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話】在民主自由的空氣,嗅到若隱若現的催淚煙
熱門文章
移民台灣

【編者話】在民主自由的空氣,嗅到若隱若現的催淚煙

21.11.2019
梁幹持

 

採訪第一日,在台南。事前,我已聯絡了一位移民當地的前攝記。看見他熟練地開着左軚車過來,一上車,卻聽見熟悉不過的間場音樂。我來不及反應,下意識繫好安全帶,就聽見林海峰的聲音。原來,攝記正在用電話App收聽商業電台。

連根拔起,不少人都如此形容移民。真的嗎?根,真的如此容易拔起斷掉嗎?

走訪桃園、宜蘭、台中和台南,受訪者離開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人為了下一代的教育,有人為了在人到中年轉換跑道。因為熱戀,因為追夢,因為退休,因為恐懼,但是,最後大家都來到了台灣。

移民去台灣,與移民去歐洲、美國、加拿大、澳洲、瓦努阿圖,到底有何分別?分別在於:移民去台灣,之後會否又要再走?畢竟,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句說話,很多人都掛在口邊。

現實歸現實,投資移民是最簡單快捷的方法,移民歐美澳紐,始終門檻較高。移民台灣,需要投資600萬台幣,大約160萬港元,對於許多香港中產而言,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曾幾何時,香港人因為擔心將來,在97之前出現一次移民潮。其後,香港表面安穩了十多年,取得外國護照,是買一個保障。今日,移民再次成為話題,社會討論的氣氛,像走難。以前三不五時就去台北,離開之時,往往不捨得,心想:又要返香港。

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這是我第二次因工作離開香港。在台北車站下車,拉着行李箱去酒店,看見路牌上熟悉的街名,心中忽然升起一份陌生。然後,我發現,我已經在掛念香港。沒有交通燈的十字路口,路邊是長期打死火燈的私家車,石壆上那些正在褪色的訴求噴漆,連儂牆上撕完又貼的文宣……

台灣的空氣再新鮮,再民主,再自由,我還是嗅到空氣中若隱若現的催淚煙。

訪問過這些移民台灣的香港人後,你知道,人,是沒有連根拔起這回事的。流過的淚,遇過的人,惦記過的事,跟着你,一起跑到天涯海角。

伍詠欣
專題組編輯

2633-taiwan-migration-book-cover

 

梁幹持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移民台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2663-taiwanmigration-cover-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