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西貢人】設計坊拾莊 以交換故事延續舊物生命的試驗場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綠色西貢人

【綠色西貢人】設計坊拾莊 以交換故事延續舊物生命的試驗場

y210629charlotte0348

從西貢海傍穿過海鮮酒家,走到小店林立的街道。這兒有一間非常特別的小店,匆匆走過,或會錯過。它的門口以木架及藤椅,擺放各式各樣的植物。招牌被拆去,只剩下白色底板,上面張貼着已變色,甚至剝落了半邊的區議員小海報。上前探看,從玻璃門窺見裏面充斥了很多特色小物。

有這樣的設置,皆因這是會篩選客人的店舖。不幸運的記者,歷經一番波折才跟店主聯繫上。店主為人隨心,有時會提早關門。而玻璃門上的電話,依舊是上一手畫廊的電話。面書專頁並沒有太多資料,原來需要另加店舖的個人帳戶為朋友。好不容易,終於跟店主KK碰頭,準備揭開這神秘小店的面紗……

拾莊在街道上看似不起眼,但內裏有很多寶物待客人發掘。
拾莊在街道上看似不起眼,但內裏有很多寶物待客人發掘。

抗衡主流消費價值

總是笑容滿滿、充滿幹勁的店主郭家麒(KK)笑指:「你當我玩緊遊戲,它是我的第一步來screen客人。」小店主要招待認同店舖價值的人。這裏充斥很多舊物,不少人以為是古董店,但其實它是一個交流情感、交換故事的空間,同時傳遞惜物的概念。

KK緩緩把燈光調暗,播放深宵音樂電台節目「短期租約」的主題曲,作背景音樂。他說這是自己十多歲時,睡不着必聽的節目。然後,從一旁的木枱端上茶來。平常有客人來聊天,他就會有如此設置,好讓客人放下心來,盡傾心裏話。

店舖也擺放KK的個人收藏,向客人展示他曾經喜歡的舊物。
店舖也擺放KK的個人收藏,向客人展示他曾經喜歡的舊物。

他開始介紹店舖:「這裏不着重賣錢,着重賣感情。」店舖還有個特別規則,這兒叫「拾莊」,KK自稱莊主,進來跟他聊過天的人會成為莊民。他常見到舊物去到某個階段,它的主人就會覺得它沒有用處,但可能對其他人卻很有價值。莊民可以把這些不想再擁有,而有故事的舊物放在拾莊。然後,這裏猶如隔壁的領養中心,KK會把故事轉告有興趣的客人,再從中配對合適的有緣人。他堅定說道:「這裏是物件孤兒所,你放在這裏,我就確保那物件找到歸宿。」

三十五年前LV袋的愛情故事

KK順手拈來就可以說出店裏不同舊物的故事,他領記者到店舖內部的小巷,上面擺放着一九八六年的LV袋,原來背後有段橫跨大半生的愛情故事……

一天,六十歲的婆婆,拿着六個不同款式的LV袋到來,原來這是她二十五歲,正值花樣年華時,情人送給她的禮物。當年那位德籍情人,在多倫多LV總店,一口氣買了十四個袋給她,當時這價錢少說也可以買到幾個單位。少女當時也覺得他為人很好,可惜,父母較傳統,覺得外國人很難溝通,令這段感情就此無疾而終。但這些年來,她依舊把這些袋,完好無缺地好好保存着,甚至連收據都沒有扔掉。KK收到時也受寵若驚,義正辭嚴地跟婆婆說,假若她把這些手袋給了拾莊,就要答應他,與這段感情劃清界線,免得最後賣了出去欲哭無淚,婆婆也就應允了。

這些手袋,在店中放了三日,已吸引古董店的買手到來。但KK卻回絕地跟他說:「抱歉這不是產品。我要找到真的會連故事,一併好好保存它的有緣人。」他冀望抗衡主流的消費模式,因為眼見現在網上平台太方便,很多人常覺得不要緊,先買了之後大可再轉售出去。KK接口解釋:「我想讓每個入來買東西的人,重新理解購物並不是沒有感情的。我就玩另一種遊戲,不跟你judge,或比較每件物件的價值。我用這裏的物件,聯繫人的情感。」這裏的物件,大多都沒有定價,價錢由客人跟KK一起傾出來,物件的價值還在於上一個人的故事。很多客人不單止為了買一件物件,更多是為了跟他溝通,希望在這空間覓得消費以外的情感交流。KK覺得用社區中心來形容拾莊,更為貼切。

