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山莊》:公主療程與女生再版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天堂山莊》:公主療程與女生再版

14.11.2019
張偉雄

叛逆心緒的奧瑪(愛瑪羅拔絲飾),稱「天堂山莊」做法西斯寄宿學校,一早看穿崇古美學背後充滿偽善謊言。先來個新鮮熱辣的重溫罷,其實《天堂山莊》(Paradise Hills)中「天堂」的美藝視覺甚為吸引,主樓建築是簡約仿古的拱形新古典設計,配以浪漫主義的庭院,是超現實畫的氣氛,日間叫我想起de Chirico,入夜則是Delvaux。製作設計師Laia Colet將不同時代的美術風格小心安放,陳設唯美,結合科幻消費點子,一個近未來的烏托邦社區在小島嶼實踐出來。

phills-stills-manolo-pavon-0115

服飾是重點,少女來到這裏要重新學習公主價值觀,時裝般的制服白色襯以粉紅,打造「上層」時尚,約束、紀律之餘,SM和崩文化的細節都有,透露整個療程的深層目的。夫人(美娜祖華域芝飾)沒有半點「校長」衣著密碼,卻是時裝教主般呈現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陰柔與權慾於一身的理想女性。

《天堂山莊》處處叫人聯想《女侍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不論電影或電視劇版,只是來自西班牙的女導演愛麗絲華婷頓這部處女作充滿流行觸覺,以”YA”(Young Adult)小說式女生思維下做大量次文化對應,哥德恐怖反童話基調下輕盈抵觸女性主義,可謂極具野心。當奧瑪被送到天堂山莊醒來,穿著印着洛杉磯字句T恤及一對Converse All Star,提醒着觀眾她是當代自由氣息的女生,堅決逆向、走反同化反洗腦之路。

近未來其實更說準現在,奧瑪三個室友,具有玩味的時代背景。Amama(伊莎岡莎莉絲飾)是潛質歌手,意志不振於是被送來處理濫藥的問題;而一看Chloe(丹妮兒麥當奴飾演)身形就知道她要打理掩飾在身體裏自卑及自暴自棄心態;而Yu(Awkwafina飾)的北京家庭有財卻無地位,希望女兒學到舉手投足像個「上層」淑女。

UMA (EMMA ROBERTS)/ MARKUS (JEREMY IRVINE) in PARADISE HILLS

三人互相扶持卻相繼倒下,無疑造就奧瑪悟醒之路,可惜是心智細節不夠、描寫流於粗疏,像假裝飲下安眠藥的情節,她們還會清晰說一段話才去吐出來,更不去說整個逃生過程缺乏企劃盲打誤撞,反映創作人只看到目的,過程刻劃流失。

勿以為奧瑪的政治買賣婚姻命運只在上流社會遇見,其實在五大洲普遍得很。Amama一段帶出美國流行樂壇的靈魂出賣陰謀論,而Yu的上流寄生根本是歐美看中國暴發身世的閒話,《天堂山莊》很想廣涉少女成長環球性危機。影片進入後段,夫人山洞內非人真身顯現,揭示魔界潛伏,貌似以更深奧的神秘主義解釋「天堂山莊」的終極暗黑陰謀,然而在缺乏想像、理路不清的叙事下,山莊注定沒有魔法,從瑜伽到心理輔導都沒有成效,只是整容上有一點成績。從科幻恐怖片的脈絡去看,只是參考《天外魔花》(The Body Snatcher,1945)帶出的外星肉體替換人類再版陰謀邏輯,夫人實在太看少自己的黑法力,只做了一盤作假心靈輔導的失敗生意。

《天堂山莊》一心去抵觸女性主義,輕觸同志愛打倒公主王子式浪漫,卻止步於「少女主義」,奧瑪抵抗變質的傳統女性價值觀,再而劍指核心男權,掌握命運的象徵是那隨手執起小刀子,不需王子打救,甚至殺死「邪惡王子」。自省的比喻是兩個「奧瑪」相遇,謊言與荒謬現實面對面,從而轉化為復仇行動的結局。始終是被動醒覺,好運逃亡,之後奧瑪茫茫上路,我祝她更多好運。

作者簡介

張偉雄,獨立電影導演、編劇、影評人,游走於影像與文字間,發掘意義、密碼與趣味。

張偉雄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phills-stills-manolo-pavon-011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