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私家偵探】私家偵探老行尊張大偉: 調查伴侶大多數人只想要一個「知」字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我要做私家偵探】私家偵探老行尊張大偉: 調查伴侶大多數人只想要一個「知」字

年輕人因為喜愛挑戰而加入私家偵探行業, 其實與老一輩偵探的心態並無二致,入行查案的好奇心和滿足感未因時代而改變。

「我對古靈精怪的事情一向很好奇。」年 近六十歲的張大偉開私家偵探社三十多年,更被視為業內高科技偷拍及竊聽的先鋒。雖說如今處於半退休狀態,但三不五時還會親力親為查案。

他將偵探作為終生事業,除了好奇心驅使,更坦言「在這行得到了一點名利,挑戰大、 滿足感大,兩餐無憂,生活優質,兒子讀完博士了。」

張大偉這個名字,在私家偵探行業內幾乎無人不知。打滾三十多年,黑白兩道都有交情,偵探社亦充滿了傳統色彩。
張大偉這個名字,在私家偵探行業內幾乎無人不知。打滾三十多年,黑白兩道都有交情,偵探社亦充滿了傳統色彩。

查案實錄

這一天,資深私家偵探張大偉要處理一單商業調查。委託人懷疑小股東出賣公司資料,要確認小股東在開會後有沒有將標書帶去見 第三方或者其他行家。記者獲准隨行觀察。

資深偵探親自出動,示範小兒科跟蹤案。
資深偵探親自出動,示範小兒科跟蹤案。
張大偉驅車,助手吉祥帶着一副對講機負責溝通協調。「打手提電話不夠快,但對講機即時通話,快一秒就是一秒。」

記者乘坐的這輛私家車只是做協助,查案主力在另外一部車上。

10:00 am,車子停在牛頭角一處屋邨外,等待目標人物現身。

委託人估計目標人物會在10:30 am出門。

一個小時多過去了,毫無動靜。

「跟蹤是最刺激的部分,但永遠是被動的。等待時最悶,不能看漏眼,要一直盯着一個地方,視覺很容易疲勞,但又不可打瞌睡、看書、發信息⋯⋯」張大偉說, 這行有金句叫「寧棄莫黃」,意思是寧願放棄,也不能令對方發現而產生警覺性。

跟蹤是最刺激的部分,但 永遠是被動的。等待時最 悶,不能看漏眼,要一直 盯着一個地方,視覺很容 易疲勞,但又不可打瞌睡、看書、發信息⋯⋯
跟蹤是最刺激的部分,但 永遠是被動的。等待時最 悶,不能看漏眼,要一直 盯着一個地方,視覺很容 易疲勞,但又不可打瞌睡、看書、發信息⋯⋯

百無聊賴中,攝影師準備去趟洗手間。

「通常有人上廁所,目標人物便很快出現。這是一個咒語。」

果然,十分鐘後對講機傳來一句:「目標出現,紅色T-shirt,牛仔褲,斜背袋。」

眾人精神為之一振。

攝影師三分鐘內歸隊。 「目標已上了的士,車牌號碼為3863⋯⋯」

少喝水,減少去洗手間的次數。
少喝水,減少去洗手間的次數。

11:26 am,張大偉氣定神閒駕車向前,隔着一個車位跟蹤目標人物。

跟了十多分鐘後,恰好遇上紅燈,的士在轉燈前揚長而去了。

「平時我們會衝燈跟到底,但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他要去的地點,前一架車的夥計也一直跟着。」車子繞了另一條路到達目的地。

