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中的十三座 斷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一瞬間²

沉睡中的十三座 斷橋

柯士甸道西行車天橋,閒置二十年。
太子道東近富豪東方酒店斷橋,閒置十六年。
深水埗西九龍走廊近欽州街位置天橋,閒置十八年。
荃青交匯處青荃路的斷橋,閒置二十五年。
大坑道大寶閣門外天橋接駁口

這些天橋從不車水馬龍,亦叫人不必擔心塞車問題—因為,它們是一道道無法直達目的地的斷橋。

根據路政署資料顯示,全港共有一千三百多道行車天橋。不過,在縱橫交錯、四通八達的運輸管道之間,存在着十三道尚未完工的行車天橋;當中,有二十九個路段或接駁口閒置多年,甚至錯失趕上城市規劃的步伐,續建之日遙遙無期。

時光荏苒,一眾斷橋如今已經飽歷無數載的日曬雨淋,「年紀」最大的有三十九歲,最小都已十六歲。

城市裏,這些失去用武之地的斷橋,有時是大模廝樣地身處於繁忙地段;有時是悄然佇立在隱蔽而不顯眼的位置。

攝影記者譚志榮嘗試走遍港九新界尋找它們的蹤影,發現這些從未容讓車行的路段,行人亦難以涉足,因為,很多斷橋的駁口位在另一行車天橋的附近或旁邊,「不能憑走路直達, 或者需要折返。」

於是,他從在一座座懸在半空的龐然巨物的四周徘徊逡巡,然後判斷哪一個方向能夠最接近橋面,或從較高位置取得一個合適的攝影角度進行拍攝。有一次,他走近位於荃青交匯處青荃路的斷橋,感覺路面異乎尋常,「明顯地傾斜,並不是水平線,這斷橋已經閒置二十五年。」

鏡頭下的天橋風光帶着荒誕和荒蕪。那一天,他終於踏進深水埗西九龍走廊近欽州街位置的一道橋面上,當步行至中段的斷橋盡處,眼前出現一棵躺於地上的枯樹,一塊「道路封閉」的路牌,同樣倒在地上,橋邊石壆的縫隙 處,長出了鮮紅野花和雜草,「有種沉睡靜止的氣氛。」

有始無終 斷橋旁交通極旺

為何在空中長長地延伸的天橋,突然「半途而廢」? 按城市規劃下的建路原則,普遍做法是「先有屋,後建路」,即按着地區建設和居住人口來發展道路交通。以行車天橋為例, 當政府在進行基建工程時,會預留天橋接駁口 以備將來規劃進一步發展步伐。不過,申訴專員公署的調查發現, 當局一方面未有適切規劃或積極推展相關路段工程,一方面也在建橋期間收到市民反對(擔心影響樓價或景觀),以致工程擱置,天橋路段相關駁口未能充分使用,最終錯失發展道路的黃金時機。

說回深水埗西九龍走廊近欽州街位置的 「森林」斷橋,二○○二年鄰近的富昌邨入伙,當時為配合其他道路規劃而停工,當局曾計劃把路面「拉直」讓車輛駛往美孚方向,但計算車輛流量後認為無此需要,天橋因而閒置至今。

至於「最老」的斷橋,位於跑馬地司徒拔道山村台對出位置,天橋接駁口已閒置三十九年。申訴專員公署資料顯示,根據分區計劃大綱圖及發展大綱圖則,該接駁口是預留作接駁將來擴闊的道路使用,惟多年來均未有進一步 規劃。

另,太子道東近富豪東方酒店對出一道像半月彎曲的天橋,自二○○四年啟德機場客運大樓拆卸後就成為有始無終的斷橋,據說現時有規劃打算重新接駁啟德新發展區的道路。

還有,在圓方商場附近的柯士甸道西與雅翔道迴旋處,一截掘頭橋面於二○○○年九龍站上蓋屋苑入伙時已存在,亦一直無法履行運輸任務。

「弔詭的是,很多時這些像廢墟一樣的斷橋旁邊,交通總是沸沸揚揚,形成強烈的對比。」譚志榮說。

PROFILE

譚志榮畢業於觀塘職業培訓中心攝影系,從事新聞攝影硬照攝影記者二十多年,曾在多間傳媒機構任職。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20200403092830-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