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OK?嗯,OK!》展覽 擁抱休學青年的情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唔OK?嗯,OK!》展覽 擁抱休學青年的情緒

k210730jaedus-096_maxwidth_1200_maxheight_800_ppi_300_quality_100

只有品學兼優才值得讚賞?真正的夢想,只能藏於心裏?摔得遍體鱗傷後,必須急著站起來?

這堆問題,一直藏在一些年輕人的心裏。三年前,香港小童群益會展開了「攜晴@社區」計劃,邀請受情緒困擾的休學青年,落中心參與手工藝和運動工作坊,梳理情緒,分享故事。是次主辦「唔OK?嗯,OK!」展覽,請來藝術家徐痴筋和八位年輕藝術家,透過藝術裝置和畫作,讓大家了解他們的想法,去告訴大家,所有「不OK」的情緒、「不OK」的特質,其實都是OK的。

身為主要藝術家,徐痴筋親自落組聆聽休學青年的心聲,再以插畫和裝置藝術作為媒介,當作禮物送給年輕人。其中一份作品叫《我的珍藏》,以日常物品展示不同情緒,有一格叫「忘了」,膠袋裝著擦膠碎:原來有些事你以為擦掉了,其實還在,需要包容。

如同〈It’s OK To Be Sad〉的歌詞:「難受是對的 / 逃避是錯的」、「如承認那痛苦能延續你心跳 / 就靠它撐腰」。

ok5

擁抱「衰衰地」的人生

踏入合舍,右邊白牆貼了三十六張飄揚的牛油紙,上面印有QR Code和簡單句子。一張紙,就是一首歌,蘊藏一位青年的心聲。參觀者可以選句感興趣的,邊走邊聽青年的心聲。環顧四週,作品畫風麻甩搞笑,卻具有童趣,一如徐痴筋的自我介紹:「我的創作樣衰衰,和人生一樣好多時都衰衰地。」

筆下的休學年輕人,都陷入過「衰衰地」的空窗期。那些情緒壓力,或是來自外在環境,更多時源自身邊人。《粘花》靈感源自被校園欺凌的女孩,渾身傷痕,但膠布冒生出花,垂吊著韆鞦,寓意帶傷去撫平別人的疤。《畢業禮物》是塊粗糙的石頭,將受過的傷痛、心理障礙,真真切切地放於人前。《放空旅人》說的是個自覺生錯時代的男生,當其他人幻想發達,他只想開一家懷舊士多,放慢腳步,售賣人情味,卻被笑老套脫節。牆上的時光機,就是徐痴筋想送他的禮物,讓他從課室書桌,轉移到佈滿薯片和吹波糖的小天地。

這個夢之所以艱難,是因為社會愛鬥快鬥叻鬥外向鬥高分。有位男生分享時,靦腆得整副眼鏡都起霧了,卻說得更自在。徐痴筋發現,原來社交距離才是內向者安心之處,便配搭口罩和間板,轉化成作品《正好》。「世界推崇外向者,但細膩的特質也值得欣賞。」她在木櫃上擺放「內向非常,舉世無雙」錦旗、「默默替受傷同學擔心比賽」獎盃、「敢言之星」獎牌、「全港平凡大使」綬帶等,褒獎那些溫柔細心的孩子;牆角的小畫作,則是年輕人隱匿心中的問題,帶點幽默,讓人會心微笑。

+6

給成年人的提醒

「雖然作品由休學青年出發,但背後是想提醒成年人,要好好理解彼此的情緒。」十三件作品,加上八位藝術家的掛畫、關於兒童和情緒的繪本,就是一個治癒之旅。她說,自己用了兩個月準備,但幕後功臣是社工。《365》是一座插針的橋,兩端站著大人和小孩,紅線穿到一半,一切待續。大人可以是家長,是老師,也可以是社工。香港小童群益會的社工指著雕塑笑言:「有時都會卡住,但只要耐心陪伴,讓他們發展自己的興趣,就可以一步一步打開心扉。」

徐痴筋憶起一位十五歲的女生,在她眼裏,人類都是醜陋的,世上只有貓狗值得依靠,常埋首書堆,叩問世界何時毀滅。開組時,當焦點落在他人身上,她就會氣鼓鼓地舉手,緊張地爭著發言。在他人的眼中,這大概是不懂禮貌的惡行。但細問之下,原來她自小缺乏家庭的愛,她最想要的,只是有人看一看她,聽她說些無聊事,為她梳頭辮髮。徐痴筋恍然,很多時候大人只看表象,而不見內心。

於是徐痴筋搬來一堆書籍,用厚厚的書本堆疊成一個小山丘,插一塊「當世界將完結時」的牌子,中間留有一個洞。洞裏面是什麼?走近一點,往下看,就會找到讓答案⋯⋯

ok7

兩隻貓狗、兩點燭光、一句話:「當世界將完結時,你還有我們與你乾杯、給你抱。」

 

《「唔OK?嗯,OK!》展覽
日期:即日至8月8日
時間:12nn - 7pm(逢星期二休息)
地點:深水埗大南街186號地下 合舍

主要藝術家:徐痴筋 tsuichigun
參與藝術家(按英文字母順序排列):亞囉哈滑沙、彭灼楹、李嘉敏、呵呵與藍呵、貓珊、鄭嘉偉、吳浚匡、PearlCatCat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8/k210730jaedus-096-maxwidth-1200-maxheight-800-ppi-300-quality-100-2021080106175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