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私家偵探】全女班偵探:怪獸家長委託調查子女 數量與婚外情相若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我要做私家偵探】全女班偵探:怪獸家長委託調查子女 數量與婚外情相若

私家偵探行業一貫陽盛陰衰,以男性作為主導,近年卻愈來愈多女性加入,其中「八十後」女偵探文顯楠突圍而出,一反傳統,創立首間全女班偵探公司。她的高調 宣傳和頻密社會活動,顛覆舊式偵探社的神秘形象,創舉還包括引入「事後專業調解同輔導服務」、舉辦行內大型招聘會、夥拍社福機構舉辦實習計劃等等,甚至還有協助家長查子女陋習,或幫盛女宅男查找伴侶這樣的服務,緊貼時代脈搏。

當文顯楠決定自立門戶開偵探社時,親朋好友都不太看好,更笑她:「偵探公司邊有得做㗎?你不如開間茶餐廳好過!」

開業五年,公司迅速擴張,每年生意穩增兩三成。

如果有人質疑:這麼年輕,行嗎?

28歲的文顯楠立即反駁:「難道請個阿伯就一定行嗎?」

跟蹤有學問

在旺角一個大型購物商場內,文顯楠實地示範跟蹤和偷拍援交少女的技巧。

「如果電梯按了十三樓應該是去餐廳,B1全層是賣鞋和手袋。地面最少有三個出口,地下超市有兩個出口,服裝店內也有幾個出口,有的樓層有幾條扶手電梯⋯⋯這些店舖相連很密集,很容易看漏眼的,總之愈熟悉環境就愈有利。」

與目標人物距離遠了容易跟甩,太近了容易被發現,跟蹤距離正常是十米左右。扶手電梯中間如果隔着途人,就跟貼 一點,否則要拉開一定距離。

難就難在既要保持距離,又要留意細節!「買杯麵與公仔麵,買一小包紙巾還是一整條卷紙,也有差別──可看出是否有個『竇』。」

一組人辦案,誰跟進舖頭,誰跟上電梯,誰跟進餐廳,都要部署好。餐廳和電影院這些重要場景不能放過,最好能買到票坐在目標任務後方,時刻留意肢體動作的細節。

文顯楠衣著打扮很簡潔,看起來幹練俐落。她說,不同場合要配備合適的服飾,有時拖鞋、睡衣都要齊備,甚至帶隻狗──這樣進出私人住宅區可掩人耳目。

各種無線及針孔攝錄機。日常生活用品經過改裝後,充滿了隱蔽性,一般人不容易察覺。
各種無線及針孔攝錄機。日常生活用品經過改裝後,充滿了隱蔽性,一般人不容易察覺。

挑戰道德底線

文顯楠從小便對推理漫畫如《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名偵探柯南》如癡如醉;對《福爾摩斯》小說系列、赤川次郎的推理小說亦愛不釋手。小學寫「我的志願」時,她寫下「偵探」二字。

大學畢業後她誤打誤撞進了家「山寨」私家偵探社,人工六千五。百餘呎的辦公室,一張桌子,一部舊款電視,一部水機,連電腦都無,無人培訓。

第一次和老闆出去跟蹤,還沒搞清到底誰是目標人物,一開口問,老闆就 「噓」她。一頭霧水中,見老闆call了一輛雞記貨van跟車,不一會兒,目標人物消失無蹤。「拍到照片就有人工,拍不到就無人工。」她常被派出去獨自查案,一個人進出工廠大廈、山頂豪宅區,老闆給300元加一張電話卡就派上大陸⋯⋯試過被目標任務發現還搶了相機,無人幫她解圍。

她經常有打退堂鼓的念頭,「想到那些很需要幫忙的委託人,告訴自己不能半途而廢。」就這樣熬了大半年。直到有一件事挑戰了她的道德底線。

一位徬徨的孕婦將僅有的一點積蓄交給偵探社查丈夫婚外情。老闆明明未有外出調查,卻欺騙她已經乘搭飛機去上海查案了,並揚言成本太高,加錢才肯繼續 查,後來竟然慫恿客戶去跟大耳窿借高利貸!「我無法接受這樣騙人生財。我入行是希望可以幫人,不是欺騙他們的血汗錢!」她終於忍不住冒險私底下告訴客戶:「我們公司是騙你的,這是無底深潭, 不要再上當了。」

「雖然心中對前路感到迷惘,但寧可失業,也不能做一個騙人的偵探。」初入行就看到行業腐朽的一面,令她深感失望。辭職後,她輾轉做過幾間偵探社,發現行業生態不太理想。

晉升制度

正當前路茫茫之際,舊客找她查案, 一宗接一宗,終於可以自立門戶。

創建公司,她不惜工本購入歐洲名牌車,租下尖沙咀高級寫字樓,用蘋果電腦,專門度身研製及訂造專業的偵探儀器,「減低被發現的風險,便可提高破案率及加快破案的速度。」

文顯楠希望建立明確的晉升制度。 2012年,她舉辦首個偵探行業招聘會,吸引200人應聘,原計劃請三十人,最終錄取十個。公司內又有明確的薪酬及資歷架構:有十年以上經驗的高級調查主任,月薪由$25,000至$30,000起;五年經驗的調查主任月薪 $20,000起;調查員擁有一年以上經驗者$15,000起;初入行的見習調查員,月薪亦由$10,000至$12,000起⋯⋯

她的公司另一大特色,是全女班。「其實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市場策略。」文顯楠說,觀察力及分析力無疑是破案的關鍵,女性比較細心及觀察入微;且大部分人天生對女性的戒備心低;而女性造型百變,喬裝打扮有更大發揮空間⋯⋯雖說是全女班,但為了確保前線人員安全,行動時一般是四女一男的組合。

