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完又點】凌晨四點,好想好想食一個麵包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戒有時・不戒有時

【戒完又點】凌晨四點,好想好想食一個麵包

#雞尾包 #菠蘿包 #自家製 #法包 #酸種包 #發酵 #方包 #鬆軟 #麥包 #為何深夜總是餓

九宮格畫面,每一格都是麵包。她想,不如待會早一點起牀,去尖沙咀買個火腿芝士法包才返土瓜灣公司。

忽爾,其中三格變成碌架牀頂。樂怡回魂,看看時鐘,是凌晨4點。

「死啦,我係咪黐咗線,點解我唔眼瞓,仲會想食包?」樂怡內心在狂飆。

那一刻,她才發現,過去半年,她上了麵包癮。

quit-004

從戒掉了吃麵包開始說起

樂怡原本是飯桶,幾年前去歐洲交流,曾經覺得只能食麵包的話會餓死。半年內,一個人吞掉三包5公斤米。樂怡與麵包的緣份,是回港後才開始。從此以後,一個飯桶,竟然對米飯的需求跌到零。

半年前,工作壓力大增,樂怡不時靠放零食在口減壓。那時公司樓下有麵包舖,慢慢成了她的茶點室。食啊食,啊,上了癮,一於少理,照食可也。菠蘿包、腸仔包,甚至饅頭,總之是麵粉做,就可以放入口。「我喜歡麵粉那種煙韌,沒有其他食物可以取代。」紅薯粉、芋圓、米線,通通都給比下去。

工作壓力最大的時候,樂怡濕疹發作得最嚴重,也是她麵包吃得最瘋狂的日子。有朋友介紹她做敏感測試,意外地解開困擾她二十多年的濕疹之謎,答案是她有麩質不耐症,也就是說,所有小麥製品,都是她的致敏原。

患有濕疹廿多年,戒過紅肉戒過海鮮戒過雞蛋食埋中藥──面上始終有一塊小小濕疹久久不散。樂怡本來已經放棄治療,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態去戒掉麵包。兩個星期,得咗。

從天人交戰到平常心

「我終於明白點解戒煙咁辛苦!」樂怡感嘆,似有一種千帆過盡的領悟。「當麵包變成一種癮,就不再是可有可無的茶點,而是維持生命的必需品。」工作到一半,頭髮已經抓得一片凌亂──「不如食個包啦」/「唔食得」;「不如食塊餅啦」/「唔食得」。

quit-005

「戒掉麵包,我覺得失去人生樂趣。」那時,樂怡才發現,原來自己的人生樂趣,很多來自食物。美食除了帶來味覺的滿足感,還帶來了嗅覺和視覺上的滿足感。「另一個意外收穫,是發現自己的意志力比較薄弱。」戒掉麵包兩星期,不久之後就因為一次旅行而破戒。「破戒的感覺不好受,我決定讓自己按情況決定食唔食。」

面上那塊濕疹,樂怡已經知道藥方──搽類固醇,戒麵包,兩日,一定好。「假如我知道自己某一日要好靚見人,我會控制到。」於是,樂怡在心中設下一把天秤,平衡麵包帶來的快樂,以及濕疹帶來的痕癢。遇上心情愉快,工作輕鬆的日子,她會容許自己食麵包;跌入情緒黑洞,或者工作有壓力,她會拒絕麵包的誘惑。

「最難拿捏的狀態,是我知道自己心情低落,而麵包能夠令我開心一陣子。」怎麼辦?「每一次想食麵包,會先同自己溝通一次。」以前想食就食,是本能反應;現在樂怡會問自己多一個問題──為什麼突然需要這個包?

答案可能好簡單,只是無聊,想找件事情,打發一下時間。正如放煙break一樣,重點不在吸入尼古丁,而是吸入一口新鮮空氣。

──食麵包只是心癮,食完會有濕疹,不如唔好食啦?

──但我真係想食喎?

──就算食,都要食好啲,唔好買腸仔包呀下。

Deal。成交。

*鳴謝:Eric、Sylvia、Jacky @ Silence Theatre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戒有時・不戒有時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quit-004-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