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16.05.2020
梁俊棋、插圖:T.T(ig:6mat.t)

疫情下,「家」,取代了「街」。

當「由自」變成了「限聚」,「異議」變成了「隔離」,「消費」變成了「恐懼」,還有什麼比打機更有光采,更能告訴一個人,你沒有被全世界遺棄?

在非常的社會狀態下,打機成了地窖中的一瓶透着隱藏和發現的紅酒,囚室中的一扇透着陽光和空氣的窗,或者毒氣浴室裏唯一的地下逃生通道。

當唐君毅在苦難的時代思考着「人生在世的意義」時,疫情下的這個春天,成千上萬被各種苦悶折磨的人,用盡了「限聚」和「隔離」的資本,「攬炒」地投進了虛擬的國度,在刀光劍影或者別有洞天的場景之中,體驗着「打機的意義」。

在那裏,你可能遇到政治上的宣言,遇到禁制了的資訊,遇到糟糕的運氣和糟糕的遊戲設定,遇到蠻不講理的錯誤,遇到痛不欲生的「死機」,遇到「酒逢知己千杯少」,遇到「千金散盡還復來」,遇到「人生自古誰無死」……

遇到了友誼,遇到了背叛,遇到了放肆,遇到了責任,遇到了更真實的自己……

那是一個無量數的平行時空。在一切都變得「限聚」時,打機提醒我們,殘酷的現實以外,還有一個廣闊的空間,可以給我們現實得不到的一切。

那個空間,給我們的,不一定是構築在虛幻之上的虛幻,反而是更真實的真實。

故事的教訓是:不要因為你現在看不見,就相信那是不存在的。

11
梁俊棋、插圖:T.T(ig:6mat.t)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更美好的現實 我們為什麼打機?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5/11-2020051508302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