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新娘】為愛尋夢 現實逼人 職場文化令夫婦重新認識對方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移民台灣

【桃園新娘】為愛尋夢 現實逼人 職場文化令夫婦重新認識對方

21.11.2019
梁幹持
一切從網誌開始。來自兩個不同國度的Kinki與丈夫Peter走在一起,經歷高低,現在大家非常珍惜這個家。 一切從網誌開始。來自兩個不同國度的Kinki與丈夫Peter走在一起,經歷高低,現在大家非常珍惜這個家。
一切從網誌開始。來自兩個不同國度的Kinki與丈夫Peter走在一起,經歷高低,現在大家非常珍惜這個家。

她與他,長在地球的某一方,各自活在自己的平行時空裏,快樂地生活着。

直到2012年的某日,在上天穿針引針線下,兩個沾不上邊的人,編織出一段港台愛的故事,而為了成就這段愛情,Kinki,豆蔻年華,甘願放下香港事業與家人,獨自來到台灣找尋她的戀愛夢,並改寫了她的下半生。

為愛而出走

直到現在,筆者仍然很佩服吳依敏(Kinki)來台的那份勇氣。要尋找他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而她最初來台灣,只是為了跟一個見過兩、三次的男人一起生活,而轉眼至今已七年了。說起這段奇緣,眼前這位甜姐兒總是一副樂天派性格。「當初認識他是很轉折的。這源於一位台灣女生從網上看到我所寫的網誌及照片,錯認為她另一位同樣叫Kinki的朋友,故開始透過互聯網聊天。我後來發現台灣的Kinki又確與我樣貌有幾分相似。」她們自此就成為好朋友,後來在台遊玩時,輾轉認識了現在的丈夫Peter。他充當導遊,開車載他們一起遊玩。她回到香港,他便正式展開追求。

談了兩三個月遙距的戀愛後,由於二人目標都是結婚,為了加深彼此認識,他建議她先來到台灣生活一陣子,看看是否能適應。Kinki決定辭掉工作,放下事業與家人,隻身來台灣居住。「我媽媽說:你辭掉工作,一個人到台灣,但又不是跟他結婚,你到底是怎麼樣了?」Kinki的媽媽就怕女兒一時衝動,沒有計及後果。

沒想到Peter專程飛到香港接她到台灣時,竟然馬上向她求婚。於是,兩人僅僅見過兩、三次便決定結婚了。結婚後,Kinki踏上台灣,開始新生活。

Kinki家中的貓兒,非常喜歡黏人,經常伴着她。
Kinki家中的貓兒,非常喜歡黏人,經常伴着她。

港、台灣工作大不同

熱戀過後,終需回歸平淡現實,Kinki首先要應付職場上的考驗和挑戰。「起初幾個月,我們由於家人要擇吉日而未能正式註冊結婚,我較難在當地找工作,故只能以自由工作者身份,接一些香港撰稿工作,以及跟市場策劃相關的工作。」直到婚後約一個月,Kinki幸運地找到台灣首份工作,是替手機應用程式Line在香港進行推廣。可惜,她任職負責推廣的公司原本答應試用期後加薪,但最後不斷討價還價,之後更語帶恐嚇,暗示她要避免懷孕,以免影響工作,此外,老闆經常喜歡在凌晨時分開會,這些都令她吃不消。她忍耐了半年才辭職,只是為了增加在台灣的工作經驗。她說:「他們這樣說,是不太尊重女性,而我覺得台灣這類情況,可能比香港嚴重,因為台灣社會始終比較傳統和保守。」

及後,她先後轉職到化妝品網站平台公司及媽媽用品公司。「在媽媽用品公司找來泰國、越南、印尼等不同國籍的人,負責臉書專頁,吸引媽咪來like相關的內容和推銷產品。可惜部分反應卻未如理想,公司要辭退其他組員。」但Kinki說這兒是她在台灣工作得最為開心愉快的一段日子。「因當時我與組員都是來自亞洲各國,都是異鄉人來到台灣拚搏,互相理解大家的處境,感同身受,所以感情非常要好。」Kinki雖然沒被辭退,但最後決定與其他組員共同進退,一起離職。

都說,台灣經濟差,很難找到工作,但聽着Kinki講述在台接二連三的工作經歷,其實她也算是得天獨厚。她也認同說:「在台灣都能轉換了幾份工作,真的可說是比較幸運。可能跟我以前在香港做媒體有關,我認識很多香港的公關,所以比較容易找到工作。」談到台灣的工資,她說每月平均有四萬多元台幣,即一萬多港元,當中未包括過年花紅、中秋禮金和生日利市。她最後一份工作,月薪約六萬元台幣,在當地算是不錯的收入。

她說,台灣打工的日子,跟同事相處愉快,甚至試過買湯料回公司煮湯給大家分享。說到港台同事之別,「香港同事比較活潑,經常說笑,愛吹水,台灣同事在人事上會單純些,可能由於他們薪酬只有二萬多台幣,所以沒有很多人事爭鬥。」Kinki笑言,如非背負香港人之名,自己的薪酬可能也會較低。在台灣,除非像她朋友在外商公司工作,薪酬才有機會偏高,每月大約有八萬至十萬台幣,當然,在外資公司的工作量也相對大得多。