我們在觀塘一棟工廠大廈附近停車。助手下車確認附近的出口數目,確保所停 位置是必經出口。

又是一陣等待。

12:28 pm,張大偉突然下車,記者以為有料到,原來他從後車廂拿來腰果和巧 克力給大家充飢。

無論何時都要全神貫注。
無論何時都要全神貫注。
等待間隙,充飢保持體能也是必須。
等待間隙,充飢保持體能也是必須。

12:58pm,對講機傳來一聲:「目標出來了,目標出來了。在十字路口剛剛上 了的士。車牌9177。」

12:59 pm,另一輛車的夥計通報:「目標手裏多了一個公文袋。」「收到。」

1:15 pm,目標人物乘搭的的士在葵芳一個商場門口停下。

記者和吉祥一起下車繼續跟進。張大偉則駕車去其他地方辦案了。

只要不心虛,跟車原來可以這麼貼。
只要不心虛,跟車原來可以這麼貼。

走入商場後,我們跟在目標人物身後,他一手提公文包,一手打電話,漫無目的地進出商店。時不時左顧右盼,看上去像在打發時間等人。

目標人物突然轉身,迎面而來。我們 一行三人若無其事繼續「逛街」。

1:35 pm,目標人物在餐廳的露天座位坐下來,低頭看手機。

我們就在大圓柱後面遙遙望着。一位身穿藍色衣服的男人向目標人物走去,兩 人開始交談。

記者環視四周,附近竟有十多人,有一人獨自抽煙,有兩人竊竊私語,有人則 目不轉睛與我們望着同一個方向,到底誰是偵探?

閒雜人等中,分不出誰是路人甲誰是私家偵探。
閒雜人等中,分不出誰是路人甲誰是私家偵探。

終於見有人拿出DV機拍照,另一人做掩護,神色自若。

1:45 pm,吉祥說:「可以收工了。」 原來他們已經將照片發WhatsApp給委託人,證實現在正與目標人物會面的是公司舊夥計。小股東開會後本應將標書送去另外一間公司,而期間亦不應該見任何行家。

當天,除了記者乘搭的私家車,原來還有五名偵探出動!

五人團隊:張大偉說,偵探社跟蹤調查收費是每小時1,000元,內地、澳門工作每小時為1,200元,最低消費每天五個小時。跟蹤隊共五人,一人擔任司機,餘下四名私家偵探則負責攝影、監聽及在跟蹤時互相補位,以免被目標人物發現。

好仔唔當差

拉飛仔是張大偉童年時一大樂趣。他有世叔伯任職警界,當年警隊監管沒有現 在這麼嚴格,他自小就經常出入警署,跟隨長輩出動執法「捉飛仔」。

「幾十年前電話用明線,即使無電話機,靠電話線摩擦也可以打出電話。」張大偉十五歲開始沉迷於電子儀器。「八十年代很流行玩對講機,就像現在玩 facebook、微信般風靡。我隨時自己DIY 裝兩部出來玩,『Over,over,有無人收到?』在荃灣聽到沙田有人回應,已經好開心!」

年輕時的他懂防盜、偷聽,會砌對講機,還會攝影、暗房曬相,有電單車牌和 私家車牌,熟悉賭術和千術,正合適做偵查的事情。

「這些本領對私家偵探這個行業很有幫助。這行業發展空間大、掣肘小,我本身性格有正義感,那時候流行一句『好仔唔當差』,但做私家偵探也像警察般能幫助人,所以自己開偵探社,兼做電子生意,最初經常幫蠱惑仔和警察裝偷聽器。」

偷聽兼追蹤器,有定向天線,用來收聽現場對話。
偷聽兼追蹤器,有定向天線,用來收聽現場對話。

九十年代經常幫人「收數」,七成個案都不需要見債仔。「我們不需要淋油,只是講道理而不恐嚇,靠的就是勾電話線這個強項。」

有一個家住西貢的生意人欠了300萬不還,張大偉竊聽了一段時間電話,了解 其一家人生活模式後,遂約了他岳母聊天,告訴她女婿欠債的事情。「煩到阿媽了,快點搞定它!」借債人的太太給丈夫 施壓了。

用頻譜分析儀,檢測附近是否有針孔鏡頭,可以接收竊聽器,為反偷拍偷聽所用,現在仍有使用。
用頻譜分析儀,檢測附近是否有針孔鏡頭,可以接收竊聽器,為反偷拍偷聽所用,現在仍有使用。

縱橫黑白兩道

張大偉這個名字,在私家偵探行業內幾乎無人不知。打滾三十多年,黑白兩道都有交情。

「幫派社團大佬想查另一半有沒有偷情、高級警司想查子女有沒有吸毒,難道 叫夥計去辦嗎?不想張揚,就來幫襯我。警界、蠱惑仔、律師樓都是我們的常客。」 他的嗓音渾厚而低沉,平靜的語調不會顯現絲毫的情緒變化。

