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印度牛糞造香 「摙香樓」望助少數族裔婦女成製香師 

1070

鄭志堅(Max)是本地製香師,視覺藝術系畢業的他,畢業功課正是到內地學習傳統製香工藝,後來更發展自己的手工香品牌Okapi Studio。他採用天然植物原料,不用人工香精,而為了尋找香的源頭,他申請MaD Festival的交流基金到印度考察,與拍檔許潤澤(阿澤)了解印度人日常生活中如何用香,更有創意得用當地牛糞來製香。

鄭志堅成立社企「摙香樓」,希望培訓少數族裔婦女為製香導師,讓她們更易融入社區。
鄭志堅成立社企「摙香樓」,希望培訓少數族裔婦女為製香導師,讓她們更易融入社區。

取之自然 用之自然

「與想像中有點出入,初時以為他們日常經常用香,其實不然,主要都是祭祀拜神時才會用上。」當他參觀製香廠時,亦發覺天然香品並不流行,香廠工人都是把機製的線香浸入化學香精中提味。

不過此行也有意外收穫,有次他們跟當地導遊探訪農村,發現當地農民會把一餅餅的牛糞風乾,放在稻草庫內儲存,用來生火,連火車也會用牛糞來生火推動,「我們一見到興奮得如獲至寶,農夫還以為我們是傻的。」他們之所以如此雀躍,因為想到用牛糞來製香,「香港的牛吃得雜,所以牛糞才會臭,印度農村的牛都只會吃稻米田打出來的禾稈,所以牛糞都只有淡淡草青味,質感和氣味並不可怕。」他們更向村民買了一餅回香港,打算用來製香。

農夫把收割稻米打穀 後,剩下的禾稈便會用機器打碎,成為牛隻的飼料,牛牛吃得清,排出來的糞便自然也只有草味。
農夫把收割稻米打穀後,剩下的禾稈便會用機器打碎,成為牛隻的飼料,牛牛吃得清,排出來的糞便自然也只有草味。
來到德里農村,迎接他們的是正在便便的牛。
來到德里農村,迎接他們的是正在便便的牛。

這款香可不簡單,會用上來自印度的乾牛糞和潺槁木粉,「潺槁木粉有助凝固,有些中醫師會用它來混合藥粉醫治肚瀉。」再混合二澳農作社的米糠和到手香、大埔一葉農莊的香茅和艾草,加上能防蟲防潮的碳粉,手製成塔香,煙霧裊裊間,香港與印度農業隔空對話。「我們很欣賞印度人那種『取之自然,用之自然』的生活態度,除了用牛糞作燃料,簡單如一杯Masala茶,他們會用陶杯來盛載,喝罷便扔在泥土上燒掉,可以自然分解。」

牛糞蚊香的成分來自印度也有香港土產(順時針數) ① 印度潺槁木 ② 大埔艾草 ③ 二澳米糠 ④ 印鄉郊牛糞 ⑤ 大埔香茅 ⑥ 二澳到手香
牛糞蚊香的成分來自印度也有香港土產,順時針為:印度潺槁木、大埔艾草、二澳米糠、印鄉郊牛糞、大埔香茅、二澳到手香。

可否不分膚色的界限

在印度旅遊期間,Max和阿澤找到一家社企旅行社,八成收入會捐予貧民窟,教育當地孩子英文和使用電腦技巧。旅行社的導遊沒帶他們到熱門景點打卡,反而深入貧民窟,體驗當地生活,其中一個環節便是到訪貧民窟一位婦女的家,跟她學煮Masala茶。Masala茶是當地人的comfort drink,家家戶戶都有自己的配方,不過主要成分離不開阿薩母紅茶葉、肉桂、薑黃、肉豆寇、綠豆寇、八角等香料和牛奶。

「學習煮茶時,我們才發現原來Masala茶的成分很多都是製香時會用到的。」所以Max在MaD festival當日,除了會教人用牛賞和本地材料製香,拍檔阿澤更會在場煮Masala茶給參加者品嘗,讓人從味覺與嗅覺認識香料。分享活動只是引子,「好多時抗拒是源於不了解,人們常說少數族裔人士身上有異味,其實是因為不了解他們日常用的香料罷了。」

拍檔許潤澤(左)向印度貧民窟婦女學習煮Masala茶,並把配方帶回香港,將在MaD Festival與參加者分享。
拍檔許潤澤(左)向印度貧民窟婦女學習煮Masala茶,並把配方帶回香港,將在MaD Festival與參加者分享。

Max今年新成立另一社企「摙香樓」,透過MaD的穿針引線,打算與明愛合作,「現時協助少數族裔的非牟利組織多會出售他們製作的皮革、彩色燈具或畫Hana,但這類太異國風情的產品市場不大,若他們可以發展更多興趣更好。我們將教導少數族裔婦女製作線香,並成為興趣班導師賺取收入。」香港看來是多文化聚集的地方,但其實本地人與少數族裔生活上並沒太多交流,透過認識香料到學習製香,Max希望用設計減少大眾對少數族裔的誤解。

MaD Festival
日期:2019年1月12至13日
地點:中環荷李活道10號大館
查詢:3996 1953
詳情:http://www.mad.asia/programmes/mad-festival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2/m181214-Eugene-02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