文顯楠以全女班為賣點,其實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市場策略。
文顯楠以全女班為賣點,其實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市場策略。
新人入職都要接受培訓,受到客戶委託後,團隊成員必須開會研究調查方向和部署。
新人入職都要接受培訓,受到客戶委託後,團隊成員必須開會研究調查方向和部署。

宅男盛女造就商機

在文顯楠的客戶當中,除了一般常見的個案,近年更多了另一個族羣:盛女和宅男──不善溝通的宅男希望博得心儀女孩的芳心;生怕嫁錯郎的盛女想在最短時間內考證對象的身世,這種本地社會現象竟為偵探社創造了新的商機,令「宅男盛女找伴侶」服務也粉墨登場。

一位不修邊幅的年輕人步入辦公室,「滿面油光,衣服鞋襪都似很久沒洗。」二十多歲的他剛剛被女孩拒絕,咄咄逼人問心儀對象:你為何不喜歡我?他找偵探是想知道這心儀女孩有無男友,喜歡做什麼、吃什麼、放假會去哪裏,應該送什麼禮物給她⋯⋯

「從他的談話方式到外形,他被拒絕也不出奇。」這是一項跟蹤加包裝的服務。文顯楠建議他找一份正當工作,不要日夜「宅」着。

經過一番由外至內的「大改造」,時機成熟後,調查團隊便安排他在女孩上班附近扮偶遇,再約吃午餐,因調查出這女孩喜歡運動型男生,宅男頻頻相約女孩打羽毛球、網球⋯⋯苦心經營一段時間,最終兩人拍拖了。

另一位高收入的美容院老闆三十歲出頭,受過感情重創後,「害怕再受騙」的陰影時刻籠罩着她,即使遇到心儀的人也不敢再投入。她委託文顯楠查對象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是否專一?是否真的有車有樓、工作穩定⋯⋯摸清了這位目標人 物的生活習慣、工作、家庭背景,文顯楠更派臥底與他交朋友,試探其人品。「他確實從事金融業,下班回家休息,沒有夜蒲習慣,周末約朋友去會所運動,性格正派⋯⋯」這位女老闆終於放心沐浴愛河。

鈕扣一樣大的針孔鏡頭。
鈕扣一樣大的針孔鏡頭。

怪獸家長的焦慮

除了宅男盛女,她的客戶中也不乏心急調查子女陋習的家長,公司每年接獲約300宗家長調查子女個案,與婚外情委託數量相若。

「吸毒及援交現象漸趨地下化及隱蔽化,父母難以察覺,即使當面質問,孩子也不會或不敢承認錯誤。」文顯楠透露,父母委託查子女,80%懷疑子女吸毒或援交,而九成個案經調查都證實了家長的懷疑。

偵探熱衷於抽絲剝繭尋找真相,但證據也未必是真相的全部,文顯楠記得有位媽媽驚訝於女兒給自己的家用不斷增加,心生懷疑,不知道她在外面做了什麼壞事。初步跟蹤後發現這十多歲的女孩與成熟男士拍拖,再查,發現她與多位男士都有親密關係,原來是援交!而最終的真相 是,女孩知道家庭經濟不好,不想媽媽辛苦,為幫補家計才去做援交。

一對專業人士的父母求助說,性格孤僻的兒子最近行蹤神秘,不回家吃飯,銀行戶口餘額忽增忽減,擔心他吸毒學壞。文顯楠團隊先查到少年準備搬出去住,跟蹤他到新住宅單位,派同事假意送外賣,發現屋內竟有一位中年婦女。到底二人是什麼關係?

先是查出那婦人有正當職業。少年入住後,「二人幾乎無交流,可排除親戚關係,初步推斷只是分租。他很努力做兼職,每天吃十多、二十元的飯盒,生活規律,精神狀況也完全不像吸毒⋯⋯」真相是父母的管教極端令兒子離家出走──姊姊考上大學,父母常拿來作對比,給兒子過大壓力,更試過禁錮他不讓出門。文顯楠認為,應該從父母方面着手處理,轉介他們接受輔導服務。

跟蹤時,扶手電梯中間如果隔着途人,就跟貼一點,否則要拉開一定距離。
跟蹤時,扶手電梯中間如果隔着途人,就跟貼一點,否則要拉開一定距離。

「民間警察」新形象

「如果純粹為了賺錢,就不會做這一 行。」文顯楠坦言,自己也出身於單親家 庭,很明白欠缺完整家庭的感覺,當初一直琢磨人與人關係出現裂痕,如何補救?父母和子女如何建立好的關係?

「了解真相背後的真相,才有助真正解決問題。」因此她引進專業輔導、調解等跟進服務,顧問團隊包括律師、會計師、 社工、心理專家、教育工作者等。

她堅信,偵探的角色有點像「民間警察」,有社會服務的意味。在慢慢接近真相的過程中,可以用心關懷人與人的關係。調查本質上便是源於不信任,如果破鏡無法重圓,知道真相後,要麼從破碎關係中解脫,要麼積極解決問題,其實是給人生多一種選擇。

挖掘真相的過程有可能會觸及私隱條例,如何避險?「我們不會用非法手段去取證,情況等於記者放蛇一樣,都是在合法範圍下去取證。為了保障客戶私隱,亦必先簽了保密協議;而簽署了保密協議的員工也不得向他人透露案件中相關人士的個人資料。」

文顯楠懷有一份雄心,希望一反偵探界的傳統,提高行業專業度和透明度。「正是因為這個行業黑暗,我想樹立健康的形象。」

雨中等待並非浪漫的事,有時候要苦等數小時。
雨中等待並非浪漫的事,有時候要苦等數小時。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17-erc140508yimin-16-2020042304043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