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巴與後勤巴:夜霧中牽手走上吐露港公路 好的愛情不用妥協
熱門文章
抗爭是為了更美好的愛情

前線巴與後勤巴:夜霧中牽手走上吐露港公路 好的愛情不用妥協

當阿寶是地圖上一個藍點,當藍點位於中大的二號橋,當學術重鎮變成硝煙……

阿良的心在戰場上徘徊。

當阿良的弟妹被捕,阿寶和阿良不得不在警署奔波。他第一次見到他的家長。

阿良覺得,阿寶是第一個可以放心讓家人認識的男朋友。

love-in-revolution-02

二號橋上的藍點

「中大,中大,二橋,即時。TG放題,手足正在重整防線。」車上廣播着中文大學的現場情況,這一程車,阿良已經坐了一個半小時。

「中大,二橋,即時。TG射向FA,FA帶傷者離開現場。」聽到FA二字,阿良心頭一緊。他下意識望了一眼電話,屏幕映射在眼鏡片上,是一幅地圖,上面有一個藍色圓點。這個藍點,由下午5點開始已經在中大二號橋徘徊。

他盯着藍點,看了很久很久,彷彿想用念力,將二號橋上藍點移離開一點或半分。屏幕上的藍光已經叫眼睛灼痛,他還是努力盯着─沒有用,藍點還是死死地釘在二號橋。

未幾,車旁又有六七輛警車駛過,其中幾架在前方插隊,另外幾架續往大埔方向駛去,紅藍閃燈不斷在橋上在路上來又去。

「你安全嗎?」阿良忍不住給阿寶傳短訊。阿寶,是FA,是男朋友,是那個藍色圓點。

不相見 但相知

其實車子已經在公路出口,300米之外,就是進入大學的迴旋處。然而,黑夜前方延綿着上百盞紅色尾燈,停車手掣拉起又放下,前進速度是逐圈逐圈車輪計。本來只要一分鐘的車程,慢爬了二十分鐘才到達,成為最後一批能夠擠入迴旋處的車。

一停車,阿良與朋友快手快腳從車尾取出三大袋物資。這時,電話震動,阿良連忙放下手中那箱水。

“Safe.”阿寶回訊。

安全就好,阿良默唸。他沒有打算去二橋找阿寶,他只是想與阿寶待在同一個地方。二人的距離近一點,他就安心一點。

「你安全嗎?」

「你安全嗎?」這也是阿良對阿寶說的第一句說話。6.12那一天,阿良在IG story見到阿寶也在現場,二人才第一次在Instagram交談。阿良沒有多想什麼,對於同路人,這句問候就像鄰居提醒你「落雨收衫」一樣。

四個月以來,阿良與阿寶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有時會分享看不過眼的新聞。二人的對話由文字變成語音,阿寶知道,自己喜歡阿良磁性的聲線;阿良知道,自己喜歡看見阿寶稚氣的笑容。

生活在最荒誕的年代,來自葛咸城的小丑,成了二人的月老。看完電影之後的一個星期,二人就認定了對方。見面前,阿良覺得阿寶看上去似廿五六,阿寶覺得阿良看上去似廿七八,一個年輕得來成熟,一個為成熟得來無聊,現實上十年的年齡差距,搬到生活中倒是相差無幾。

阿寶是前線急救員,阿良是後勤和理非,出席集會或遊行,二人都是各有各去。剛開始做急救員的時候,阿寶與隊友經常會不自覺走得比前線更前。每一次都要到發現自己的黃背心在黑衣叢中顯得矚目,阿寶才猛然醒覺要後撤一點。為了不想回家後被阿良囉嗦,阿寶慢慢學會在為前線提供急救支援之餘,也要確保自己相對處於安全位置。

阿良每次都在擔心阿寶的安全,但是他每次都不會阻止阿寶走上前線。阿良覺得:如果覺得有人需要跑在前線,那麼為什麼要單獨阻止自己的另一半?他只能要求阿寶好好照顧自己。阿寶每一次出動,都會分享自己的定位。

後勤巴,成為前線巴的最強後盾。

love-in-revolution-04

當你的心懸在硝煙之中

更早之前,沒有人想到,一間大學會成為戰場。那天下午,阿寶如常帶同急救裝備出門,他也沒料到,自己第一次帶錯一件背心作為替換衣物,就會剛好遇上千發催淚彈放題的一仗。煙霧裏,阿寶第一次明白何謂伸手不見五指。突然有一刻,他一吸,鼻端全是催淚煙的氣味。他劇烈地咳嗽,才慌忙想起要更換豬嘴的濾罐。阿寶在路邊找到一個還未開封的濾罐,退到稍為安全的位置,順道查看電話。