八十年代,西安公安局找張大偉購買竊聽器,圖為私家的傳呼機發射器,不經過Call台,高效縮短通 訊時間。
八十年代,西安公安局找張大偉購買竊聽器,圖為私家的傳呼機發射器,不經過Call台,高效縮短通 訊時間。

「三十多年前入行,做偵探最重要的技能是懂攝影、會開車、熟警例。現在則要求英文、普通話、車牌、熟悉電腦操作、懂得攝錄拍照及後期製作。」張大偉說,大部分偵探社登招聘廣告,都不會列明請調查員,只是寫普通公司請文員,或者說請保安。經電話面試後,覺得應徵者合適,才表露是請偵探。

「做偵探要守得住秘密,人品最重要。」張大偉從不請有做偵探經驗的人,也不請前退休警員,「差人脾氣很容易暴露,大家的查案手法不同,思維不同。他們習慣出師有名⋯⋯」

工作一般朝九晚七,其餘時間要隨時候命。「一張白紙最好。」他喜歡請年輕人,因外勤需要體力,例如跟蹤目標人物時,如果對方突然攔截的士,你要快過他搶到的士,在前面等。

請人還要看相。樣子不要有太明顯特徵,裝扮愈平凡愈易查案,最好是行過你 身邊一百次都認不到的路人甲。

半個演員

張大偉的辦公桌玻璃板下放着不少警長、高級督察的卡片,有的還是回歸前的舊制「皇家香港警務處」職銜。牆上除 了掛着各種破案、識破賭術的錦旗,還有不同官階的警章當裝飾、警界人士送的一面大鏡子,就連胸口戴的「私家偵探」證件,也類似警察證件。

他進出舊式大廈,揚一揚胸前的證件,一副差人架勢對看更說:「老友記,查 案。幫幫手。」大多數看更會立即開門配合。他一身運動服便裝、戴頂鴨舌帽,倒是手腕上的金項鏈、手指上的寶石戒指格外奪目。

張大偉自製的「私家偵 探」證件,也類似警察證件。
張大偉自製的「私家偵 探」證件,也類似警察證件。

「偵探小說裏,福爾摩斯的形象永遠穿着黑白格斗篷外套連帽子,口含煙斗,神情肅穆,查案時手持放大鏡。這純粹是為迎合觀眾口味而設計的虛構形象。在實際的私家偵探行業裏,甚至不可能有固定的形象!」張大偉形容,如果說要偵查的事件是一杯水,偵探的形象是一粒冰塊。無論這冰塊原本的形狀是怎樣,當溶入水裏之後,就沒有人發現它的存在。

「我們永不會是成名的演員,但經常飾演不同的角色,可能是生意人、蠱惑仔、 司機、遊客、風水相士,甚至流浪漢等等。」他年輕時曾混入一間電視台做臥底當臨時演員,查出電視台高層與有黑幫背景的臨記公司私相授受的證據;幾年前又推車仔扮賣老翻袋,為名牌手袋公司刺探冒牌貨的生產基地。

有一次,他為保險公司調查可疑工傷個案,目標人物是巴籍工人,報稱在搬貨 時扭傷腰部,連續放了多個月病假仍未康復。一番追查後,發現工人到佐敦一餐廳外客串做泊車賺錢。

他扮豪客,一連數天駕駛豪華房車到餐廳用膳,刻意將車交由目標人物代泊, 給很多貼士。幾日之後,等目標人物完全放下戒心時,他便駛一輛客貨車前來,假稱要將車上的大電視運往附近大廈,目標人物欣然想賺搬運費,輕鬆將大電視抬起。偵探早已在附近設好攝影器材拍下整個過程。

