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搲撈,盡做,在殘酷行業求存 岑珈其:想做演員做一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專訪】搲撈,盡做,在殘酷行業求存 岑珈其:想做演員做一世

k211216yuenlung-292

有說,不認識岑珈其,等於不認識新一代港產片,甚或本地影視製作。他雖未至於Mirror般無處不在,但近年無論走進戲院,打開電視,還是上YouTube,都可以看見他的身影。在同輩演員中,他未必最耀眼奪目,但若論幕前演出的頻密程度,他應是最活躍突出的一位。

X

「什麼都要試,什麼都要做。」岑珈其從不故步自封,理由無他,在今非昔比的演藝產業,演員根本沒有畫地自限的餘暇,「要想辦法維生,在這行業生存,又要不斷找機會給自己實踐,累積經驗,你只能夠什麼都做。」本着如此宗旨,三十一歲的他,在快將上映的電影《緣路山旮旯》中首次擔正,電視劇《IT狗》裏佔重要戲份,在綜藝節目《膠戰》當主持,也成為大熱YouTube頻道「試當真」的常駐成員,靈巧像蛇遊走各媒介平台,悄然大放異彩。

搲撈達成我的志願

岑珈其三十出頭,大半生都在追逐演藝夢。小學時,寫《我的志願》,見身邊同學逐一立志,做飛機師、律師、消防員、醫生等,他卻左思右想,「我全部都想做,如果我選了一樣,就不能做其他。但原來有種職業叫演員,可以演不同角色,感受那個角色的人生。我覺得好正。」於是,在作文課業中,他寫上「演員」為志願,「我最初想做演員的初衷,就是想試不同的東西,感受不同的人生。」

也許岑珈其的同學仔,長大後沒有實現兒時志向,轉投別的追尋,他卻一直守持着當初的夢想。二○○八年,香港太平盛世,喜迎北京奧運,當時年僅十六歲的他,初嘗銀幕演出,在麥曦茵執導的港產青春片代表作《烈日當空》中,飾演面臨會考、迷惘困惑的中學生「肥毛」。以為獲得了進入演藝圈的門票,但其後兩年,岑珈其只有零星戲劇工作,未能如願成為全職演員。

「《烈日當空》之後,我做過很多不同職業,Sales、司機、地盤、跟車、磨雲石、水吧、燒烤場、地產、保險、冷氣……」跌跌碰碰,浮浮沉沉,心裏總是若有所失,最後,岑珈其明白,自己最喜歡的還是演戲。「當我有機會真的可以再接觸演員這崗位,我不想錯過,不想溜走,不想放棄。在那一刻,我的心態轉變了,開始很『搲撈』,用盡所有辦法死纏爛打,爭取每個機會。」

岑珈其的出道作《烈日當空》,當時他十六歲。
岑珈其的出道作《烈日當空》,當時他十六歲。
《點五步》中的岑珈其
《點五步》中的岑珈其

「我真係好唔要面,我搲撈,通行都知,搲撈搲到出晒位。」經歷過低潮,岑珈其懶理所謂「搲撈」標籤,拼命爭取演出機會,但求讓夢想的火種繼續燃燒。「如果我不盡最大努力,我沒資格講,我有多愛演戲。」

而「搲撈」底下的默默耕耘,總有人會看見。就像當年《點五步》選角,本來導演陳志發只屬意同為PlayTime組合成員的林耀聲,但岑珈其也跟着隊友去試鏡,雖然後來只得林耀聲獲選為主角,然而,珈其不肯罷休,不時傳訊息給導演探問角色空缺,更抱着「多學一項技能沒什麼不好」的心態陪林耀聲練棒球。聞說岑珈其私下訓練,陳志發終受打動,安排他演「陳強」一角。「講真,邊有人會願意被人拒絕?我話我唔要面,其實我都難受。但我同自己講,你係咪鍾意呢樣嘢,係咪鍾意演戲?我真係鍾意。」

殘酷時代之自我修練

為了所愛的事業,岑珈其把握每個機會,盡力演好每個角色,也不斷裝備自己,一如當年自練棒球,去年他也考了電單車牌。預定今年年頭上映的愛情喜劇《緣路山旮旯》,由岑珈其飾演男主角「阿厚」,是他首度從頭到尾領銜主演,導演黃浩然選岑珈其為男主角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有棍波車牌,而其他合眼緣的演員卻沒有,或只有自動波車牌。「這方面是我給自己的功課,無時無刻有機會的都盡量多學些東西,自我增值。」

「我們這一輩演員真的要搏盡老命,爭取每個機會,真的不能只想拍電影,真的要什麼都做。電影我做,電視劇我做,綜藝也做,YouTube也做,電台給我做DJ也做。」身為正在冒起,逐漸成為本地影視中流柢柱的一輩演員,岑珈其似乎找到了一種能在這演藝產業不景氣的殘酷時代,仍能繼續維生,甚至養妻活兒的求存之道——勇於嘗試,傾盡全力,主動爭取。

