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工】後記:我們是一樣的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勞動者

【我是女工】後記:我們是一樣的

《電梯姑娘》

電梯上上下下的運行着, 乘坐電梯的人愈來愈多了, 在她的周圍是一些高大的男人女人,我看不見電梯姑娘也感受不到她的氣息。

狹小擁擠的空間被陌生的氣息充塞着, 你已經不知在這裏度過了多少個春秋,也許這是個可以躲避風雨的港口,但同時這是一個讓人遺忘的角落。

青春就消失在這上上下下的鎖鏈中,我看不見飛鳥也看不見天空。在分不清白天和夜晚的空間裏,我看不見星星也看不見太陽。

站在空空蕩蕩的電梯裏,雙腿已不知不覺腫脹麻痺, 此時我多麼希望能夠擁有一把椅子,能夠讓我獲得短暫的喘息和休息。

頭髮在燈光下發着紫紅色的光,姐妹們都說這個顏色很漂亮,我也希望能夠穿上美麗的衣裳, 但是我只能站在這裏讓它擦肩而過。

光滑的四壁依舊被擦得明亮,我看得見的是陌生和冷漠的眼光。我們也有着一樣喜歡唱的那首歌,我們也有着一樣的苦惱一樣的哀傷。

13

「青春就消失在這上上下下的鎖鏈中,我看不見飛鳥也看不見天空。」 這首《電梯姑娘》是音樂唱作人段玉的作品,唱出女性在社會底層受到的不公對待。

反觀自照,這個鎖鏈,很大程度上就是資本主義制度對基層勞動者血 汗的壓榨、生活的奴役,而社會的繁華是無數勞工犧牲生活品質和休息時間得來。無論是中國女工,還是香港基層勞動者,「我們也有着一樣喜歡唱的那首歌,我們也有着一樣的苦惱一樣的哀傷。」

文章選自《明周》2476期封面故事《我是女工》。

本專題獲亞洲出版業協會(SOPA) 「2017年度卓越新聞獎」之「榮譽卓越女性議題報導獎」」(Honorable Mention)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勞動者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3-20200408052118-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