「我到了中大。」

看見阿良的信息,阿寶一下子抓狂,因為身在前線不太收到信號。他擔心,如果阿良在現場,自己又不在附近照應,不能確保他安全。阿良可是一個不時連走路也會左腳踩着右腳的人。

斷斷續續,阿寶知道外面還有許多人湧入中大,知道二號橋迴旋處後方已組成了一條條物資鏈,也知道阿良身邊有朋友陪同。阿良只是在物資站幫忙。阿寶放下心頭大石。凌晨12點,前線暫時安全,阿寶與隊友撤退。

夜霧海風吐露港上的兩個身影

一步出大學道,阿寶就看見阿良。他顧不得頸背上的刺痛,整個人靠在阿良身上。阿寶看着阿良,差點就想吻下去。可是,內化的避忌本能,讓他的眼角瞥見路上的傳媒。為免驚動鏡頭,阿寶努力按捺住內心的衝動。

只存在於想像中的一吻,變成緊牽的雙手。阿寶與阿良,牽着手,離開中大,牽着手,走上吐露港公路。

望着夜霧,海風吹來低溫,阿良在心中暗暗記下了這一夜。

「其實行到好攰,但係我相信,呢世仔都唔會再有機會,同另一半在半夜行公路返屋企。」

原來,當你非常非常擔心擔心一個人,害怕不知能否再相見之際,最後猛然相見,那種感覺,不能言喻,只能狠狠地記在心頭。

love-in-revolution-03

需要與被需要

中大之後,輪到理工大學。是幸或不幸,阿寶因為家庭問題未能前往理大。其他人被困校園,阿寶也被重重無力感圍困。在前線眾人之中,阿寶通常負責展現堅強一面,一直由他負責穩定軍心。可是,那個星期,他再無法處理朋友的情緒,自己的情緒也無處宣洩。

有一晚,阿寶離開阿良的家,獨自坐巴士回家,整程車,他都在哭,哭得不能自已。驀然,他發現只有和阿良在一起,自己才能平靜下來。阿良的家,成為阿寶的樹洞。阿良會為他煮餃子蕎麥麵,為他講無聊笑話,為他在躁動不安之中帶來寶貴的平靜。

二人住在香港的一南一北,離開中大那一夜,阿良還是堅持先送阿寶回家。阿寶總覺得阿良對自己太好。阿良說:「如果我是家長,我都會護送前線手足安全回家。所以,我不止維護男朋友,我也在維護一個前線手足。」

就在眾人上街聲援理工那段日子,阿良的弟妹同日被捕。阿良受到了極大打擊。那夜,換成阿寶陪着阿良,等警署消息。阿寶不斷打電話去各個警署更新登記名單。整個人疲累至極,阿寶乾脆開着揚聲器等候電話接通,聽着「悠揚」音樂小睡,人聲一答話,他馬上像通電般醒來追問。

一切,就像阿良那夜告訴阿寶,在一段關係之中,需要與被需要,同樣重要。

好的愛情不用妥協

遇上阿寶之前,阿良維持單身兩年多。回想之前一段關係,一直都是流於感情上的交流,拍拖就是行街睇戲食飯,政治唔啱傾就唔好傾。「一直以來都覺得,兩個人一齊總要妥協,合不來的事情就避重就輕。」阿良說。

反送中運動之後,阿良才發現,生活上的相處可以避重就輕,但是做人的理念沒有妥協的餘地。「阿寶最吸引我的,就是他的為人,我從未遇過一個對象,令我感受到像阿寶的那一份熱誠。」在警署奔波那一夜,阿寶意外地「見了家長」。

沒多久,阿良正式帶他回家吃飯。以前帶男朋友回家,阿良都要思前想後,擔心家人會否喜歡對方。「阿寶是第一個我可以放心讓家人認識的男朋友。這個人,值得我在以後的日子和他生活下去。」

有人說,抗爭是為了更美好的愛情。阿良覺得,要令愛情美好,愛侶首先要一起向更好的方向前進。這個方向,不能妥協,也不能避重就輕。

說的是愛情,也像香港。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是為了更美好的愛情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love-in-revolution-02-cover-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