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教師】轉換跑道 獨留宜蘭:工作簽證如何變移民定居?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移民台灣

【大專教師】轉換跑道 獨留宜蘭:工作簽證如何變移民定居?

21.11.2019
梁幹持

住在宜蘭縣的Isaac(王德遠)給我兩個地址,一個在頭城鎮,另一個在礁溪鄉。打開Google Map,搜尋頭城,先是見到一大片綠,位於宜蘭縣的最北面。Isaac任教的學校位於綠色邊陲,步行往鎮中心的頭城老街大約十五分鐘,由老街的街頭行到街尾,也只是十五分鐘,直覺是一個相當鄉下的市鎮。

Issac事前並不知道,獲聘為大專院校講師,是港澳居民申請移民台灣的其中一個方式。
Isaac事前並不知道,獲聘為大專院校講師,是港澳居民申請移民台灣的其中一個方式。

再搜尋礁溪,發現Isaac住在溫泉區,附近有幾個溫泉廣場和步道,大街上的食肆標誌至少比頭城多一倍。抱着半工作半旅遊的心態,我沒有多想就在礁溪訂酒店,正正位於Isaac住所旁邊。

拉着行李走了幾條街,沒有遇見幾個人。大廈和酒店的外牆不是雲石灰,就是桃木啡或是米白色。一排排,一幢幢,低密度,方方正正,齊齊整整。如果用樓盤廣告的用字形容,整條街可謂散發着一種「現代簡約時尚型格」的高級中產品味。

慢活的50公里

翌日見面,預備回校教書的Isaac穿着墨綠色無領恤衫,卡其色七分褲,像是將宜蘭的山水穿在身上,隨和又悠閒。兩個月前,我們在尖沙咀的商場第一次見面,咖啡室內人來人往,他又只有一個小時空檔,對他的印象就只有快和趕。「在台灣要調校回慢活速度。」他笑說,每一次回港,都要幾日時間重拾港式節奏。

Isaac熟練地開車,路上一直保持時速50公里,我不禁問,也是因為慢活嗎?「這倒是因為之前曾超速被記分,哈哈。」沒多久,車子就開上青葱山路,路上不時有狗隻悠然自得在路中心踱步,可想而知山路沒有多少輛車行走。

來到宜蘭半年後,Issac買了一輛二手車,開車到學校十五分鐘,去台北也是四十分鐘。
來到宜蘭半年後,Isaac買了一輛二手車,開車到學校十五分鐘,去台北也是四十分鐘。

兩年前初來埗到,Isaac因為未有車,選擇住在學校附近,也就是頭城鎮。「住了半年,太過鄉下,受不了。」我說,明天放假,還打算到頭城老街一遊,去海邊吹吹風。他皺一皺眉,想也不用想就答:「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不值得花時間,去其他地方更好。」半年租約一到期,他立即在同事建議下搬到礁溪,買了這輛2004年出產的二手車代步,開車十五分鐘回校,四十分鐘可以開到台北。

一轉眼,來到蘭陽技術學院,學校看起來有點殘舊,走廊的光管總是一盞亮一盞滅。這是一間五年制專科學校,在學制上近似香港的專業教育學院(IVE),學生由高中開始讀五年,畢業可獲副學士學位。然而,今年五月,台灣國家發展委員會指出,台灣的人口有可能於2022年出現負增長。學校是私校,其餘五個學系今年開始停收新生,唯獨Isaac任教的觀光旅遊系還有「一息尚存」。台灣的大專學校,不少都採用合約聘用教師,逐年續約,聽上去似乎不是很有保障。這些問題,Isaac都知道,「但是在香港工作這麼多年,累了。」

轉換跑道

過去十多年,Isaac在香港一間人人皆知的五星級酒店工作,離職前晉升至服務經理,主管行政樓層,每天朝八晚八,一星期返足六日,回家就是食飯洗澡睡覺。休息日,多數都是陪伴父母,或者約朋友聚會。「睡醒就返工,儲夠大假就去旅行。」或許,這也是許多香港人的生活寫照。

