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後浪】隔着距離 承接現實的衝擊 導演黃綺琳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文化後浪 創作香港

【文化後浪】隔着距離 承接現實的衝擊 導演黃綺琳

25.05.2021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img_0565-1

不少新生代藉着首部劇情計劃,拍攝第一部登上大銀幕的作品。他們大多提取本土元素拍攝,黃綺琳(Norris)亦得到資助,以太子金都商場為背景拍攝《金都》,更憑此奪得金像獎新晉導演。除了導演,她還是一個填詞人,也寫過不少為人熟悉的劇集劇本。

去年末,她飛到台灣然後留了下來,期望藉着距離,整合這段無法靜下來的時日思緒,繼續編寫香港的故事。

現實比劇本刺激

Norris是嚮往自由的人,她曾說過:「最理想的生活或創作狀態,就是我想拍什麼就可以拍什麼。」她覺得自由是可以無拘無束地做到想做的事,而且是免於恐懼的。

然而,她暫時離開,其實並非對社會環境灰心。問她如何看香港的創作環境,Norris回話:「現在的限制除了合拍片要經過很多審查,難度還在於很多事情你已不想寫,或者現實令我們所想的戲劇已不好看,因為現實的衝擊太大。」

她舉出為新晉導演黃鐦撰寫《刺殺黃大仙》的劇本作例,其實早在一七、一八年寫起,但經歷這兩年社會環境產生的大變化,所寫的劇情變得太微不足道。電影上演現實沒有發生的事,為觀眾帶來刺激,但現在熒幕上的新聞帶來的衝擊還要大。是以,Norris覺得劇本一定要重寫。她說:「要睇定點現實才知劇本如何寫。我認為香港創作人的困難,是在大時代裏有很多感受。我覺得要抽離一點,去整合這些情緒,這是其中我想暫時離開香港的原因。」

img_5365
上年十一月,Norris與另外三位導演,在金馬影展的李安大師班與談。
上年十一月,Norris與另外三位導演,在金馬影展的李安大師班與談。

體驗外面的世界

同時,Norris自拍攝《金都》後,覺得自己的世界很狹小。旁人或覺得她拍了一個很本土的題材,她卻暗忖自己的電影題材只局限在住所樓下的商場,「我望不到更遠,就想離開一下體驗外面的世界。」

她在台灣待了近半年,確實的源起是因着金馬創投第一年加設電視影集項目,她伙同由《綠豆》一直合作的導演二五、肥波,參加金馬影展。然後,留了下來寫劇本,包括《刺殺黃大仙》及電視劇劇本。另外,她早前入選了CreateHK的「薪火相傳計劃」,得到張婉婷及羅啟銳擔任監製拍攝電影,現在也為着預計年底回香港開拍的電影寫劇本。

這段時間,她結識了不少當地及由香港遷台的影視製作人,她感覺兩地電影人合作會有很多火花。台灣人拍電影的節奏偏慢,可以拍五十多天,而香港則在十至二十多天拍完。她想感受台灣這種相對悠閒的拍攝氣氛,亦想把香港的節奏帶過來看看。而且,原來港台兩地的編劇收入相近,以兩地生活水平計算,編劇在台灣更受到尊重。要克服的,是寫劇本一定要用國語或台語,因此Norris在台寫劇本現在只可寫到分場部分,對白就交由當地編劇撰寫。

目前她打算繼續留在台灣,嘗試跟更多台灣影視人聯繫。首次離開香港這麼長時間,她開始有思鄉感覺,更學習煲廣東湯。

Profile

黃綺琳(Norris Wong),香港導演、編劇及填詞人。她憑首部劇情長片《金都》奪得第三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獎,以及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她亦為《警界線》、《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及《歎息橋》等電視劇集編劇。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文化後浪 創作香港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img-0565-1-20210525041020-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