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私家偵探】新丁偵探喬裝快遞員 跟蹤當行街shopping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我要做私家偵探】新丁偵探喬裝快遞員 跟蹤當行街shopping

近年多了不少年輕且高學歷的大學生加入,當中不乏電子工程和電腦專科的碩士、博士,因為對電腦儀器設備熟悉的更為吃香。受過良好教育的偵探,語言和邏輯思維有優勢,跟進「高端」案件。

一間大規模私家偵探社的調查主任廖嘉楠表示,該公司有九間分社,共五十多人,新入行年齡集中在廿三到三十歲之間。這行業向來容易吸引年輕人,因為刺激又有挑戰性,而查探 不同案件又有不同體驗。

不過,她透露,這行辛苦,流動率亦頗高,「未必是想像中那麼好玩,並非個個都是柯南,大家被卡通片和電影誤導了。其實工作也會很沉悶,攝氏三十二度站在戶外等十多個小時,滋味並不好受!」

「這行業通常以年輕人為主力,從十八到四十歲,畢竟私家偵探在許多人心中有神秘感,破案具挑戰性和成功感。」私家偵探負責人、資深偵探張大偉說,查案離不開資料搜尋,當 今年輕人善於玩電腦和手機,熟悉網絡,搜集資料得心應手。但要降低人才流動率,就要「養得起」他們,入行「起步價」大概月薪一萬;做五年,如果出色,月薪六、七萬並不出 奇,組長級別的甚至月薪十萬!

入行不久的偵探新丁,往往工作熱情高漲,目標不約而同,都是提高破案率!

跟蹤當行街shopping

「跟蹤就當平時行街shopping一樣,只不過你是跟住一個人去shopping而已。」二十歲的Ringo穿着短裙,紮起馬尾,脣紅齒白,兩眼活潑澄澈,令人感到青春逼人。

她入行一年了。去年她上網搜索調解員資料,無意中看到偵探社的招聘消息,十分好奇。「有的偵探社很黑暗,寫明提供第三者服務!我見有一個全女班的偵探社,網頁設計挺正氣的,就寄CV去。」

當她被錄取時,媽媽還說:「你加油!」父母都支持她入行。

「身邊無人做過這行, 好像『幾型』, 挺特別。辦公室工作要坐定定, 太悶, 我喜歡多走動。我曾經想當警察, 但又覺得太多框架; 做消防員隨時變燒豬, 所以當私家偵探挺好的。」她說,做私家偵探其實不辛苦,但前期收集資料例如看目標人物的facebook了解生活模式、視察現場環境有多少個出口等,這些過程有點「難熬」,因為她總是迫不及待只想快點action !

「小姐,外賣到啦。」 Ringo換上一件茶餐廳的外賣衣服,語氣和表情都似模似樣,她很享受做臥底的體驗。

Ringo認為跟蹤就當平時行街shopping一樣,只不過是跟住 目標人物去shopping。
Ringo認為跟蹤就當平時行街shopping一樣,只不過是跟住 目標人物去shopping。

一對中產家庭的父母想查十七歲女兒小Y(化名)為何經常夜歸。Ringo和團隊跟蹤她上學放學。「她戴着黑框眼鏡,紮起馬尾,一看就是純品斯文乖乖女呀。」

一連數天都沒什麼特別。

直到禮拜五放學,她卻像變成另外一 個人:黑絲襪短褲高跟鞋,deep V少布上衣,放下長髮,濃妝艷抹。「我心想,化妝不適合你呀,妹妹!」 Ringo跟蹤她到旺角,見她與幾個「MK仔」會合,男仔頭髮染成五顏六色,紋身。他們入機舖,又去吃自助壽司。

後來跟進了一間樓上吧,隔着幾張枱喝東西繼續觀察,但見小Y和朋友玩得很high,突然有人拿出一把「丸仔」,小Y撿了一粒想都不想就塞進嘴裏,後來還爆粗口和抽煙。「我們驚呆了,哇,你不用這樣作賤自己吧?」見時機成熟,Ringo就坐過去:「見你們玩得這麼開心,一起玩啦!」散場前完成了最重要的任務:「抄 牌」拿電話。

之後幾個禮拜,Ringo約小Y見了幾次喝東西。熟絡後便問她:「第一次見你時你吃的是什麼呀,別告訴我吃的是感冒藥喔?」小Y支吾以對。Ringo追問:「你有什麼心事嗎?」小Y終於告訴她:「我好想做空姐,但父母想我做律師,我希望去外國參加working holiday,他們又不肯。」

「我覺得她好可惜,替她擔心。」Ringo陪伴了她一段時間,close case後便漸漸淡出。

做臥底見到不少親子間的矛盾。「我很慶幸自己與父母溝通順暢。」

Ringo說,做私家偵探後學習到對很 多事情不能太主觀。比如香港富二代男孩與內地女孩拍拖,住在「二奶村」,不能一口咬定他被騙錢。最終查出兩個人踏踏實實一起開服裝店過日子。但一些平時在臉書頻頻分享幸福家庭照的「好男人」卻暗地裏出去「偷食」。