由於台灣較香港申請外傭幫忙有更嚴格要求及費用高昂,不容易聘請外傭,故當Kinki產後常常要餵哺母乳又要料理家務,弄得她經常覺得疲累,幸而有丈夫幫忙。
由於台灣較香港申請外傭幫忙有更嚴格要求及費用高昂,不容易聘請外傭,故當Kinki產後常常要餵哺母乳又要料理家務,弄得她經常覺得疲累,幸而有丈夫幫忙。

當愛情回歸到現實

現在的Kinki,無工一身輕,靠着撰稿、在網上進行二手買賣維生。她已決定不再找工作,皆因她曾在一間旅遊雜誌社工作時,遇到上司無禮騷擾,嚇得她馬上請辭。請辭後,公司拖欠她數萬元薪水,最終不得不向當地相關部門求助,並向該公司提告。這場勞資糾紛纏擾了大半年。對她造成很大的情緒困擾。工作不如意,連帶夫妻感情亦受到考驗。Kinki指丈夫脾氣很好,人比較和善,但當自己在工作上遇到不公平對待,丈夫卻沒有給予適切的回應。她頓感失望,婚姻也慢慢走向低潮。

Kinki開始想:他能否保護我呢?

「那段日子,住在舊居,閒時坐下,也會突然大哭起來,很不開心。心想為何只是一份工作,會搞到如斯田地,在香港不會這樣,而在這兒感覺很無助。雖然在台灣也有朋友,但我好像找不到任何一個能傾訴的對象。他們一般也只是嘴巴說同情,說經歷很恐怖,但沒有更多實際行動支持,所以我感到孤單。我只能找香港朋友陪我聊天,傾訴心事,抑鬱的心情才稍為緩和。我開始思考是否要繼續留在台灣。」不久,她決定回港報讀碩士課程,有時透過旅行散心,安靜一下,給自己留一點空間,慢慢再作決定。

她回想自己的婚姻時說:「雙方認識時間太短便結婚,大家未能完全了解對方的個性、背景及文化差異,加上來到台灣,雙方一直各有各忙,早上到台北上班工作,晚上回家便睡覺,雙方沒有好好溝通過,也沒認真想過存在的問題。」

早已沒有再上班的Kinki,現在主要收入是替香港雜誌網站撰寫稿件。自當上媽媽,Kinki發現自己為了孩子是可以不顧一切,並終於明白當母親是很辛苦的。
早已沒有再上班的Kinki,現在主要收入是替香港雜誌網站撰寫稿件。自當上媽媽,Kinki發現自己為了孩子是可以不顧一切,並終於明白當母親是很辛苦的。
從前家住靠近桃園火車站的Kinki,社區環境較為老舊,不時發生罪案,所以經常下班夜歸的她,住得很不安心,現在終於搬去桃園新的社區,附近有很多新的樓房,環境規劃很好,配套齊備,故現在住得比較安心舒服。
從前家住靠近桃園火車站的Kinki,社區環境較為老舊,不時發生罪案,所以經常下班夜歸的她,住得很不安心,現在終於搬去桃園新的社區,附近有很多新的樓房,環境規劃很好,配套齊備,故現在住得比較安心舒服。

在讀書這一年多時間裏,她不斷往返港台兩地,而到底是否要離婚,夫妻兩人內心都在交戰。兩人吵過很多次,她曾為此哭個不停。幸而,她發現丈夫為了她作出很多改變,看到他的誠意,也看得出他想改善這段關係。明白到對方願意為一段婚姻付出巨大努力,Kinki很感動。

她甜絲絲笑說:「那時很怕被舊上司騷擾,很想搬離舊居,但丈夫一直拒絕。雖然我欣賞他的個性文靜溫和,但他其實是一個不太願意改變的人。我跟丈夫討論雙方的關係時,甚至會吵到哭起來,我跟他說,我們還是分開比較好。雙方其實都知道,仍是愛着對方。他開始理解我的感受,開始改變,他願意搬離舊居,搬到現在的居所,讓一切重新開始。」兩個來自不同文化和價值觀的人,能開花結果,確是不易。Kinki說丈夫的家人,比較含蓄,就算同坐一起吃飯,大家的話也不多,反而她成長的家庭較為外向,家人會拉大隊出外去旅遊,大家關係親密,就算她心情苦悶,回港讀書的日子,家人仍一直無條件地支持她,成為她在低潮時的精神支柱。

愛情不會總是一帆風順,經歷了婚姻高低,常常帶笑的Kinki談到現況,更是笑不攏嘴,因她已成人母,筆者採訪時,她手上正抱着至愛的五個多月大的兒子。孩子成了這家庭的中心,也牽引着夫婦二人,提醒着他們,執子之手,要繼續這樣走下去!

梁幹持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移民台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rsz-kinki-opening-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