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新日常】設計師UUendy Lau:大自然提醒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疫症新日常】設計師UUendy Lau:大自然提醒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17.04.2020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按: 所有難以置信的事情,只是它們還未發生。一場突如其來的疫症,街道、城市,以至整個地球都變了樣。這邊廂,各地醫護不分晝夜地對抗一個看不見的敵人,生離死別每日上演,外國甚至有溜冰場和博物館變成停屍間。那邊廂,不能親吻擁抱的,換成在陽台上隔空共奏,忽然擁有閒暇的,嘗試重新整理和安排自己的生活。

當疫症打斷了以為會永恆不變的規律,當我們沒有了朝九晚五、上班上學等的時間表,生活應怎樣過?我們訪問不同的創作人,在這段期間如何重新安排和思考疫症下的新日常。

設計師及插畫家UUendy Lau
設計師及插畫家UUendy Lau

很多外媒形容這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像是按下了世界的reset鍵,由工作模式、人際社交、醫療體系,到全球經濟和國際關係也在變化。最明顯的,莫過於過度生產和消費的輪迴終於被拉停(起碼短暫地)。當很多東西不再是有錢便買到時,人們開始反思什麼才是對生活和生命重要之事。對於設計師及插畫家UUendy Lau(劉景雯)而言,這段期間,她更重視與大自然相處。

不方便是一種生活方式

近一年多前,UUendy搬到坪洲居住,從碼頭往她的家,先穿過短短的商店街,沿斜坡上走,再拐進山徑行十多分鐘,才去到她那條村。說是村,其實是一棟住了十多戶人、自成一角的樓房,房子下方有一個人跡罕至的小沙灘,從UUendy的家望出去是一片海和遠方的山,並可聽見海浪拍岸和鳥鳴。

最初從熱鬧的荃灣搬到坪洲,回家的路沒有街燈,晚上要用電筒照明,出市區的船約一小時一班,錯過了便要呆等,這些轉變UUendy也要慢慢適應,但她認為這是好的適應,例如她因要遷就船期而改善以往經常遲到的問題,又因坪洲也不似荃灣一落樓便一街食肆而多了自己做飯。「這些所謂不方便,其實只是另一種生活方式,只要自己調整一些生活習慣便好,反而是市區太方便,被縱壞了。」

UUendy在家門前的花園畫了不同的動物肖像
UUendy在家門前的花園畫了不同的動物肖像
她在疫情期間創作的三本插畫書,在Kickstarter上眾籌成功,將會每本製作限量一百本。
她在疫情期間創作的三本插畫書,在Kickstarter上眾籌成功,將會每本製作限量一百本。

大自然令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這種「不方便」也換來更多欣賞大自然的時間和機會,UUendy經常會到家附近的沙灘和山邊散步,在家門前的小花園撿石頭、樹枝和樹葉,也意外地「結識」了附近的浪流貓,定期餵食,現在每日期待貓咪出現。她在花園畫了兩隻經常來訪的貓、鄰居的狗和一隻雀的肖像,還預留了位置畫一條蛇,「欣賞自然也可以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疫症期間,UUendy比平日更少出島,於是趁機創作了三本受大自然啟發的插畫書,把她對於不起眼的事物的細微觀察和想像,化成有趣的小故事。三本書分別名為《The Unconfident Stone》、《The Undecisive Branch》及《The Impatient Leaf》,描繪主角——石頭、樹枝和樹葉的一些負面或糾結的想法,但最終也能轉念找到出口。

其中一頁畫到石頭上長滿綠色植物,源於有日她的鄰居送她一些石頭上生長的海苔,也在提醒自己跟其他生物共存。
其中一頁畫到石頭上長滿綠色植物,是源於她的鄰居跟她說會用長在石上的海苔煲糖水,提醒自己跟其他生物共存。
書中的畫面很多時候是源於她與大自然互動的經驗
書中的畫面很多時候是源於她與大自然互動的經驗

如石頭一書,其中一頁畫到一隻手從黑暗撿起一塊石頭,寫上:"She thinks she’s unnoticed"。UUendy解釋:「我行路時經常低頭,留意地上的落葉、石頭等,有時會把它們撿回家,它們並不一定很完美,而可能是其形態或顏色比較獨特。我幻想一些石頭以為自己一直無人留意,但其實我注意到它們。」另一頁的石頭上長著綠色植物,是源於她的鄰居跟她說會用長在石上的海苔煲糖水,提醒她萬物都是共生共長,沒有誰是孤島。書的結尾,她為石頭塗上一層金色的外衣,像替它穿上一層自信。

插畫輕鬆簡明,卻非常窩心。UUendy笑言,其實三位主角都是自己的投射,欠缺自信、三心兩意和無耐性,都是她的性格特徵,但她並非單純把死物擬人化,而是透過與它們互動的過程,給自己一則則提醒:「透過創作這些故事,既在提醒人與自然的關係密不可分,思考兩者如何共處得更好外,對我而言,也是大自然反過來提醒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三本書的主角的性格都是作者的投射
三本書的主角的性格都是作者的投射
UUendy為石頭、樹枝和樹葉賦予人的性格同想法,令讀者更容易代入。
UUendy為石頭、樹枝和樹葉賦予人的性格同想法,令讀者更容易代入。

疫症下反思生活

疫症期間不少創作人,尤其是自由工作者失去工作和收入,UUendy說自己幸運地未有受太大影響,但一些認識的歐洲設計師朋友則大受打擊:「如我有一位西班牙設計師朋友,他身邊很多人都失業,大家都很沮喪,我只好分享其他人如何運用網絡和其他平台去繼續創作。」她相信當問題短間內難以解決,唯有另覓法子,如她其中一本書的主角——樹枝一樣,雖然有很多枝節,但只要朝住一個方向走,總會去到自己想到的地方。

最近,她意識到自己在家上網的時間比平日多了,生活作息也不經不覺間打亂了,她再三提醒自己:「這段時間是個自律訓練,要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和喜歡這麼多網上的娛樂和資訊。更重要的是,自己到底想過一種怎樣的生活?」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mood-shot-the-indecisive-branch-1-2020041713314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