在同一間酒店工作十多年,他從沒考慮轉工。直到兩年前,朋友邀請他去現時的學校擔任嘉賓,介紹香港的觀光旅遊行業。一節課下來,不止宜蘭的學生覺得有趣,Isaac也覺得新鮮。「做老師有一種被崇拜的感覺,哈哈。」

「你有興趣留下來嗎?」朋友這一問,考起了Isaac。

母親是泰國人,Isaac因而擁有泰國國籍,在當地亦有另一個家。一直以來,他在香港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和工作,一心想盡快儲夠錢退休,移居泰國。「我只是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慣了,並不代表我生活得舒服。」

那一年,Isaac 41歲,十多年來,他第一次思考,工作或生活是否可以有其他可能?「如果不趁機會轉換跑道,在香港做多幾年就未必再有機會。」即使在台灣工作的收入比香港少一截,但是Isaac多年來專注工作,已有一定積蓄,家中高堂亦無壓力。他抱着一試無妨的心態,三個月後就帶着兩個行李箱來到宜蘭。

在香港工作十多年,Issac從未考慮過轉工,因為一次擔任講座嘉賓,發現自己其實也喜歡教書。
在香港工作十多年,Isaac從未考慮過轉工,因為一次擔任講座嘉賓,發現自己其實也喜歡教書。

對比港式生活

「對比以前的工作,教書可謂相當輕鬆。」九點半到校,三點四十五分可以放工,工作不外乎規劃課程、備課、出卷、聯絡學生的實習單位。「一星期才十多節課,每日都有空堂,手腳快的話一定可以準時收工。」

生活一下子空出這麼多時間,要做什麼才好?不用Isaac多想,單是適應生活小節上的文化差異,也足夠殺掉不少時間。「開一個銀行戶口,要嗌三次交。」第一次被銀行以「地緣關係」拒絕,要求他在工作或住址附近的分行辦理。第二次,是拒絕他以簽名取代印章。「銀行的網站寫明,印章或簽名。」他拿起筆,龍飛鳳舞簽下大名。第三次,對方面有難色,要求他寫正楷。「這就是我的簽名。」他堅持,最後也成功開戶。

「宜蘭比較鄉下,人們習慣了某一種方式工作,但是只要我慢慢解釋,最後都不會有問題。」Isaac也為宜蘭人講好說話。兩年下來,他已經有一套生活哲學。「在其他地方用香港的方式生活,周邊的人和事一定配合不到,只會令自己勞氣。」

在頭城的半年活得像過客,在礁溪住下來之後,Isaac終於感受到宜蘭的鄰里情誼。「香港人」加上「王老師」兩個身份,小店東主都記得Isaac。「台灣人似乎特別尊敬老師,總是以王老師稱呼我。」他笑說。知道他孤身來台,餐廳廚師有時會在飯後送他一碟生果。乾洗店的老闆娘,會提醒他晚上起風,多穿一件衣服。有一次,他在家感到胸悶和心悸,按動安全鐘叫救護車入院。翌日,大廈管理處還給他送上水果籃。

宜蘭人情味濃,鄰居和店舖東主都會叫他一聲「王老師」,總會溫馨提醒他翻風落雨要著多件衫、記得帶傘,食肆老闆知道他孤身來台,總會特別關照,有時還會送他一碟飯後果。
宜蘭人情味濃,鄰居和店舖東主都會叫他一聲「王老師」,總會溫馨提醒他翻風落雨要著多件衫、記得帶傘,食肆老闆知道他孤身來台,總會特別關照,有時還會送他一碟飯後果。

今年三月,Isaac能夠正式入籍台灣,也是因為這一份對陌生人的友善。2018年8月,學校與他續約,他需要去移民署續居留證。「王老師,你獲大專院校聘用,可以申請定居台灣。」Isaac一臉問號,移民署的職員解釋,除了投資移民之外,香港人還有另外十五個條件,可以申請入籍台灣,其中一項就是獲公立或私立大專院校聘用,身份代碼是HF173。

