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新加坡爵士樂】獨家混一式音樂風 團員一個都不能少

680
杜致慶是新加坡著名當代作曲家,也是途樂團的創辦人。
杜致慶是新加坡著名當代作曲家,也是途樂團的創辦人。

杜致慶是新加坡著名當代作曲家,生活簡樸,住在當地的公共房屋區。訪問那天,我們在他家樓下見面,碰上午飯時間,他建議先到屋邨附近的熟食中心吃個飯。新加坡生活水平高,但熟食中心美食「街坊價」,本地菜、馬拉菜、印度菜、中國菜、日韓菜,總有心水。左揀右揀,杜致慶最後點了碟滷味飯,邊吃邊談音樂。吃到一半,他突然問:「其實什麼是新加坡音樂?」

或許,新加坡音樂就像熟食中心,集多國文化於一身。「我們是多元民族的國家,有華裔、馬拉裔、印度裔,與其他少數種裔,從小到大相處融洽。」音樂包容各個種族的特色,有何不可?

2007年,杜致慶創辦途樂團(TO Ensemble),集結中樂、西樂、印度樂樂手。成立初期,身邊朋友質疑這種混搭要試多久才能譜出樂曲來。「新加坡人什麼也要快,要有即時成效,但音樂創作快不得。」經過十年合作,途樂團舉辦過多場爆滿的音樂會,成為新加坡首屈一指的當代音樂樂團。

無數實驗 培養默契

樂團最初屬實驗性質,曾「實驗」過各種樂器能否相容,如二胡、色士風、低音結他、鼓、印度琴。直至近年才有穩定的十人大樂隊編制。「我很慶幸濱海藝術中心(Esplanade)的戶外演出策展人容許我們玩原創音樂,我才可以不停亂試。」杜致慶並非畢業於音樂學院,鋼琴與作曲也是自學。「試驗」讓他慢慢學習不同學器的分別。

若要數最具挑戰性的音樂種類,必定是印度樂。「西樂講和弦、節奏、旋律,但印度樂沒有和弦,只有單音旋律,他們的音階(scale)多不勝數,學也學不完。」杜致慶表示每一條印度樂的scale也有背後的故事,例如The Rain Raga(下雨的音階)就嘗試模仿下大雨的聲音。學音樂,同時也在學民間歷史。

杜致慶表示團員花了很長時間,建立專屬途樂團的音樂語言。「試過有團員請假,我們邀請了同樣優秀的音樂人頂替,但無論對方多努力練習,也不可能短時間熟習我們的風格。」而且,杜致慶大部分創作曲目都牽涉即興部分,默契還是要用時間煉成。「與團員一起做即興演出,當下感覺很美。」正因為無人能夠取代,每位團員都不可或缺。

途樂團有十多位成員,人數眾多需要租場才能排練。(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途樂團有十多位成員,人數眾多需要租場才能排練。(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途樂團有印度裔成員,組合一起的音樂也很有火花!(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途樂團有印度裔成員,組合一起的音樂也很有火花!(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說故事的樂團

有一個熱中跨界合作的創辦人,途樂團的演出又怎會平凡?

杜致慶喜歡為演出定下主題,利用燈光與影片配合音樂,形成一個音樂劇場。例如2015年的《LAND with NO SUN 無太陽地帶》講人類已知世界即將末日,大自然奇觀將成絕響,這一刻我們應怎樣做。而將在今年4月首演的《Memories of 2055》則討論人工智能議題。「我很關心人類、科技與大自然的互動,希望每次演出也令觀眾有『死後重生』的感覺,然後靜心思考,人類應做些什麼令地球變得更好。」

除了演出樂章,杜致慶連設計也自己做。演出的海報與場刊都滲出濃烈的日系RPG遊戲畫風,他笑着承認自己是宅男,最愛日本動漫。設計為途樂團演出添上未來感,帶給觀眾視覺與聽覺的「混一式」衝擊。

演出場刊由自稱宅男的杜致慶設計,充滿日式RPG遊戲的味道。
演出場刊由自稱宅男的杜致慶設計,充滿日式RPG遊戲的味道。

途樂團2019演出︰《Memories of 2055》
日期︰4月12日
時間︰8pm - 9:30pm
地點︰濱海藝術中心Recital Studio
查詢︰memoriesof2055.peatix.com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190301_toh_web-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