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爵士樂名店Blu Jaz Cafe被滅聲 樂手何去何從?
熱門文章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新加坡爵士樂名店Blu Jaz Cafe被滅聲 樂手何去何從?

215
被政府收回公眾娛樂牌照前,Blu Jaz Cafe接近每一晚在底層也有爵士樂演出。
被政府收回公眾娛樂牌照前,Blu Jaz Cafe接近每一晚在底層也有爵士樂演出。

Blu Jaz Cafe(簡稱Blu Jaz)位於新加坡甘榜格南區(Kampong Glam)的Bali Lane,那是一個充滿街頭彩繪的文化潮流區。

餐廳樓高三層,底層是音樂演出舞台;二樓是酒吧,有DJ台及舞池;三樓則是私人空間,開放給表演團體租用。自2005年開業起,Blu Jaz接近每晚也有爵士樂演出。樂手不用翻唱流行曲,音樂類型自行決定,只玩純音樂都可。這種自由度,是孕育音樂人的理想地方,也是爵士樂手的天堂。

可惜,好景不會每日常在。2018年,新加坡警方兩度揭發Blu Jaz二樓的客人數目超出合約規定,因而褫奪其公眾娛樂牌照。負責人立即向處方上訴,亦發起“Don’t Let the Music Die”網上聯署。雖然有近五千名網民支持,但依然上訴失敗。由今年2月1日起,Blu Jaz仍能照常營業,但不能再辦音樂演出,無奈程度,猶如一個沒有聲音的音樂盒。

樂手自由 觀眾最buy

色士風樂手Nicole Duffell是Blu Jaz的表演者。她是澳洲人,大約二十年前搬到新加坡生活,見證着Blu Jaz開業,也是首批在店內演出的爵士樂手。一玩便是十四年,過去一年,她更擔任星期一晚的音樂節目總監,邀請不同背景的音樂人合作。訪問那天剛巧是Nicole最後在Blu Jaz演出的一晚,她雖然在台上笑面迎人,但其實內心萬般不捨。她最珍惜店主給予樂手的自由度:「Blu Jaz是新加坡最重要的音樂演出場地。一個自由場地,對音樂人成長何其重要。」

新加坡演出場地不少,但專屬爵士樂手的聚腳點卻絕無僅有。「我知道許多餐廳有樂隊表演,但大部分只邀請Cover Band(翻唱流行曲的樂隊)。而酒店通常會規定表演的音樂種類,最常見是R&B,樂手不能隨意發揮。」但在Blu Jaz簡直是零限制,就算樂隊一整晚只玩即興都無問題。

老闆放手,觀眾受落。營業額不會說謊,即使是星期一晚,從happy hour起坐滿一半客人。樂手日復日演出,吸引不同觀眾層,大學生、上班族、情侶、還是旅客也有。「有些人去酒吧只想聽認識的歌,也有人想發掘新音樂。」音樂表演無框架,就有開放的聽眾,反之亦然。Nicole坦言很放心在Blu Jaz嘗試新音樂,或許這就是吸引力法則。

二樓的牆壁貼滿跟音樂相關的圖案。
Blu Jaz二樓的牆壁貼滿跟音樂相關的圖案。
Blu Jaz Cafe內的畫作都是老闆親自邀請當地藝術家創作。
Blu Jaz Cafe內的畫作都是老闆親自邀請當地藝術家創作。

殺場之後 打游擊戰

Nicole為Blu Jaz感到痛心,因為她曾是酒吧B28 Singapore經理,負責統籌音樂演出。B28沒有Blu Jaz那樣大,只能容納四十名觀眾,但去年業主賣掉整座大廈,B28被迫搬遷。B28與Blu Jaz相繼「失聲」,她要找演出機會,暫時只能「打游擊」,聯絡不同餐廳,卻認為不可能再找到像Blu Jaz一樣集中的爵士樂勝地。

「唯一解決辦法是自己開。」Nicole不是順口開河,已積極籌備。「投資者很支持,但最大的難題是找能夠申請公眾娛樂牌的地方。」跟香港一樣,牌照是創業阻力。

Nicole表示若果店舖接近住宅區,是不可能申領到的。如果是在遊客區如克拉碼頭(Clarke Quay),則比較容易,但她不想只做旅客生意。場地不用大,最重要能聚集樂手,再連結本地觀眾。「我有一些目標地區,但租金不便宜。業主寧願租給卡拉OK或夜店,可以多賺錢,也不想租給一家新的爵士樂酒吧。」

盼舞台遍地開花

Blu Jaz會有捲土重來的一天嗎?我們嘗試聯絡餐廳創辦人Aileen Tan,談Blu Jaz前景,但她表示現階段不適合回應。Nicole則希望Blu Jaz能再次申請牌照,不過若然成功可能要改店名,Blu Jaz這個品牌只能走向歷史。若能延續場地生命,Nicole認為值得一試,否則新加坡爵士樂只會停滯不前。

「我們的圈子已經很細,又沒演出場地培育新一代樂手,我不希望爵士樂出現斷層。我們要傳承下去,便要建立更多好場地。」

每日下午開始已有客人在Blu Jaz的戶外區域飲酒聊天。
每日下午開始已有客人在Blu Jaz的戶外區域飲酒聊天。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190306_blu-jaz_web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