九十年代經常進出警察局,行蹤神秘。
九十年代經常進出警察局,行蹤神秘。

半個社工

「香港沒有通姦罪,除非要爭撫養權或擔心對方資產轉移,即使要離婚也不需要出軌的證據,因此大多數人的心態只是想要一個『知』字。」多年來,張大偉接手的委託調查,涉及男女關係的調查案件佔生意額半數。委託人多是女士,「她們多半是黯然神傷的一羣。查案之餘,私家偵探有時更要化身心理輔導和社工助委託人解開心結。」

捉姦的旺季通常是節日或假日前後。因個案太多,還要高薪聘請搭檔,例如相 熟的送花工人、餐廳侍應、酒店看更等有查案興趣的非專業人士,他們可提供不少幫助捉姦的寶貴資料。

在查男女關係案件時,他亦看盡人間百態。有次跟蹤一對男女一整天,看他們 進了酒店,等他們出來,以為可以收隊,誰知他們居然不退房;第二天再跟蹤,兩人相約回去酒店吃完早餐流連到中午再退房。也有委託人被冤枉出軌,其實是老婆自己有外遇,情夫出謀劃策,教她假扮丈夫出軌要跳樓,以眼淚欺騙了孩子和所有親戚。

高科技偷拍先鋒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對任何時代的偵探來說,儀器都很重要。

張大偉被視為業內高科技偷拍及竊聽的先鋒。他說,截聽電話是一門複雜技 術,過往受到許多限制,例如經常有外來電波干擾、接收儀器不能與鎖定的目標相距太遠。隨着科技進步,智能手機面世的同時,也推動了截聽技術。

新興的手機監控軟件,植入程式只需五分鐘,手機即被監控,電話紀錄、發送 或接收SMS、電郵等所有資料會即時上載到指定網站,監視者登入網站便可一覽無遺所有資料,包括通訊錄、電話錄音、電郵、圖片、短訊,以至追蹤其身處位置。對方接聽電話時,電話更自動幫拍一張相,透露對方身處的環境。只要撥動對方電話,隨時就可以監聽對方現場對話,好像啟動無限遠的偷聽器。

他透露,裝一套監控軟件要五萬元。「可謂一勞永逸,以前查一個月電話單通 話紀錄要花5,000元。」許多人安裝後將新機當禮物給伴侶。「現代人手提電話不離身;師奶團甚至會讓丈夫吃安全無味的安眠藥,然後深夜上門叫我們安裝。」

長鏡頭相機:現代遠距離拍攝的長鏡頭相機
長鏡頭相機:現代遠距離拍攝的長鏡頭相機
遠距離對講機:裝在車上和公司,方便即時通話,現在仍用。
遠距離對講機:裝在車上和公司,方便即時通話,現在仍用。
現場竊聽器:九十年代沿用至今,火柴盒現場竊聽器(右)及接收器(左),發射得 遠,適用於隱蔽不易被發現的地方, 8,000元左右。偷聽器、偷拍鏡頭等 都以山寨廠生產居多,因為市場小
現場竊聽器:九十年代沿用至今,火柴盒現場竊聽器(右)及接收器(左),發射得 遠,適用於隱蔽不易被發現的地方, 8,000元左右。偷聽器、偷拍鏡頭等 都以山寨廠生產居多,因為市場小。
GSM汽車追蹤器:地牢也不會斷線,現在盛行。
GSM汽車追蹤器:地牢也不會斷線,現在盛行。
藍燈閃燈:查案時趕時間,裝藍燈閃燈,方便飛車。張大偉說,被捕 的話,觸犯「不適當使用交 通燈號」,不算冒警。
藍燈閃燈:查案時趕時間,裝藍燈閃燈,方便飛車。張大偉說,被捕 的話,觸犯「不適當使用交 通燈號」,不算冒警。
煙盒針孔攝錄機:在電影中出現,現在仍流行。
煙盒針孔攝錄機:在電影中出現,現在仍流行。
紅外線感應器:實際上用於偷拍,現在盛行。
紅外線感應器:實際上用於偷拍,現在盛行。
收音錄音機:1980年代中,700元一部從台灣買 回來的日本收音機連錄音機。當時買了100部,FM 76-108 MHz香港少用,不會輕易被人收聽到。配合自製的偷聽器,可以聲控現場收音,有人說話才錄音。
收音錄音機:1980年代中,700元一部從台灣買 回來的日本收音機連錄音機。當時買了100部,FM 76-108 MHz香港少用,不會輕易被人收聽到。配合自製的偷聽器,可以聲控現場收音,有人說話才錄音。
針孔鏡頭:現在用的先進設備。螺絲及鈕扣形狀的針孔鏡頭,配合無線接收 器,亦可以同時錄影,又是顯示器,畫質高清。價錢約五萬元。
針孔鏡頭:現在用的先進設備。螺絲及鈕扣形狀的針孔鏡頭,配合無線接收 器,亦可以同時錄影,又是顯示器,畫質高清。價錢約五萬元。