店舖有不少奇特的物品,這個來自歐洲的小物,常常引來客人猜想用途,把原本陌生的客人連繫上。
店舖有不少奇特的物品,這個來自歐洲的小物,常常引來客人猜想用途,把原本陌生的客人連繫上。

升級再造舊物2.0

其實,這裏已是2.0的店舖。最初KK在元朗村屋居住,當時教授室內設計的他,家裏不夠空間創作,是以租了屯門的工廈,把工作室取名為Geek Studio。除了創作,因為沒錢買家具,他開始收集二手物資的習慣,看見樓下有大量紅酒櫃,就把它們化身工作室木架,漸漸他也會收集舊家具作翻新工作。這就例如我們眼前那張木枱,原來也是二手家具,只是表面花了,但其實還是很完好的實木枱。KK為它翻新、上油,又可大派用場。

KK常有很多點子把舊物升級再造,這是他改造的水管燈。
KK常有很多點子把舊物升級再造,這是他改造的水管燈。

KK後來搬到西貢,大概兩年前開設拾莊。這兒放了不少他撿拾回來,翻新了的舊物。旁邊那張搖椅是客人的摯愛,他們都愛坐在那裏跟KK訴說心事。這是他駕車到元朗在路上看見的,之後拿了回來重新塗上瓷漆。不少客人提出,希望能買來送給家裏的老人,但KK一直堅持這是非賣品,因為這經過了他的改裝,已拆掉軟墊,不適合老人。他解釋背後更重要的原因:「我覺得每件物件,有它特定的存在。我不會因為二千元賣了, 然後有十個人問,我的happy chair呢?令他們為此不開心。」

這是拾莊的happy chair,客人總喜歡坐在這裏跟KK訴說心事。
這是拾莊的happy chair,客人總喜歡坐在這裏跟KK訴說心事。

他亦如以往般,主力做簡單的舊物改造。從前當過園丁的他,會收集前僱主砍樹後棄置的樹幹,改造成小櫈。他也為附近的紅酒店及蠟燭店做原料回收,收集他們棄置的木箱及大膠樽,改造成植物擺設,又會辦工作坊。本來他都只計劃,這是有枱櫈,自己可以飲茶工作的商店。不過,愈來愈多客人到來,都覺得這裏是個特別的空間,並把自己的舊物拿了過來,讓這個空間變得愈來愈特別。

關注生態議題

這裏,也是討論及發放不同社會議題的空間。店舖正中掛了「堅守大嶼」旗幟,很多街坊來到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他正好成為大使,跟他們講解。本身讀樹藝及生態旅遊的他,向來都十分關注生態議題,也盼望感染更多人留意。

這是KK以二手木箱製造的鹿角芒擺設,他把植物以水苔包着,再放上木板掛起。
這是KK以二手木箱製造的鹿角芒擺設,他把植物以水苔包着,再放上木板掛起。

從前城市設計師的工作,都令他對城市發展,有更深入的理解。他覺得當時的發展商,就是靠他們畫成的美輪美奐設計圖,遊說政府批地,然後大興土木賺很多錢。但他觀察到內地一些項目,最後都變成鬼城,他感到自己像在參與建構空城,畫的圖則變成炒賣工具,做了一段時間就毅然辭職。「我handle不到這麼大的政治,我就handle我這裏的政治算,做到我範圍做到的事。這地方不一定有很多議題,至少是孕育議題討論的地方。」

經歷社會運動後,他更深明有些事不能等人去做。他冀望自己透過搭建這地區獨有的空間,跟西貢的人一起走下去,「我想用自己的努力,希望跟西貢人行一條路,當然成不成功不知道,還在過程當中,但叫起了步。」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綠色西貢人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7/y210629charlotte0348-20210729100200-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