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一場文學 × 戲劇 × 電影的實驗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一場文學 × 戲劇 × 電影的實驗

19.11.2021
zka03530

從文學到戲劇到電影的跨媒介轉換,先導者是英美兩大劇院開創的劇場電影。進入後疫情時代,將現場演出製作成電影版或錄影版,似乎是無可避免的必然趨勢。愛麗絲劇場實驗室上月應洲立影藝MCL邀請舉辦《陳恆輝劇場作品影畫展》,於K11 Art House放映「經典文學三部曲」。原定每劇只播一場,在觀眾熱烈回響下,導演陳恆輝決定加開兩場《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首場次舉辦映後分享會,延續文學、戲劇與電影交疊的餘韻。

陳恆輝是電影迷,今次製作劇場電影拉近了他與電影的距離,至於再下一步,他笑說可能是實驗電影。
陳恆輝是電影迷,今次製作劇場電影拉近了他與電影的距離,至於再下一步,他笑說可能是實驗電影。

首次將劇作帶入影院,身為電影迷的陳恆輝自言有點興奮,「中學時期開始看電影,做劇場導演前曾經想過做電影導演。」錯過電影世界,卻在戲劇界一舉成名,2008年執導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勇奪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悲劇/正劇)、最佳音響設計、最佳化妝造型及十大最受歡迎劇目獎;同時於第一屆香港小劇場獎獲最佳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舞台效果、最佳整體演出等多個獎項,作品先後於上海、 北京、澳門、台灣八度重演。

平衡劇場與電影風格

今年MCL邀請合作,陳恆輝以《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配搭兩齣新作《暴風雨》及《一齣如夢幻的戲劇》,組成「經典文學三部曲」在大銀幕上映。新作在公演時已製成錄像版,唯獨《卡夫卡的七個箱子》錄像版早在2017年拍攝,質素未如理想,陳恆輝索性在今年8月演出一場,順勢重拍。「我與錄像導演一起研究角度、分鏡,花了很多心思和時間。其中一幕布勞德被追逐的戲,觀眾在劇場只見演員從台右追至台左,再從後台繞圈出來,但攝錄時鏡頭一直跟在演員身後,追入後台再追出前台,結合了劇場和電影感覺。」儘管拍攝手法不同,角色在演繹上仍保留劇場神髓,「我稱之為放大,演員需要大嗌時,不會因面對鏡頭而壓低聲音,否則便失去了我們的劇場風格。」

剪片交由錄像導演操刀,本來對劇作熟悉不過的陳恆輝,看到試片竟有種新鮮感,「在舞台上我喜歡製造multifocus的效果,主角在前面爭吵,後面右左可能各有其他事件發生,舞台很大,觀眾可以選擇看不同位置,但變成影像,畫面只有一個,選取甚麼畫面根據錄像導演觀看整齣劇後的個人觀感決定,有時他的角度並非我的立場,這對我來說都是有趣的新體驗。」

zka02888
lam01300

從文學到舞台精讀

陳恆輝笑言是上一代的文青,中學時迷上卡夫卡,成為劇場導演後不忘好書推介,以編作劇場(Devising Theatre)形式與演員一同創作,透過小說、書信、傳記探索有關卡夫卡的人與事,再整合構建成現時的表演形式,他形容為「舞台精讀版」。「中學時喜歡卡夫卡的文筆與奇幻想像,成長後發覺所謂的『奇幻想像』原來好近好貼身,十幾年來一直有不同感受。很多人說卡夫卡的作品艱澀,我們希望可以作為橋樑,讓大眾多接觸文學。」

從2008年創作《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以來,陳恆輝和一眾演員一起成長,不變的是大家心中依然對卡夫卡有濃烈的感情。
從2008年創作《卡夫卡的七個箱子》以來,陳恆輝和一眾演員一起成長,不變的是大家心中依然對卡夫卡有濃烈的感情。

如果舞台上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是文學的精讀,電影院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可能是劇場的精讀。根據十月首次上映時的觀察,觀眾當中有舞台劇常客,也有卡夫卡的書迷,「有些觀眾從未入劇場看過我的作品,單純因文學而來,但看過後覺得新奇,若日後重演又會再入劇場觀看舞台版,這是我們最期望看到的跨媒介互動。」

「陳恆輝劇場作品影畫展」之《卡夫卡的七個箱子》加開11月26日及12月3日兩場。
「陳恆輝劇場作品影畫展」之《卡夫卡的七個箱子》加開11月26日及12月3日兩場。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劇作多以文學為本,印刷精美的導讀手冊鞏固觀眾對劇作的認識。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劇作多以文學為本,印刷精美的導讀手冊鞏固觀眾對劇作的認識。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日期:2021年11月26日、12月3日
時間:晚上7時30分
地點:K11 Art House
查詢: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Facebook / Instagram  專頁 / 9544 3653

(資料由客戶提供)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