個污糟的洗手間──這個比喻好似有點不恰當,卻又頗為傳神。

YH FONG記錄旺角街頭,是一個意外。那一晚,他與朋友相約在旺角食炸雞,因為太多人排隊,二人決定轉移陣地。一落樓,他聽見Michael Jackson的《Billie Jean》,順着音樂看過去,是一個衣著搶眼的叔叔,站在時裝店門前準備跳火圈,直覺叫他拿起隨身攜帶的相機,按下快門。

mk_01
mk_07

相機菲林只有四百度,他一定要開閃光燈才能捕捉到表演者的神態和動作。沒想到,高度對比加上閃光燈,反倒為相片增添了一份山寨式舞台效果。回到英國沖曬相片,看着大叔與自身年紀格格不入的打扮,堅毅的眼神,凌亂的街道,相片上粗獷的黑白顆粒,他彷彿在一瞬間重回現場。他知道,他找到旺角黑夜的魅力所在。

市井山寨 香港精神

小小一部相機,小小一個35mm鏡頭,YH FONG要走到近近,還要落閃光燈,才能夠捕捉到表演者一舉手一投足。「表演者一定見到我,我每一次都會對他們微笑,他們就知道我不是帶有侵略性。」

每一位表演者,他都會駐足良久,拍下十張八張相片才會離開。他記得,小龍女的歌藝真的不錯,支持者甚多。他記得,有位易服者唱梅艷芳的歌,相當有火有自信。他記得,有五音不全、舞姿怪異的大叔大嬸,只是享受在街頭展現自我的一刻。YH FONG坦言,外國空間多,擺檔不會像旺角般「密質質」,自然不會出現鬥大聲的情況。「香港太過擠迫,正如在繁忙時間搭地鐵,人性醜惡就會表現出來。」

mk_06
mk_03
mk_08
mk_05
mk_05

拍攝時,他刻意將「舞台車仔」、斑馬線、霓虹招牌都攝入畫面。「那種山寨、那份靈活變通,市井得來好香港。」他想起,就像當年雨傘運動,市民用最平凡的雨傘,抵擋警察的攻擊,或是說,抵抗政權和制度的暴力。

在這個特別炎熱的6、7月,旺角出現過另一個黑夜。曾經,我們在旺角找到自己的「百老匯」和「荷李活」,我們還有機會在香港找到香港嗎?」

YH FONG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mk-cover-web-0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