朋友對她當了私家偵探半信半疑。「問我平時查什麼,我說,柯南查什麼我就查什麼咯!他們以為偵探就是捉姦,有捉姦就有偵探!」

翻垃圾袋的滋味

「提到私家偵探,外人通常會問:很危險嗎?捉姦嗎?其實商業案件佔一半,例如律師樓打官司要找線索,建築商查騙工傷,地產公司尋人⋯⋯」 Clarence從澳洲讀完大學返港便入職偵探社的營業部,負責客戶服務,計劃調查方案,以商業個案為主,職位是「資深商業顧問」。

「外人覺得偵探好神秘,其實我覺得沒什麼神秘。我的工作範疇主要是為客人搜證,把最真實的事情記錄和轉達,涉及大量溝通的工作。最大樂趣就是幫人找到答案,很有滿足感的!及時的安慰也不可忽視,分分鐘可救人一命。客人說起不開心的事,一哭就是兩三個小時,需要聆聽。」 星期天凌晨十二點,他還在和客戶溝通案情。工作時間很長,平均每天十多小時,且24小時on call。

當行動組跟丟了目標人物,Clarence便透過社交網絡配合前線,「很多人會不斷在社交網站『打卡』自爆行蹤,照片中一 些有特色的餐牌、杯子可以透露很多蛛絲馬迹。」

Clarence認為當私家偵探最大樂趣就是幫人找到答案,很有滿足感!
Clarence認為當私家偵探最大樂趣就是幫人找到答案,很有滿足感!

有一位母親擔心女兒被騙,委託他們查女兒男友底細,人物資料卻只有英文姓名和公司地址,沒有照片。資料不足難以着手,Clarence便自發到目標人物辦公室偷偷翻垃圾袋,搜出一張收貨單,發現目標的中文名、電話職位等。

斯文白淨的Clarence,說話慢條斯理。第一次翻開垃圾桶有什麼感受?

「當時既緊張又期待,一方面怕被人發現和追問,另一方面又希望能撿到有用的資料。原來有時別人所謂的廢物,竟對自己很重要!」

如果剛好被撞見,怎麼應對?他事前在腦海裏演練過多次。「重點是要保持淡定和友善。」他準備好一本雜誌,一旦被發現,就說是撿來看⋯⋯

也許是職業病,他搭地鐵時會有意無意看到別人在手機輸入密碼。「我會警醒自己,別人也可以這樣查我的。絕不可將手機假於人手,facebook發布內容更加小心謹慎,加強隱私保護⋯⋯」

「曾想過去做紀律部隊, 但需要過五關斬六將, 投考時間太長了, 於是先選擇其他工種。我平時注重細節,對事情來龍去脈感興趣,私家偵探挺適合我。」說起工作,他臉上洋溢著滿足感。

入行後,他常勸喻朋友不要做虧心事。有時知道朋友有第三者或請病假出來 玩,心情矛盾。「我不會做出破壞友誼且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但會自責是否缺乏正義感?好似一名警察知道朋友或親友犯案那樣。」

會否以此作為終生事業?他坦言還不知道。「如果香港偵探業像美國一樣需要拿專業資格和牌照等就更好了!」

跟蹤成自然

如果說營業部的Clarence「主內」,那麼行動組的調查員Eric就是「主外」,目前主要做跟蹤工作。他並沒有向朋友透露自己做私家偵探,「我只說是普通文員。免得人家一直問長問短嘛。」

26歲的皮膚黝黑的Eric看起來幹勁十足,他每天都很期待上班,「前一天就在等通知,又跟什麼案子,是什麼故事呢?」

大學畢業,入行三個月,一切躍躍欲試。「以前想當警察, 想幫人,但我在內地上大學的學歷不獲認受。心中有這份熱忱,做私家偵探可以發揮到正義感。」他很喜歡這份新工作。

「別人在明,我在暗。與整個團隊一起查案真的很開心。」他特別熱衷做捉姦案,蒐集到目標人物和第三者一起時會很振奮,「幫受委屈的一方捉到『賤人』,很有滿足感。」

Eric每天雀躍期待出動查案。

跟蹤,最辛苦的部分便是等待。Eric 試過等一個目標人物,在門口站了八個小時。「除了盯着出口,不可做其他事。只好一直在想,目標人物出來會做什麼,下一步會做什麼?附近有無巴士或者地鐵⋯⋯」

跟蹤時被發現怎辦?「繼續大方逛街啦,不需要躲避的,因為我只是來逛街嘛,愈自然愈好。其實一個正常人不會知道有人跟蹤他的!」Eric說得胸有成竹。

曾有來自時裝界的委託人希望調查競爭對手資料,Eric喬裝成快遞員上門送文件,不慌不忙用藍牙攝錄機偷拍了公司的大致情況。第一次角色扮演,緊張嗎?

「沒什麼緊張,我真的是來送文件的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05-erc140515yimin-106-202004230412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