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大方唱出情慾 LGBT歌手Leon Markcus:新加坡改變了

261
Leon在大學讀幼兒教育,雖然喜歡跟小朋友相處,但畢業後,他還是決定嘗試當一名全職音樂人。
Leon在大學讀幼兒教育,雖然喜歡跟小朋友相處,但畢業後,他還是決定嘗試當一名全職音樂人。

大學讀幼兒教育,但Leon Markcus不怕唱18禁歌詞。第一次寫歌才十六歲,已寫了一句”he is so different that I would f**k”的歌詞。

「我從不自我審查,寫歌詞也只會寫一次,不會再改。」今年廿三歲的Leon可以說是新加坡的Troye Sivan。他是出櫃歌手,用音樂談情慾、談酷兒文化,衣著大膽。訪問時,他經常自嘲:「我這樣做,希望不會被警察拘捕。」

同志歌曲一律禁

被捕好像說得太嚴重,但歌曲不能登上主流媒體卻是事實。新加坡媒體發展管理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會審查派台作品,含有同志意識的歌不能播,例如Katy Perry的《I kissed a girl》,還有蔡依林的《不一樣又怎樣》。前者歌詞太露骨,後者的MV宣揚同志婚姻,但禁還禁,放到網絡世界還是禁不了。

正當Leon也認為新加坡是個對同志不友善的國家時,出乎意料之外,今年1月,他跟法國酷兒音樂人Bilal Hassani合作的作品《Hot City》竟入選新加坡Youth Music Awards 2019。雖然最後沒有獲獎,但這是首次有酷兒音樂人獲提名。頒獎典禮由政府部門贊助,Leon很驚訝:「難道新加坡慢慢在改變嗎?」

我是性別酷兒

Leon沒受過正統音樂訓練,自少已擁有音樂天賦,鋼琴、作曲、填詞全部自學。「十歲時,我參加全國才藝比賽,表演唱歌拿了冠軍。」我問他唱什麼歌,他激動地笑說:「Oh my god!我唱了《High School Musical》的《Gotta go my own way》,女主角Vanessa Hudgens跟Zac Efron分手時唱的那首。」

女歌男唱,特別嗎?Leon也覺得很平常,不過當時的同學卻反應很大。「他們覺得我是同性戀,所以欺凌我,例如將我推倒在地上,或在洗手間碰我的私處,那時不知這叫性侵犯。」長大後在軍隊服役,Leon說只要你承認非異性戀者,便會被認定患有精神病(mental illness)。對此,他一直不解,為何性取向與性別只有一種選擇?「相比同性戀,我更覺得自己是雙性戀者。性別方面,我覺得自己非男也非女。」

性別可以流動,衣著打扮也一樣。「如果今天我穿裙穿高跟鞋,你覺得我是個女生,請叫我”she”,最好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狂野的女人;如果我穿得像男生,便叫我”he”吧。」

在Leon眼中,性別跟性向其實是流動的。
在Leon眼中,性別跟性向其實是流動的。

音樂讓我重生

訪問當天Leon化了妝,穿上性感crop top加高跟鞋,像個模特兒一樣自信地走在街上。他坦言兩年前,很怕別人的目光。「如果MV內有女角色,我一定會找妹妹飾演,我怕別人批評我穿裙。」活在壓抑下太久,他大學時有抑鬱傾向與飲食障礙。求醫沒有令情況好轉,身邊朋友鼓勵他創作,寫自己的故事。

2017年,他寫了《Alive》,歌詞直白到肉:It’s dark and cold in this planet we call home(這個我們稱為家的星球,黑暗又冰冷),唱出負能量。寫好了歌,好朋友立即出手相助幫他拍MV,讓他不感孤單。「我沒想過大家會喜歡這首歌。有一次我在戶外演出,台下的人竟跟我一起唱,真的嚇倒我。」

校園表演 大膽打扮

得到朋友與樂迷的接納與支持,Leon逐漸勇敢地做自己。有一次,他受邀請到一間高中演出,束了一條及腰的藍色馬尾。「心想老師一定很不高興。」怎料上台唱完歌,沒有噓聲,只有歡呼聲,師生也很喜歡。即使到幼稚園實習,也不刻意打扮得男性化一點。「只要自己不介意,其實沒有人會有意見。」

今年情人節前夕,Leon推出新歌《SXW》,是Sex Wolves(色狼)的簡稱,大方談情慾。他興奮地說:「我會繼續寫這類歌,很想給Jessie J、Lily Allen唱,這些歌是為她們而設,但我還未有能力接觸她們。」之後他忍不住大笑:「實現夢想前,先讓我成為Jessie J吧!」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190306_Leon_web-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