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聽:頌缽聆聽真我的節奏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慢活

【慢】慢聽:頌缽聆聽真我的節奏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 唐.孟浩然

7

二十多個頌缽,大大小小、錯落有致地安放地上。聲療師Jennifer和Jasmine有序地奏響每一個頌缽,在輕重緩急的變化中,低頻的迴盪此起彼伏,沉厚、深遠而悠長的聲響包圍了整個空間,令人聯想到身處浩淼的宇宙。

與頌缽聲共振的時刻,身體有種無邊無際的紓緩和輕盈。

天地萬物都按照自己的振動頻率運動着, 並且互相關聯。

聲音進入五臟六腑

「我還記得第一次聽頌缽的聲音時,腦袋好像reboot了一樣,思緒彷彿停頓了,不對聲音作出判斷,內心好似湖面一樣的清澈。我從未聆聽過一個聲音或曲子有如此懾人的力量。」

自幼接受音樂訓練、對聲音十分敏感的 Jasmine說,與一般樂器不同,頌缽本身就是一個天然樂器,一個聲音中包含很多的泛音, 每個泛音都有高中低音的豐富變化。單敲一下,就是一個或數個主音,聲音不斷迴盪,有很多層次,會給心靈很大的空間。「感覺強烈時,可以感受到五臟六腑都在震動,身體和周圍的空氣也在震動。」

Jasmine(左)和Jennifer 用頌缽引領都市人打破 用腦袋分析的習慣,單 純地聽從內心的需要, 回歸真我。
Jasmine(左)和Jennifer用頌缽引領都市人打破用腦袋分析的習慣,單純地聽從內心的需要,回歸真我。

Jennifer往頌缽裝了水,以磨缽棒在缽口邊緣徐徐轉動。缽中的水激烈震動,濺起小水花,頌缽聲與水聲一唱一和,似在歡歌,難怪又叫”singing bowl”。每一次轉動或敲擊,水紋和細波圖形都不同,每一聲都可以「看」得見,每一聲都不一樣。

屏息凝視,小缽從發出聲響到消失,大概三十秒;而大缽的餘響長達兩分鐘。

急躁的耳朵,又怎麼能捕捉到這聲音的綿長?

每一次轉動或敲擊,水紋和細波圖形都不同每一聲都可以「看」得見,每一聲都不一樣。
每一次轉動或敲擊,水紋和細波圖形都不同每一聲都可以「看」得見,每一聲都不一樣。

Jennifer和Jasmine原本是商界典型的職場女性,三年前與頌缽相遇,並拜師於國際頌缽大師Hans de Back門下,而後轉行成為全職聲療師。經過歷練,不僅傾聽自己的內在的聲音,也聆聽到他人的煩惱。

「頌缽教會我打破用腦袋分析的習慣,不加以思考,只是單純地聽從內心的需要。」 Jennifer說,她也一度迷失在爭分奪秒的慣性中。說話快到沒有逗號,急到來不及換氣呼吸。「一心急,走在路上會見到很多障礙物, 感到人人在擋路。其實心緩和了,一切反而暢通無阻。」

聆聽是一種修煉

Jennifer觀察到,很多時候,城市人並沒有真正在「聆聽」。例如聽別人說話時只留意對方的字句,聽不到語氣和感情;在大自然中顧着說話或看手機,聽不到蛙叫蟲鳴。她認為聲音是有顏色的,高高低低的聲響,對應着深深淺淺的顏色。聽得更多,看得更多。

她說,平日練習細微地傾聽,學習聽到外界的聲音,從而慢慢聽到身體的聲音,例如自己的心跳、呼吸。聆聽聲音時不帶批判,可以為我們創造更大的空間,深入的觀察,從而認識每件事的真實面目。

10

工作正是都市人最大壓力來源,想在工作中慢下來是有難度的。

「快不等於效率,慢中有快,平衡反而能夠增強觀察力、專注力、記憶力及創意,這些才能真正提升工作效率。」Jennifer開始工作前或者忙得頭昏腦脹時,總給自己停下來閉上雙眼深呼吸一分鐘,什麼也不想,專注感覺自己舒適的節奏,而後回到工作上,往往事半功倍。

「咀嚼」聲音

搭地鐵的時候,Jasmine很自然會打開耳朵聆聽周圍的聲音。她說,起初只會聽到乘客熙來攘往的噪音,但當再細心留意的時候,能夠聽到人與人擦肩而過時衣服觸碰磨擦的聲 音,不同人走路時不同的腳步聲,甚至不同人在傾談時的語氣……

11

「原來聽到的和眼看到的有時會有很不一樣的感覺!用耳朵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可以進一步認識自己。」以吃東西為例,飯碗和筷子觸碰的聲音,咀嚼的聲音,吞下食物的聲音都可以清晰聽到。就這樣,從聲音聽出不同動作 的節奏;繼而了解每一件事的節奏;進而了解自己的節奏,她對自己的內在也愈來愈誠實。

「當我了解節奏之後,我可以選擇調整。」從聆聽外界聲音的節奏開始, 漸漸懂得掌握人生的節奏。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慢活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3-20200418032502-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