一直以來,Isaac都是抱着打工的心態來宜蘭,不適合就轉工,搬去其他地方。突然跑出一個「移民」的選項,殺他一個措手不及。一年下來,他覺得宜蘭空氣好,民風純樸,環境和工作都舒服。別人常說移民他國只是做二等公民,但是Isaac從來都沒有覺得被排斥,反而慢慢融入台灣的生活。漸漸地,他觀看政論節目的時候已經不再需要看字幕,與到訪的香港朋友聊天,不期然會將露台說成陽台。他相信以自己的工作經驗,在台灣要找工作亦非難事,「既然可以無條件移民,為什麼不?」

六百萬台幣可買怎樣的房子

決定申請入籍之後一個月,Isaac就買下現時的「湯屋」,賣點是可以在家浸溫泉,盛惠六百萬台幣。從學校回家的一段路,Isaac多番強調房屋面積不大。我只當他謙遜,六百萬台幣的樓,總不會小到哪裏去吧?

Isaac先帶我們上大廈天台,一邊設有戶外餐椅,放眼望去,飽覽礁溪全景;另一邊設有露天溫泉,住客可以帶訪客同來。剛搬進來的時候,Isaac有時會帶一支紅酒上天台,一個人吹風。為什麼不留在家中?直到他用電子鎖打開家門,一下子,我明白了。「根本就是一間酒店房!」我在心裏驚呼。

「湯屋」特色,就是設有私家溫泉。家中實用面積不大,感覺上像一間酒店房。
「湯屋」特色,就是設有私家溫泉。家中實用面積不大,感覺上像一間酒店房。

開放式廚房,旁邊是一張小型雙人梳化,梳化旁邊已經是雙人牀,牀頭剛好夠位放一個小小的梳妝枱。一塊落地玻璃,分隔溫泉與客廳,淋浴位置就在坐廁旁邊。出面是一個小小的露台,可以擺放一套雙人戶外餐椅。整間套房與酒店房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多了幾個地櫃、衣櫃和廚櫃。

廚房沒有熱水煲,也沒有雪櫃,只有十多瓶樽裝水。餐具碗碟,大多是贈品。「樓下就是便利店,我又不煮食,還有什麼需要呢?」唯一需要,就是早上飲一杯咖啡,咖啡機是他第一件添置的家具。每天早上,注水,放入膠囊,按掣,就有一杯過得去的咖啡。一年下來,他額外添置了一部香薰機、一張按摩椅,還有一部平板電腦。「在露台,倒杯酒,開着平板看Netflix,就是一個晚上,我現在是一個宅男。」他自嘲。

在礁溪的許多許多個夜晚,Isaac都是一個人食飯,一個人吹風,一個人游泳,一個人去樓下踩單車,一個人回到一個人住的套房。當初來台只是打算暫住,只帶了兩個行李箱,都是衫褲鞋襪、文件證書和電腦。香港的家當,全放在朋友的迷你倉。「那些都是紀念品,可要,可不要。其他心愛的玩具,我都放在泰國的家。」

健保萬歲!

我們坐在露台,他拿出電子煙,深深吸了一口,說起一年多前患上甲狀腺亢進。那時,剛好是他決定申請入籍之後一個月。甲狀腺疾病通常都有遺傳,但是Isaac的家族並無相關病史。至於其他病發的原因,就是壓力以及生活習慣。

就到這裏,他拿起才剛放下的電子煙,又吸了一口,「其實在宜蘭生活的第一年是辛苦,十分寂寞。」他說,吐出一圈雲霧。來宜蘭之前,他只知道當地比台北鄉下,但是沒料到兩地還是有一定落差。住在礁溪,最近的大型商場在宜蘭,車程要二十分鐘。「始終我一直住慣大城市,實在不太習慣。」

