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龍、蓮香樓在疫市中重生 到底是化整為零再出發?抑或重整旗鼓拓版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得龍、蓮香樓在疫市中重生 到底是化整為零再出發?抑或重整旗鼓拓版圖?

在飲食界工作的人,一直都知道香港食肆開得快,結業也快,疫症之下更嚴重,往往未打告急牌,就悄無聲息告別城市,君不見街頭巷尾吉舖何奇多?這就似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選擇離場的人數之不盡,意外的是竟有老字號選擇重新掛起牌扁,疫市逆市回歸好嗎?

得龍以專營外賣及到會的方式捲土重來,在門前等待例飯時,會看到生哥爸爸、亦即得龍創辦人曾義的身影。
得龍以專營外賣及到會的方式捲土重來,在門前等待例飯時,會看到得龍創辦人曾義的身影。

年月累績的本錢

記得「得龍大飯店」結業時,縱然坊間對其食物滋味好壞參半,但還是有不少人特地趕去回味或朝聖。後來,老闆曾國生(生哥)試過做到會及外賣飯盒,也曾在舊店側廳轉營作私房菜館。來到今日疫症蔓延時,舊得龍的正街店面早已租出,但旁邊卻有個小路引,指示橫巷中有一家「得龍生哥美食」。「得龍」這面招牌,似乎一直在尋找在新蒲崗呼吸的節奏。

逆市以外賣店之姿重生,「有朋友都說,點解你咁好彩,依家咁樣環境,你轉營轉得咁叻』,其實我邊有咁好眼光」,迎着雨粉衝衝而至的生哥回憶朋友之言,然後又補上一句「有些東西是累積下來的」,例如現時這個外賣店面,本來就是舊日得龍自家的燒臘工場,既然一舖在手也無謂浪費。而在附近的食品工場,其實老早就有食物製造廠牌照,不用白不用,不如善用。然而,低潮期開店,不怕風高浪急會危險嗎?「我不喜歡坐在一邊等運到,無論世界何其惡劣都總要食飯,無理由等政府救濟你吧。舖是自己的就已經先贏一步,省不少皮費。用最少的人去做,雖然辛苦一點(也不要緊)。星期日人少,我也可以關門當休息。」生哥一番言論,竟是與老土卻又貼地的獅子山精神不謀而合。

生哥每日都會在工場備貨,砍、切、「啤水」、炆煮,生哥全部都要做。
生哥每日都會在工場備貨,砍、切、「啤水」、炆煮,生哥全部都要做。

在橫巷中重生

設於橫街的小店,門面貼滿了各式食品名目,種類甚多,但大多屬於需要預訂的款式,例如各式糕點、懷舊手工大菜等等。即時有售的只得幾款單餸飯餐,一來試水溫,二則便於控制出品的時間及人手分配。「當時決定不幹了,部分原因是出品與自己期望的不相符,食客反應亦不理想」,自家老店的問題,生哥心底很清楚,「別人總以為有個老招牌,多人認得,就會做得住,但這不過是虛像。別以為有班舊客一定會幫襯,孰好孰壞其實舊客一試便知」。現時再掛上招牌,雖然不再是兩三個「冧把」的舖位、四五十個伙計,但人少規模少卻能把一切盡握股掌內,一門心思就希望做到大家期待的味道及質素。

雖然久不久會有熟客問,「新店開在哪兒,有茶飲嗎?」生哥還是一句,「遲一步吧」。在疫市中回歸,老字號尚在試水溫中。

梅菜扣肉飯 // 昔日得龍招牌,亦是今日外賣店的每日例飯之一。生哥記得舊時總有客人想要餸菜另上,今日外賣盒特以兩層結構,把飯菜分離,貼心照顧不同食客所需。($40) 
梅菜扣肉飯 // 昔日得龍招牌,亦是今日外賣店的每日例飯之一。生哥記得舊時總有客人想要餸菜另上,今日外賣盒特以兩層結構,把飯菜分離,貼心照顧不同食客所需。($40)
糯米雞 // 大大件的糯米雞內有連骨雞肉。在生哥心目中,大大件才算是傳統糯米雞。沒有珍珠雞的精緻,卻有實在的飽腹感。($28)
糯米雞 // 大大件的糯米雞內有連骨雞肉。在生哥心目中,大大件才算是傳統糯米雞。沒有珍珠雞的精緻,卻有實在的飽腹感。($28)