尋人尋出故事

尋人是張大偉最常處理的個案之一。 翻開報章,差不多每天都有尋人啟事。「其實尋人成功率只有三成。」張大偉說,尋人每宗要虧500元,一個月虧一萬五,還落得「找不到人」的劣績。他乾脆標明尋人收費4,000元,找不到就不收錢。

「因為有人真的有需要,有人真的會找到。」他難忘二十多年前,有位廿餘歲、臉色頗蒼白、溫文有禮的男子「浩」託他尋找中學時期的女友同學的下落,因三年前女友去澳洲讀書,二人別時山盟海誓,一直頻密通信和電話。但一年多來,「浩」 經常因病入住醫院,故書信電話間斷了。他寄給她的掛號信沒有人收、電話沒有人接聽、無法聯絡。

「浩」生怕她出了事。

張大偉從「浩」的舊同學處逐一打聽,查到女友已經返港,跟蹤後發現她身旁有 一位親密男友!張大偉派人角色扮演「浩」 的表哥,與女孩對答,方知她即將返回澳洲結婚和定居,不想再見「浩」了⋯⋯張大偉將照片和錄音帶去彙報給委託人,卻驚覺「浩」當年入住的就是照顧癌病末期病人的南朗醫院。

「我找不到她,調查訂金退還給你吧!」張大偉沉重地說。

「浩」一臉失落,哽咽說:「張先生,我患的骨癌已擴散,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知道她平安的消息,否則不能眼閉!如果她對我變了心,我反而好過,可以安心。但請勿告訴她我已死,免她難過⋯⋯」

張大偉不忍隱瞞事實,將調查證物給了他。聽罷錄音內容、看了相片,「浩」滴着淚微笑。張大偉接連數天到醫院探他,直至他安詳離開人世。

導演母女重遇

有一位年僅十四歲的少女,原本是個乖乖女,成績名列前茅。中三那年,家人 發現她因拍拖而無心向學。媽媽決意棒打鴛鴦,爭吵之間打了女兒一巴掌。少女一怒之下離家出走,母親以為她只是一時反叛,很快便會鳥倦知還,怎知五年來音信全無。

臨近中秋節,這位母親找張大偉尋女兒,「兩母女怎麼會有仇口呢,我只想知道她究竟是生是死。」

五天後,張大偉查到她住沙田,在中環工作,並已結婚,丈夫正是當年跟她兩 小無猜的那個男孩,二人孩子都生了。

母親看過女兒的近照後,激動得熱淚盈眶,立即想前往相認,張大偉卻提醒說:「你想清楚,女兒會否介意你找私家偵探查她呢?一旦她再搬家,你就再也找不到了。」

張大偉導演了一幕「母女重遇」。先派人到委託人女兒公司樓下監察,安排母 親到附近的餐廳等候出擊。當女兒步出大廈時,母親步出餐廳,二人「巧遇」。重逢相遇那一刻,因鬥氣而分離多年的母女瞬間冰釋前嫌。

為何五年都找不到,五天內卻找到了呢?

「其實說出來就不值錢了!只要有她的身份證號碼,就可以查到她申請電話的 住址,一跟蹤就知道上班地方了。」這資訊來自線人。「路上維修電話的工人,也可以成為線人呀!」

「因為有人真的有需要,有人真的會找到。」張大偉堅持設辦尋人服務。
「因為有人真的有需要,有人真的會找到。」張大偉堅持處理尋人個案。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17-erc140512yimin-6-2020042304093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