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ritics Society
熱門文章
Critics Society
ADVERTISEMENT

【評論】永高:《老豆死開一陣先》 微微一笑渡凡間

30.10.2020
永高

當香港老幼兩代人分別以「暴徒」與「廢老」互相稱呼問候,大家開口埋口力數對方不是,網上謾罵互相埋怨,世代撕裂已勢成水火,社會情緒繃緊,人人不苟言笑。日本電影《老豆死開一陣先》以輕鬆幽默的步調,讓觀眾在歡笑聲中度過生離死別原有的傷痛,念記起親情萌芽的初始,重燃最簡單純粹的溫暖。今時今日在香港,不管是親人間的噓寒問暖,還是開懷大笑的契機,都已成為奢侈品,《老豆》的上映,正好成為香港人久旱逢甘露的一場窩心邂逅。

new-08

《老豆》故事簡單,講述跟父親交惡的女兒(廣瀨鈴)如何在父親(堤真一)假死狀態下保護其肉身不受惡人摧殘,過程詼諧惹笑,烏龍百出。導演濱崎慎治拍廣告出身,之前日本電訊商au「三太郎」系列廣告正出自他手筆。因為廣告大受歡迎,濱崎獲拍長片的機會,《老豆》正是其處女作。值得一提編劇澤本嘉光也是廣告導演,最著名是SoftBank明星加條狗的「白戶家」廣告。兩個廣告系列均是家傳戶曉長拍長有,因此《老豆》可說是廣告界兩大巨頭的一次破天荒合作。

因為主線比較單薄,電影很聰明地找來眾多令影迷驚嘆的星級面孔客串,堪稱日本藝能界的《豪門夜宴》,當中包括今年憑《戀愛持續到天長地久》晉升成萬人迷的天堂醫生佐藤健、今季參演東野圭吾豪華班底日劇《危險維納斯》的妻夫木聰、剛被流出性愛影片的性感女神池田依來沙、乃木坂46前成員西野七瀨,還有久未露面的松田翔太、專做變態阿伯的DENDEN、專做下靶的柄本時生等,不過對於香港影迷來說上述部分名字可能比較陌生,還未計真正冷門如摔角選手真壁刀義與本間朋晃,以及真太空人野口聰一等。因此如果你是日本通的話,觀看《老豆》時會倍覺驚喜,而這些驚喜將令觀影經驗大大加分。

07-1

因為《老豆》筆直描寫堤真一及廣瀨玲這段父女關係,因此二人的演技和火花成為主宰電影好看與否的核心。堤真一冷面笑匠形象深入民心,觀眾幾乎忘記他出道時主演的大多是大河劇的戰國武士。最近某網上電視平台重播十四年前的《HERO SP》,那時候堤真一還在做木村跟班,演的更是一位正經八百超悶蛋的檢察官助理。但自從《黃昏三丁目》後,堤真一變成豪氣爽朗同時散發暖意的大叔,之後再分別受兩大導演園子溫(《一代電影粉皮》及福田雄一(《我只是還沒有全力以赴》)洗禮,搞笑因子已經浸透他血管,他愈一臉正經,愈覺得下一秒會爆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爛Gag。

今次《老豆》中堤真一飾演一位行為孤僻不擅辭令更不懂跟女兒相處的爸爸,在意外假死以幽靈身份登場後,遂開始不斷對身邊人事物吐槽,盡情發揮其冷面笑匠本色。電影其中一幕因為幽靈不能在人間說話,結果他要以「猜猜畫畫」的方法來跟女兒溝通,以近乎卓別靈式的肢體語言炮製喜劇效果,確實令人忍俊不禁,足見功力深厚。堤真一並不刻意擠眉弄眼,而是過猶不及地提供一份不失溫柔的幽默,不逾越也不俗套。不得不提還有兩位男配角:大器晚成的超級型佬Lily Franky和如今日本女生一見便會尖叫的國寶級帥哥吉澤亮,連同堤真一在內,三男表現均有驚喜。

至於戲中唯一女主角廣瀨鈴在電影中的出場時間比堤真一還要多,幾乎由頭帶到尾。這位被評為日本時下最紅的新生代女星,從是枝裕和《海街日記》到岩井俊二《最後的情書》,兩位唯美大導演將廣瀨鈴打造成不食人間煙火的國民級文青女神:穿上水手裝校服的她安安靜靜地坐在樹蔭下長椅,陽光從枝葉間灑落她的臉龐,在鏡頭下輕撥秀髮,或皺眉托腮,簡單的一個小動作,都散發着近完美的少女氣息。她的溫柔婉約讓人不自覺屏息靜氣,彷彿令空氣和諧靜謐地凝聚,令整個世界都變得吹彈即破。

05-2

《老豆》卻一反常態,導演刻意安排廣瀨鈴演一位像Baby Metal玩死亡音樂的叛逆少女,開口埋口「死老豆」(戲中經常大玩日文「です(Desu)」與諧音”Death”,跟《半澤直樹2》同步,成為時下日本最流行口頭禪),而且她更破例第一次在鏡頭前大玩顏藝,誓要將本來白璧無瑕的美少女形象徹底摧毀。不過基於日本藝能界有福田雄一悉心栽培的橋本環奈這塊珠玉在前,觀眾很難不將這兩位美少女作比較,而又明顯地,廣瀨在顏藝表演上沒有橋本那麼奔放自如,極其量只做到妹系可愛的感覺,只能博君會心微笑,未能引發哄堂大笑⋯⋯畢竟要一位美少女在鏡頭前挖鼻屎反白眼起飛腳,未必個個可以放下身段,如此說來橋本環奈果真是貨真價實「千年一遇」。

《老豆》真正令觀眾哄堂大笑的,是中後段開始的情節編排,前半段鋪陳的引子,在最後連珠炮發,雖然未能達到喜劇大師三谷幸喜的高度,但依然笑位連環緊扣無冷場、段子意想不到驚喜處處。戲中最精采莫過於將廣瀨鈴的死亡音樂Live與父親的喪禮合而為一,將帛事花牌變粉絲花圈、喪禮告示變演唱會海報,就連上台慰問的親人分享環節都變成獨唱演奏。鏡頭內眾人趕喉趕命蝦碌撞板固然惹笑,將Live House和殯儀館的功能無縫連接也啟發人省思:到底如何界定喪禮來者是真心誠意悼念往生者,還是像去看演唱會一樣,行行企企食飯幾味,表示深切哀痛慰問其實都旨在做Show?

換個角度再想,既然睇Live Show跟奔喪性質可以如此相近,只要擁有足夠誠心悼念往生者,又是否每次都要約定俗成在喪禮上哭哭啼啼?日本守喪本來就有一家人聚首分享過往跟逝者相交點滴的溫馨意味,如今誇張一點、音樂性一點、真率一點,來一場憤世Rock & Roll又有何不可?《老豆》透過破格甚至帶點侵略性的故事,讓觀眾感受一段簡單窩心又不落俗套的父女情。

作者簡介

永高,傳媒工作者,認為錢鍾書最Mean「文憑是阿當的樹葉,可以遮羞包醜」;韓寒最有道理「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太宰治最一錘定音「虧你啊!好意思談什麼感想!」

永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new-08-20201030071849-1024x68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