香港電影業今非昔比,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黃金年代」,港產片年產可達二百部,如今年產幾十部,可謂差天共地。「聽前輩講,以前日日都有工作,如果你沒工作,即代表你有問題,因為隨時都可以開工,只看你去哪一組。但現在不是,現在你找到工作,真是厲害,要佩服你!」面對這樣的產業環境,演員不能揀擇,製作大與小,商業還是學生作品,劇本好與壞,都要盡力做好。「沒有差的戲,只有差的演員,更差的戲,你都可以令角色發光發亮,都可以做得好好。」

預定今年年頭上映的愛情喜劇《緣路山旮旯》,由岑珈其飾演男主角「阿厚」(圖右),是他首度從頭到尾領銜主演
預定今年年頭上映的愛情喜劇《緣路山旮旯》,由岑珈其飾演男主角「阿厚」(圖右),是他首度從頭到尾領銜主演。
岑珈其是「試當真」的常駐成員,圖為他與「兄弟」游學修在劇場短片《請客食飯》中對戲。
岑珈其是「試當真」的常駐成員,圖為他與「兄弟」游學修在劇場短片《請客食飯》中對戲。

「除了爭取,機會也可以自己製造。如我的好兄弟阿修(游學修),阿修好叻仔,自己製造機會。他爭取過,但得不到,便開一個YouTube Channel。想拍嘢,就拍;想演,就演。這視乎你有幾想做,幾肯變通,可能電影愈來愈少,但不代表冇得做。」游學修聯同蘇致豪和許賢創立的「試當真」,成立一年多,已有三十七萬人訂閱,更是去年年度熱門創作者第一名。身為頻道的常駐成員,岑珈其相信,環境雖艱難,但仍有可能。

「還能做的,只是會辛苦一點,我不會叫後輩放棄。」跟後輩交流時,他會直言,時勢艱難,要有心理準備,但決不勸退,「學阿修話齋,沒有人可以斷定沒有可能。我認同的,你永遠不知道將來會是怎樣,說不定會變好呢?」

想做一世演員

走過一段顛簸的演員路,堅持下來,近年岑珈其終於在電影、電視劇集、綜藝節目、網片各領域中都展現不同面貌,嚴肅認真有時,風趣搞笑有時,演技備受認同。在演藝專業裏,他找到了活着的意義。

「拍戲不是舒服的,一拍隨時就以十二個鐘起步,錢也不是特別多,但你會覺得:很實在,做得很開心。」那種實在和開心,源於觀眾對作品的迴響。觀眾因作品而笑,得到娛樂,或從中得到力量和啟發。「這些都是令我深愛做演員,令到我的人生活得有意義。」

+1

 

打滾十多年,經驗日漸豐富,對於何謂演員,岑珈其也開始有另一番體會。以前,他或會追求掌聲成就;現在,他也渴望在金像獎台上領獎,但多了一份謹慎,強調演員的專業精神。「不論是態度,工作的基本功,很多方面都要專業。」和他做的影像訪問,安插了一段小劇場,請他模仿「試當真」短片《請客食飯》開頭,喊着「嘩」聲出場。不須多費唇舌,他也沒有多問,便立即做到期望效果,這應該就是專業?

「而作為一個演員,某程度都是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做任何事都要小心,不能做壞榜樣,很多事都要衡量過才做,特別是我現在成為了先生和爸爸,要更小心地處理各種事情。」

例如,即使「搲撈」如岑珈其,在三十歲後也要學會拒絕學生角色的邀請。此前岑珈其在《非同凡響》、《教束》、《歎息橋》等多部作品飾演中學生,因此有人戲稱他是「萬年學生」。「我不想再做(學生)的原因是,觀眾可能會有點替我難堪,『三十一還做學生?會否演得很辛苦?』我不想這樣。」岑珈其希望觀眾能見到他其他面貌,也想擴闊戲路。畢竟,唯有持續進步,才能在行業裏站穩住腳。

他視演藝為終生志業。「真的很想做演員做一世,做表演、做創作,做一世。」入行十五年,他的熱情依然不減,毫不猶豫地說出「做一世」承載生命重量的三個字。「坦白講,整個環境大幅轉變,就算要做導演崗位,或做編劇創作,所有我都不介意,但我不想離開這行業,因為做創作很開心,人需要創作,需要思考,不能抹煞思想空間。」

+1

轉變與感恩

「二○二一年,是我人生暫時轉變最大的一年。」

除了演藝事業的路途變得寬敞多面,個人生活上也多了丈夫和父親的新身份,未知的新挑戰接踵而來,但他始終樂觀面對承擔。「以前只想自己,要怎樣衝,怎樣做一番事業成就,現在有家庭,想多了很多,要為家庭努力,給幸福太太和兒子。」

他感恩在當下的艱難環境自己仍能追夢如昔,感恩有個美滿的家庭——談起妻兒,他不自覺咧嘴一笑,雙眼無比慈祥溫柔,散發幸福的氣息。「在此環境下,我仍可做夢追夢,也可以試不同東西,甚至比以前更多;另一邊家庭又很開心。真的很感恩。」他說,「我希望可以保持着這種感恩。」

協力.盧乙彬
岑珈其服裝.衫褲 double-park、鞋 Dr. Martens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