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超越政治】德語文學的跨界大師 彼得‧漢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諾貝爾文學獎 2018/2019

【文學超越政治】德語文學的跨界大師 彼得‧漢克

22.10.2019
鄭政恆
法新社、網絡

今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名單一炮雙響,去年瑞典學院醜聞的醜聞,令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停止頒發,今年補上,波蘭小說家奧爾嘉. 朵卡萩(Olga Tokarczuk)和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克(Peter Handke),雙雙得獎。相對於近年屢獲殊榮的朵卡萩,奧地利作家彼得‧ 漢克獲獎,在一些文學愛好者心中是期待已久了,而我的奧地利朋友德蕾莎更立刻在面書冒出一句:großartig!(Great!)

2019年頒給七十六歲的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克(Peter Handke),他接受訪問時直言獲諾 獎給他前所未有的「完全自由」的感覺。
2019年頒給七十六歲的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克(Peter Handke),他接受訪問時直言獲諾獎給他前所未有的「完全自由」的感覺。

彼得‧漢克是小說家、劇作家、詩人、電影編劇與導演。就越界的範疇和類型而言,在獲得諾獎的當家作家中,無出其右,更甚於 另一位早在2004得到諾獎的奧地利作家耶利 內克(Elfriede Jelinek)。彼得‧漢克的獲獎 評語為:「他影響深遠的作品,以精巧的語言探索人本經驗的邊緣性與特異性。」(for an influential work that with linguistic ingenuity has explored the periphery and the specificity of human experience.)乍看有點抽象吧,且從他的生平和代表作出發,具體一點了解。

反戲劇化

彼得‧漢克1942生於奧地利格里芬,母親未婚懷孕,彼得‧漢克的母親是斯洛文尼 亞人,生父是已婚的原為銀行職員的德國軍官,而繼父是德國下士。彼得‧漢克在柏林度過童年,在出生地讀中學,在格拉茨大學念法律,同時參加青年作家社團「格拉茨人社」(社員有耶利內克等等),他1966年出版首部小說,同時放棄學業,更以劇作《觸怒觀眾》 (Offending the Audience)一鳴驚人,年僅廿四歲的彼得‧漢克已引起關注。 1970年,彼得‧漢克出版小說《守門員對點球的焦慮》(The Goalie’s Anxiety at the Penalty Kick),兩年後,雲溫達斯(Wim Wenders)就改編拍攝為他的第一部劇情片。

小說中的主角布洛希曾是一名有相當名氣 的足球守門員,如今是水電工人。一天早上上班時,他被告知已遭解僱了。他無聊地在維也納游走,又在毫無動機的情況下,殺死與他發生一夜 情的戲院女售票員,事後抹去所有在場痕迹。之 後,他乘長途巴士來到邊界的偏僻小鎮,終日無 所事事。他在報紙上得知調查的進展,最後他看 着球賽中,守門員接住十二碼點球。

《守門員對點球的焦慮》有一點點懸疑, 但絕不戲劇化,甚至是反戲劇化,主角布洛希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彼得‧漢克就是從這個 小人物,看到人存在的疏離感。更甚的是,主 角與他人根本無法溝通,封鎖於個人零碎的感 受,布洛希帶點精神分裂的問題,專注後的聯想和理解,往往偏差失序,茫無頭緒。

在奧地利,漢克出生的城市Grien,博物館設有關 於作家的永久展覽,圖為六十年代的漢克。
在奧地利,漢克出生的城市Grien,博物館設有關 於作家的永久展覽,圖為六十年代的漢克。

柏林蒼穹下

彼得‧漢克曾為雲溫達斯1975年的作品 《歧路》(The Wrong Move),改編歌德的成長小說《威廉麥斯特的學徒歲月》(Wilhelm Meister’s Apprenticeship)。但數二人最出色的 一次合作,當然是電影《柏林蒼穹下》(Wingsof Desire)。 《柏林蒼穹下》注目冷戰末的柏林,兩個天使看着人間,聆聽人的內心,卻與世無涉,難免 疏離,但其中一個天使愛上了馬戲團中盪鞦韆的 藝人馬麗安,他決心放棄不朽之身,成為有血 有肉的凡人,感受一切,並與馬麗安一起。

和德國導演雲溫達合寫的 電影《柏林蒼穹下》(1987 年),天使凝看冷戰末年的 柏林,經典莫過於此。
和德國導演雲溫達合寫的 電影《柏林蒼穹下》(1987 年),天使凝看冷戰末年的 柏林,經典莫過於此。

雲溫達斯早就有初步構思,重點是柏林、 歷史、天使,後來彼得‧漢克參與編劇,尤其 是寫對白,更寫了詩作《童年之歌》(Song of Childhood),在片初由般奴堅斯(Bruno Ganz) 讀出,在片中一再響起:

當孩子還是孩子的時候,

他老是疑問:

為什麼我是我,而不是你?

為什麼我在這裏,而不在那裏?

時間從什麼時候開始?

宇宙的盡頭又在哪裏?

陽光底下的生命不過是一場夢嗎?

曾鄙視諾獎

世間再沒有童心,事實是烽煙四起。早在 1973年,彼得‧漢克已獲德語文學界最重要 的畢希納獎,當年他只是三十一歲。2009年他獲得卡夫卡獎。2014年彼得‧漢克獲得戲劇界的國際易卜生獎,可是也引起一輪爭議,因為彼得‧漢克是「巴爾幹屠夫」米洛舍維奇的支持者和辯護者,不單為他的喪禮撰寫並宣讀悼詞,更在遊記《河流之旅:塞爾維亞的正義》(Journey to the Rivers: Justice for Serbia)中, 將塞爾維亞描述為南斯拉夫內戰的受害一方。

如今,另一個爭議是彼得‧漢克曾在2014 年批評諾貝爾文學獎,說獎項是要廢除的,因為諾獎給作家虛假的封號、一時三刻的關注和報紙的六版報道。可是,彼得‧漢克得到他鄙視的諾貝爾文學獎,他本人感到意外,也讚許瑞典學院的勇敢。

如果我們從戲劇文學的角度看,這不就是喜劇的效果麼?

鄭政恆
法新社、網絡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諾貝爾文學獎 2018/2019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000-1lb1mv-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