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故事】辦相展總結七年露宿者攝影計劃 攝影記者高仲明:繼續相信攝影的力量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影像故事】辦相展總結七年露宿者攝影計劃 攝影記者高仲明:繼續相信攝影的力量

22.05.2021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32-kcm-141102-5921

年老、吸毒、精神病等等形容詞,很容易就會與露宿者掛勾。但深入認識他們,可能會發現與每個人一樣,他們都遇上過無論在家庭、工作及人際上的人生難題。然後,才走上被放逐或自我放逐的路途。

攝影記者高仲明,以七年時間深入拍攝七位露宿者。在離港移居台灣前,他特意辦攝影展作一個小總結。他特別選出其中三名露宿者:雄叔、Sing、犀利哥,以圖輯深入展示他們背後的故事。

攝影師與被攝者的放逐

攝影展還原了三位露宿者的生活場景:雄叔以木板、藍黃膠地墊及報紙搭成的小屋、Sing卡板上的蒙古包蚊帳、犀利哥放了電腦、象棋及咖啡的桌子。然後伴以投影機或屏幕,在悠揚音樂下以幻燈片形式,放映他們各人的圖輯,讓人更代入其中,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

攝影展還原了露宿者的生活場景
攝影展還原了露宿者的生活場景

跟拍攝這些作品的攝影師高仲明訪談時,他已抵埗台灣數天。隔着屏幕,他徐徐談起在隔離期間,每天都會在房間拍攝關於隔離的圖輯,藉着攝影排遣隔離的鬱悶。他說:「我一直清楚攝影是可以抒發情感的。」他相信攝影能為帶來療癒的力量。在拍攝雄叔時正值他面臨家庭及工作的巨大壓力,唯有拍攝時,每每拍到好的照片就讓他感到滿足。與拍攝的露宿者之間的真誠交流,也讓他得到片刻放鬆。個展起名《放逐》,指的除了是露宿者的狀態,還是說他遠離種種壓力,自我放逐到露宿者的世界。

+1

以攝影 重新連結一個家庭

這系列作品細緻呈現露宿者背後生活,問高仲明拍攝的過程,他娓娓道出一個個與拍攝對象的故事。其中雄叔的故事最讓記者感動,藉着這次攝影,把他與家人原本難以解開的心結解開。

二人相識在旺角滿佈塗鴉的窄巷中,後來雄叔罹患末期癌症,面容變得憔悴,身體也萎縮了。出於攝影師的觸覺,高仲明開始拍攝雄叔。那時,他隔日就會過去,有時也不拍攝,只是過去聊天,互訴心事。雄叔跟他細訴他的過去,高仲明則把雄叔當作樹窿。如此交心、拍攝的日子,一晃眼就是七、八個月,雄叔的身體每況愈下。有一天,他拉開雄叔睡床前的簾,發現雄叔已沒有氣息。待黑箱車把遺體送走,早把雄叔視為朋友的他,崩潰得在巷子中哭過不停。

攝影記者高仲明 (攝影: Joey Leung)
攝影記者高仲明 (攝影: Joey Leung)

事隔一個月,他想起雄叔在病重時,有個心願,希望可以把子女找回。他在社交平台成功找回他的家人。雄叔在子女們心中的形象很差,年幼時他們看着雄叔吸毒,又欠下一身債。高利貸更會上來拍門,令他們深受困擾。雄叔被妻子趕出家門後,一走就是十八年,在子女成長階段,這個父親一直缺席。相約見面時,高仲明還猶豫是否要把雄叔的圖片給他們看,因為在最後的時光,雄叔活得很辛苦很慘,但他的子女堅持想看。他們逐張逐張地翻着,心裏好像得到一點釋懷。兒子看後,緩緩對高仲明說:「多謝你,我已經原諒他了。他做了成世衰人,臨走那年,有個人這樣陪着他,可能他都變了。」他們最後決定會親自幫雄叔殮葬。高仲明也放下心頭大石。

相信攝影的力量

但雄叔的死還是讓高仲明崩潰,為他日後患上躁鬱症埋下伏線,最嚴重的時候,他還要嗑幾十粒精神藥物。雄叔離世後,他繼續拍攝露宿者,包括尼泊爾人阿Sing。高仲明說:「拍攝雄叔及Sing,是我攝影生涯兩件令我最深刻的事,影響我最大,及我做得最好的事。」拍攝Sing時,旁人覺得他像一個社工,過程不斷勸Sing戒毒。Sing因事被捕,他四出奔波,為他找律師、社工。上庭時,他又會去旁聽,Sing一見到他,會很開心地在犯人欄向記者席揮手。最後,Sing成功戒毒走回正途,還請高仲明吃飯答謝他。

+2

這系列圖片滿有感染力,因為背後他不止是全情投入地拍攝,還把心交出與被拍者交往,拍出一張張有血有肉的故事。不過七年後回想,他卻覺得年輕的他太放任,特別在工作上,每件事都做得很盡,認定了的事就會瘋狂地去做,拍攝過程讓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什麼都能承受,需要平衡生活和家庭。高仲明說:「以前會覺得做攝記有很多抱負,會想攝影可以為社會帶來什麼改變。我相信攝影是有力量的,可以改變社會不公平,可以幫弱勢,但就變成讓自己亂衝亂撞的藉口。」這樣是否定之前所做的事嗎?其實是隨着年月,他對攝影的力量有多一重體會。他續說:「但現在我更相信這事是真的。好好冷靜想想這輯相怎樣影,以什麼途徑出,可以讓最多人看到,其實會得到好好的結果。」

離開了 但不會停止深耕

拍攝露宿者多年,他愈來愈視之為責任,「我覺得我有責任告訴更多人知道,他們身處的環境及內在的問題。」政府會推出扶貧政策,亦有機構倡議露宿者政策,但他覺得這些都是較宏觀的狀況,需要有人從細微細眼處,讓人更真實認識露宿者的故事。而他亦自覺似是跟露宿者有着不解之緣。前年他去了大板拍攝露宿者,在沒有找教會、NGO安排下,他不懂日語只靠翻譯機,竟然也找到拍攝對象,並很快跟對方熟稔。他老婆也笑言:「你天生就是吃這行飯及做這議題的。」他視拍攝露宿者為長遠拍攝項目,計劃再用幾年甚至十年,拍攝亞洲地區的露宿者。

他打算隔離完,就去認識台北露宿者NGO,然後到萬華區的台北車站、天龍寺、淡水河邊,在最多露宿者生活的地方逛逛。他說:「香港的大勢令人如此壓逼,有個自由空間去繼續影相,對於我很重要,所以選擇離開。」離開了香港,其實他仍繼續以不同方法,延續對香港的關注。他之後還計劃找由香港出走台灣的人拍攝,了解他們離港的心情及想法。他也會拍跨性別人士、SEN小朋友,這些在港最關心的項目,繼續相信攝影的力量,深耕不同的議題。

《放逐》高仲明攝影作品展

展期:即日至 5 月 30 日
時間:11:00 - 13:00 ; 14:00 - 18:00(星期二至日)
地點:光影作坊(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02)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32.kcm-141102-5921-20210522065552-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