老招牌低調回歸

如果新蒲崗是得龍的地頭,中環就是蓮香多年離開又回來的老地方。

接近百年歷史的蓮香樓在中環遷址幾回,去年初顏氏家族與業主談不攏,宣告蓮香樓結業,後來由伙計續租並與顏家協議以蓮香茶室之名繼續營業。「但做做吓,一場運動一場疫症,伙計12月尾、1月初就通知我們說不做了。」蓮香樓第四代傳人顏漢彬後來與業主商討後,獲免租、減租等優惠,「或許是以前溝通欠佳吧,其實業主都有心想蓮香繼續做」。峰迴路轉,蓮香樓的招牌又再掛上了。

過去一年,「蓮香樓」這牌匾一直都存在顏漢彬的辦公室內,並計劃當「蓮香茶室」做到現址清拆後,再在中環另覓新址,重掛老店招牌。
過去一年,「蓮香樓」這牌匾一直都儲存在顏漢彬的辦公室內,並計劃當「蓮香茶室」做到現址清拆後,再在中環另覓新址,重掛老店招牌。

十幾年來風貌瞬變

顏漢彬看着今日稀疏的茶客,帶點稀噓說:「其實做蓮香多年,你現在見到的下午茶,才是下午三點三、一個茶居應有的光景。」不是很旺,但有點人氣,大家可以飲茶閒聊。

沒有遊客的蓮香居,姐姐終於可以好好地推著點心車,不必大動肝火叫大家別搶。
沒有遊客的蓮香居,姐姐終於可以好好地推著點心車,不必大動肝火叫大家別搶。

遊客的到來,為茶室帶來了近十年錢幣上的進漲,卻也改變了茶室幾十年來積存的風貌。沙士之前、未有自由行,早茶約八九成滿,午市當然要等位,下午茶則頂多七八成滿。因為主力做熟客生意,老伙計能依稀記得「八號風球都坐八成客」、「即使是沙士我們都沒有蝕錢」。但過去十年,自由行以至日韓台的旅客蜂湧而至,變成什麼時候都要等位。熟客進門,卻坐不回老位置,或是愈見擠擁地被搭枱。不過是飲餐茶,何苦呢?漸漸地,蓮香從老茶客的日常落腳處,成為外來遊人的打卡朝聖之地,「去完迪士尼玩就去蓮香玩,玩搶點心。搵位霸位、影相打卡,(去蓮香樓)是去完迪士尼的活動。」好地地的一個老地方,訪客未必是劣幣,卻無形中驅逐了代表茶室價值的良幣。

「以前即使尚是我們主場時,都已經有不少問題。不過當時家父尚在,未有太大問題。加上自遊行多生意好,一旺遮百醜,其實投訴一直都不斷。」加上要顧念一班老伙計,總有些固執的脾氣,管理上帶有諸多無奈。顏漢彬直言,想重整招待禮數及衛生條件,先從微小處徐徐改之。但如何做、怎樣做,似乎也急不來。在此時此刻回歸的老招牌,該如何走下去,仍是一大難題。

鴨腿湯飯 // 終於可以坐下來,自成一枱,安靜地吃一籠點心,呷一口茶,或是嘗一口鴨腿湯飯。($XX)
鴨腿湯飯 // 終於可以坐下來,自成一枱,安靜地吃一籠點心,呷一口茶,或是嘗一口鴨腿湯飯。($58)

後話

一場反修例運動,一場「全球化」疫症,使一切都停下來了。固有定位及客源、積存多年的老毛病等,都是許多餐館要面對的。但眼下是一個句號或是頓號,卻在各人手中。

得龍生哥美食

新蒲崗康強街33號地下C號舖

23230383

 

蓮香樓

上環威靈頓街162號

2544 4556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d200318cherry-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