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流動炸彈」 救護員缺乏保護裝備 患者隱瞞來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我是流動炸彈」 救護員缺乏保護裝備 患者隱瞞來歷

在政府首輪分配抗疫物資之中,消防處獲分發幾多件全身保護衣?答案是,零。

前線救護員隸屬消防處,每日需要接觸大量傷病患者,與醫護人員同屬抗疫最前線,所得物資卻遠遠不足以應付日常工作。

《蘋果日報》報道稱取得政府文件,得到政府內八個部門的防護物資分配數量。警務處獲發的全身防護衣及N95口罩,均屬各部門之中最多,分別是超過四萬件保護衣以及一萬三千多個N95口罩,是各個部門中最多。相比之下,消防處未有獲發全身防護衣,N95口罩亦只獲發一千個。警務處同時獲發近六十四萬個外科口罩,數量僅次於衞生署,而消防處只獲發三十二萬五千個外科口罩,數量只有警務處一半。

前線救護員Paul(化名)接受《明周》專訪時表示,消防處未能提供足夠裝備,前線同事都要重用口罩。據他所知,部分物資將於半個月內用完。「長此下去,救護員將會成為『流動炸彈』。」

不少使用救護車服務的患者,都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徵,卻未有申報自己曾否從大陸回港。救護員只能當患者是普通個案處理,不能穿上全套保護裝備,只能配備一個眼罩、一個口罩和一對手套。Paul 曾經處理一個患者,送院後才表明自己從武漢來港,當下他才知道患者是疑似武漢肺炎個案。

Paul認為,長久以來都有市民濫用救護車服務,誤以為召救護車送院可以插隊,或者不用付款,其實最後都是要分流,都是要付180元。「自律沒有用,需要有監禁或罰款,讓患者知道自己說謊後要負上代價。」

幾日前,Paull才收到最新內部指引,表示患者只要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徵,或者曾到訪大陸,都可以視作疑似個案,前線自行決定是否穿上全套保護衣處理,以少數服從多數決定。「指引早於一月中發出,但是我在幾日前才收到,消防處內部的消息流通似乎有問題。」

每一日他都不知道自己接觸過幾多個疑似患者,每一日收工有少許病徵,都會擔心自己被傳染。「最擔心是會將病菌帶返屋企。」今年初,Paul 藉詞搬家,暫不與父母同住,一家人已經個多月未曾見面。

他坦言救護員是高危工作,自己已寫下遺書給朋友。如果有一日患上武漢肺炎,他才會告知家人。「不想他們擔心太長時間,到時唯有向家人說一句對不起,騙了他們這麼久,最後要他們白頭人送黑頭人。」

成為救護員,對Paul而言其實是實現小時候的夢想。「拯救到一個生命,是一份非常大的使命,沒有一份工作能帶給我這種感覺。」他批評政府政策錯誤,未有全面封關,導致病毒在社區爆發。「市民和救護員的生命,在政府眼中看來都不是人命。經歷過沙士,Paul 有預計要面對疫症,但是沒有預計到在如此發達的香港社會,救護員還要面對保護裝備不足的情況。

「香港人要加油,要自救,我們會打贏這一場仗。」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20200212-wars-nurse-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