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語・權】有一種戀愛叫無聲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殘障權益

【手語・權】有一種戀愛叫無聲

「我喜歡他有風度,樣樣都好照顧我。」

「她是全聾,人家在說話,她全聽不到。不想她呆坐在一旁,那很寂寞似的,我會把別人說的每句話,都先幫她翻譯一遍。」

LeoSnoopy同是七十後,而二人是怎麼開始拍拖的?兩人都說來很自然,「大家在聾人組織當義工認識的,一班人出席活動,我倆特別投緣,有什麼事情,我們都會先找對方說。」

Leo( 左) 和Snoopy遇上彼此,又慶幸又珍惜。
Leo( 左) 和Snoopy遇上彼此,又慶幸又珍惜。

我們活在同一個世界

從事會計行業的Leo是弱聽人士,他戴上助聽器,再配合讀唇,能大致理解別人的話。

自小就讀主流學校,其實未曾正式學過手語。「讀書時,老師講課,只要轉身背向學生,我就無法看見老師的嘴形,便不知對方說什麼。唯有回家將勤補拙,總要比別人勤力。我是在跟Snoopy拍拖後,她教我手語,我才慢慢學懂一點。」

Leo舉例說,「調景嶺」的手語,就是雙手企掌、前後搖作旗狀。「那是Snoopy告訴我的。」

兩人情投意合,羨煞旁人。不過他們說,聾人圈子很小,怕是非多,所以只低調地發展地下情。

「好像AB拍拖,大家若果知道了,一天分手的話,繼續在同一圈子活動,就會十分尷尬。」Leo說。

Leo溫和敦厚,有些靦腆。Snoopy活潑開朗,時常令Leo笑開懷。「我中小學讀男校,大專時亦只羣男仔堆,沒有怎麼結識過女孩子。直至認識Snoopy,每次見她就打從心底快樂,不知是什麼原因呢。」說罷,兩人相視而笑。

兩人如何促膝談心?手語、讀唇、表情、動作、WhatsApp、寫紙仔,通通都有,但最重要是,兩人感到彼此活在同一世界,能夠相知相愛。

Snoopy喜歡Leo的細心
Snoopy喜歡Leo的細心

辛苦路不想延至下一代

Leo理解Snoopy的聽力情況, 他形容好像有兩隻怪獸注入了她的左右耳,只聽到兩隻怪獸跟她說話 。「她讀書時,如果學發音不準就要留堂。可是她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怎能發音準確?」他接着又說:「她做文員,主要負責資料輸入工作。很多時老闆也會刻意壓低聾人的工資,給出的理由是,他們不能接聽電話,因而與其他人的待遇有分別 。」

分別問二人,平時最喜歡和對方一起做什麼?他們的答案倒是並無二致:喜歡一起去四處走走看,行商場、看戲吃飯,還有去Snoopy的主題餐廳,「因為她真的很喜歡Snoopy !」

兩人決定下個月結婚。

兩人合作打了一個「結婚」手語
兩人合作打了一個「結婚」手語

「那天我在中環碼頭的摩天輪下,突然跪下,送上戒指向她求婚。」而婚禮籌備一年,禮服、酒席、請帖,已經準備就緒。

「媽媽知道了,說好,快點嫁出去,不用擔心。」Snoopy說,她父母不會手語,從小到大只見父母的嘴巴開開合合,很少和家人閒話家常或談心事,好多時,也只能找略懂手語的哥哥或姊姊傳話。

婚後沒有計劃要生孩子?

「沒有。如果孩子是健聽,他又不打手語,我們很難教導和溝通。如果孩子是聾人,又不想孩子走辛苦的路。」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殘障權益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9/hand4-cover-202009150417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