一個人的生活,陪伴他的就是露台、夜景、Netflix和紅酒。
一個人的生活,陪伴他的就是露台、夜景、Netflix和紅酒。

十多年前,Isaac曾在台北工作兩年,當時他覺得適應得來。他為人和善,加上英語能力不錯,無論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上,很快就結識到一大班朋友。這次來到宜蘭,生活圈子較小,老師同事都有家室,放工就要回家,相當久不久才有一次Happy hour。雖然Isaac沒有老師的架子,學生總是稱呼他做「B哥」(來自乳名阿B),甚至樂於在放假時與他食飯看電影,但是他始終要保持一定距離避嫌。

到底甲狀腺病發是因為多年積累的壓力一次過爆發,還是過去一年在宜蘭的生活「水土不服」,Isaac自己也說不上來。

最近一個月,甲狀腺的情況終於穩定下來。之前因病容易流汗、心跳加速,不能做劇烈運動,加上生活悠閒,Isaac的體重直線上升,他笑言現在終於可以充分利用大廈的健身室和溫泉。

唯一值得慶幸,就是Isaac在病發時已居留半年,健保可以支付大部分醫療開支。Isaac起初不知道大專教師可以申請定居,經常外遊解悶,個多月就出行一次,半年內的出境日數已經超過限定的三十日,不然他可以更早取得身份證。

不要心急買樓

Isaac來台之後,不少香港朋友都曾到訪探望。六月爆發的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愈來愈多朋友向他詢問移民台灣以及申請泰國長期居留證的細節,就連Isaac也計劃用「依親」方式申請父母來台居留。

「這一刻,大家不止是買一個保障,而是想走難。」這是Isaac第一次用「走難」形容移民的決定。

因為打算之後與父母同住,Isaac想換大一點的地方,但是「湯屋」放盤三個月以來,一直無人問津。雖然買樓並非投資移民的「投資」選項,但是他還是特別叮囑來台港人不要心急買樓。「我知道香港人鍾意買樓,但是要視乎地區,不少地方的樓盤空置率都相當高,脫手並不容易。」

去年年底,Isaac在社交媒體加入了一個在台港人的羣組,103人之中,只有他一人住在宜蘭,其他人大多分佈在台北、桃園和台中。反送中運動之後,部分人另開一個羣組,活躍地討論政治,甚至落手落腳為有需要的香港人提供幫助,他也參與其中。

從香港到頭城鎮到礁溪鄉,之後可能再搬去宜蘭市,兩年下來,Issac依然活得像旅途上的人。到底是處處是家,還是處處不是家?
從香港到頭城鎮到礁溪鄉,之後可能再搬去宜蘭市,兩年下來,Isaac依然活得像旅途上的人。到底是處處是家,還是處處不是家?

此心安處是吾鄉

在台灣,Isaac最喜歡收看政論電視節目。「不同顏色的電視台新聞我都有看,也會同時讀《蘋果日報》、《文匯報》、《大公報》、《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這才有助自己全面分析時局。」運動初期,有學生曾向他主動問起香港的情況,他都盡可能多角度分析事件,教導學生獨立思考。

「假如今日仍在香港,我一定會參與抗爭。」2003年開始,Isaac一直都有參與社會運動,離開香港非因政治,而是因為逼人的生活叫他透不過氣。「我知道自己不喜歡在香港生活,只是這麼多年,習慣了。就像老竇老母,冇得揀。」然而,相處多年,他對香港總有感情。「我愛香港,香港是我出生、長大、接受教育的地方。如果香港受到任何傷害,我會心痛,但是有選擇的話,我想去一個舒服一點的地方生活。」

由香港搬到頭城,再由礁溪搬到宜蘭,離開酒店業兩年,Isaac 反而活得更像一個旅途上的人。到底處處是家,還是處處不是家?宋代的歌女柔奴曾這樣回答蘇軾:「此心安處,便是吾鄉。」宜蘭,是否Isaac心目中的心安之地,相信只有他才有答案。

梁幹持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移民台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2633-taiwan-migration-004-cover-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