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漫畫 愈驚愈要笑】白水:「經常問自己,畫來為乜?」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政治漫畫

【政治漫畫 愈驚愈要笑】白水:「經常問自己,畫來為乜?」

這幾年,時事荒謬指數屢創新高,如果為每單新聞都愁眉苦臉一陣子,已足夠你全日「揦埋口面」;有時不講一個粗口馬拉松,難熄怒火。

現在普遍人對這些新聞都啟動自我保護機制──「略過」,包括政治漫畫《溫水劇場》創作人白水(原名陳石泉)。對於中國政治漫畫家巴丟草受威脅香港個展取消事件,他說:「激動了五秒鐘,然後又麻木了。看到標題都不想按進去看內文,因為估到內容。」從香港外國記者會(FCC)第一副主席馬凱被禁入境,到小說家馬建給大館「彈出彈入」式取消又恢復講座,白水都幾乎不痛不癢了。「雨傘後很多香港人都這樣吧,自己的聲音無法改變社會,畢竟這狀態已維持四年了。」

白水自2011年起開始畫政治漫畫,關注國民教育。「大型反國教運動是2012年,2011年還未有廣泛討論。」他借「溫水煮蛙」概念設計青蛙角色論政。「我有全職,公司有百幾個港豬,他們根本認不到司長及局長的樣子,畫樣無用。那時好像天跌下一條橋給我,現在很多人講溫水煮蛙,那時無乜人講。」

他用過很多樣式的漫畫論政,四格、單格,甚至infographic式深入淺出說數據。經網絡傳播以外,他也曾出版三部著作。「出書是延續漫畫的影響力。」可是出書整理每年新聞事件令他感到痛苦。白水語帶無奈:「要不斷回望事件,我做得不開心,看的也傷心。」即使銷量不俗,他都決定不再出版實體政治漫畫。「有人聯絡我,我都拒絕了。」

言論自由收窄,白水認為當政治漫畫家有如高空踩鋼線,隨時失足,處境危險。
frog_acab_04
白水自言有段時間痛恨警察,創作了「極醜惡」系列漫畫,羅列警察惡行。
don181116jenny-39
白水決定以後不出版政治漫畫著作。

珍惜罕有的地盤

白水是香港少數有固定「地盤」的政治漫畫家之一,他現在替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畫漫畫專欄,經常反問自己「畫來為乜」,稿費絕非堅持下去的原因。「錢少到同個仔去冒險樂園玩一日都不夠。最重要是我還有話想講,便繼續畫。」

有些人不看新聞,白水認為用圖像表達能提高興趣,「或者轉個頭他會願意多了解。」記者疑惑那班人對社會了解多一點點又如何,難道會有實際行動?「只能說他們知好過不知,聽落好卑微,但起初我是為抗爭而畫,都無話卑唔卑微了。」有話要講得不到裝載,才最無奈吧?

受制於Facebook的利益計算,無論什麼專頁都難以接觸大眾。「關於政治的圖文本身已少人睇,再加上Facebook reach真的很低。」早年政治漫畫在Facebook傳播力強,他的專頁經常遭檢舉,帳戶甚至被封鎖數周。「試過解封一個月後又再被封。不過雨傘後少了,一來Facebook影響力低了,二來可能維穩費少了吧!」

frog_news-lens_174_574
興建東大嶼人工島反對之聲不絕,特首林鄭月娥竟抱怨自己成為「網絡欺凌」對象。白水以四格漫畫諷刺林鄭是經常蝦蝦霸霸的技安。

一圖粉碎玻璃心

對於這種小學雞式檢舉,他還能從容應付。反而2014年一幅題為《消極抗爭:從生活中去中國化﹗﹗﹗》的漫畫,有抵制國貨內容,讓「白水」響遍神州,令他十分困擾。「好多五毛攻擊,攻擊到連大陸地方新聞網站都作古仔報道。」有羣大陸人更在天涯論壇「喪鬧」。「好搞笑,因為我筆名叫白水,可以是一個日本姓氏,有人直頭話我係日本人。」新聞九成假,都有一成真,被起底令他有點害怕,因為任職玩具設計的他那時須往大陸工作。「以前的訪問相通通被找出,我個樣不斷出現在那些網站,真的好煩,因為總有藍絲親友見到會問。」雖然經過這件事,他仍堅持創作時不自我審查。

frog_b_100

redline02
禁忌紅線多得難以閃避,令他相當擔心。

在香港畫政治漫都可讓「玻璃心」碎滿一地,更何況每每對準政權的大陸漫畫家?他們遭受的打壓與刑責都難以想像。「我幾年前在日本認識現在流亡美國的漫畫家變態辣椒,他告訴我大陸有人只是轉載他的漫畫,就被拘捕了,所以他跟太太決定不再回去。」變態辣椒到了美國生活後積極在Twitter發表新作,最近也畫了一幅基因改造嬰兒的畫作,諷刺中國政府默許事件。

今日中國,明日香港,他日會噤若寒蟬嗎?「我看過一部關於政治漫畫家的紀錄片,有段講以前蘇聯有漫畫家朝早揸的士,夜晚在微弱燈光下完成畫作,偷運到另一國家刊登,我們要發表已經易好多啦!大不了用Telegram發出去,這個年代要完全滅聲,沒可能。」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政治漫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2/don181116jenny-31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