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授業.解惑 廣彩職人趙藝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傳道.授業.解惑 廣彩職人趙藝明

24.07.2019
劉玉梅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鑑賞廣彩圓碟作品時,除了留意中央主要圖案外,碟邊花紋也能一窺工匠的手藝。
趙藝明女兒趙咏的作品《歐洲小鎮》,將西方元素融入廣彩創作中。
茶具《和美》是趙藝明妻子馮瑞華的作品,作品格調秀美典雅。
學生傅文萱於首屆「工美築夢獎」奪得金獎的作品《踏青》。
四方茶壺《西紅山水》比成人手掌細,但所畫的風景十分細緻,盡見趙藝明的功架。
有別於色彩絢麗的圓碟,這塊扇形瓷板《嶺南春曉》則呈現廣彩淡雅的一面。

廣彩這傳統工藝可能叫年輕一輩感到陌生,這種在白瓷上彩繪圖紋的工藝,香港僅存一家「粵東磁廠」的幾位老師傅還在做。在廣州,五十六歲的趙藝明作為當地廣彩世家「趙蘭桂堂」第四代傳人,也曾因經濟不景而一度轉行,但始終無法捨棄興趣,又回來繼續經營。

趙藝明回憶學藝經過,他說光是熟習不用圓規在碟中徒手畫圓,已花上半年光景,記者深深覺得這些一生只專注做好一門手藝的工匠,值得欣賞和敬佩。如今,他除了繼續在瓷上妙筆生花,也把工藝廣授年輕學子,包括香港的學生,冀望把廣彩再次發揚光大。

趙藝明是廣州廣彩世家「趙蘭桂堂」第四代傳人,70年代起隨父親學藝。
趙藝明是廣州廣彩世家「趙蘭桂堂」第四代傳人,70年代起隨父親學藝。

半年學習碟上「車邊」

初次會面,已感覺趙藝明甚有工藝大師風範,身穿素色上衣的他溫文儒雅,談吐謙厚,不疾不徐談起他和廣彩之間的淵緣,「我太公於乾隆年間已創立『趙蘭桂堂』廣彩瓷作坊堂號,一直延續到我女兒,傳承了五代人。」

細聽趙家廣彩如何發源的同時,記者不禁被眼前瓷器那代代相傳的精緻筆觸所吸引。圓碟繪有色彩絢麗花卉與蝴蝶、茶壺畫上細緻靈動的山水、扇形瓷板髹上清雅春曉景色。當中最讓人讚嘆的,是圍繞圓碟的三組花紋,外圍的三角和花的圖紋都畫得工整細膩,最內層較繁複的小鳥花蝶對稱精美。如今有電腦輔助,按下「複製貼上」當然容易,但這些圖案卻是逐個絲毫不差細心繪製,細微之處盡顯功架。

「在碟上畫圓,我們喚作『車邊』,一般要學半年才能畫好。圓碟外圍的裝飾邊有多種花式,我們需要逐個逐個學,由畫好一片花瓣一片葉子開始學起。人物也不是隨意畫,要畫出人物的神髓,還要在意畫出人物間的眼神交流。」基本功沒有捷徑,只有一筆筆反覆練習千萬遍,工匠畫出雅緻花紋與傳神的人物,看似不費吹灰之力,背後耗上無數時間和心神。

學藝難 守業更難

單調重複的學藝過程着實不易捱過,眼前沉實穩重的趙藝明,也有過年少氣盛想放棄學藝的時刻。中學畢業後,十六歲的他在廣州織金彩瓷工藝廠覓得一份工作。上世紀七十年代,外銷需求量大,廣彩發展相對興盛,製作大部分會融入餐具等日用品中,他形容當時獲工廠聘請是僥倖而且難得。

「但當時年輕坐不定,要我定定坐下畫幾小時很難,覺得自己做不來。我爸知道後,就跟我說『既然沒有心學,就不要再做下去了。』」父親的說話當頭棒喝,讓初出茅廬、還未定性的小伙子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思前想後,他認為當時找工作不易,望擁有一技之長,賴以維生,也知道出師後比當學徒的工資多很多。立定決心留下後,他比其他學徒更努力學習,別人要學師三年,他用了一年多就通過各個畫花式的考試。

「我之後就到顏料組學研製顏料。過程很辛苦,燒製好的顏料很堅硬,我們要用人手磨成幼粉,磨到手起繭,過程也枯燥。」問趙藝明是如何捱過來,他說:「我會告訴自己,我想不想做也必須要做這事。這是環境造成,自己刻苦捱過來的。」如今生產廣彩顏料的工廠愈來愈寥落,甚至某些顏料已停產,而他的工廠便成為少數會自家製作顏料的地方,艱苦過後,成果逐漸浮現。

為了傳承廣彩,趙藝明廣收學生,包括十三歲的香港學生傅文萱。
為了傳承廣彩,趙藝明廣收學生,包括十三歲的香港學生傅文萱。

後來,美國對餐具含鉛量加以限制,廣彩顏料因含「玻璃白」成分,含鉛量超標,不少廣彩工廠出口量大減而接連倒閉。眼見行業衰微,趙藝明於1993年黯然轉行做文具銷售。但因太鍾情廣彩,2000年他又重操故業,由日用品轉為製作精品為主,不變的是堅持不假手於他人或機器。「現在如果要守一樣東西,就要堅持自己做,我希望我做的東西對得起我的堂號,不想把堂號做壞。」而市場上也多了收藏家,懂得辨別廣彩製品好壞,自己做才能維持自家品質。

為學生爭取資歷認同

要守住家業,除了自己把好關,傳承下去更為重要。趙藝明的女兒趙咏,繼承父業,成為第五代傳人。2008年,廣彩入選「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促使趙藝明更用心傳承。

趙藝明坦言:「傳承的最大難處在於難讓學生持續發展,現時也較少讓學生推廣作品的平台。」他遂於兩年前跟廣州工藝行業協會合作,籌辦廣州市青少年工藝美術作品評比「工美築夢獎」,使學生的作品能得到公開評審,爭取公眾及學校認可,幫助學生日後發展。廣州少年兒童圖書館亦會展示參賽作品,讓少年多接觸廣彩。

趙藝明會到學校傳授廣彩技法,親自一筆筆向學生展示畫圖的訣要,同時教他們鑑賞法門。
趙藝明會到學校傳授廣彩技法,親自一筆筆向學生展示畫圖的訣要,同時教他們鑑賞法門。

他兩年前收的徒弟,十三歲的香港學生傅文萱,先在首屆的「工美築夢獎」以作品《踏青》奪得金獎。架着黑框金屬眼鏡,蓄着短髮的文萱十分文靜,也格外有耐性。兩年前,她因緣際會跟媽媽到趙藝明的工作室參觀,被當中的彩瓷吸引而開始學藝,自此情定廣彩。「我坐着三小時畫也不覺辛苦,有時在學校上課,我會自己練習畫五瓣花(碟上裝飾邊的花式)。」

文萱母親形容趙藝明猶如女兒的人生導師,除了傳授工藝,也會教學生為人處世之道,因此即便近半年她們舉家搬到香港,她依然堅持每星期帶女兒回廣州學藝。趙藝明也對這位香港學生有多一份期許,因為香港甚少年輕人學習廣彩,認為她若能堅持下去,遇上推動傳統工藝的平台,就能加以發展。

趙藝明還在參與了內地「非遺進校園」計劃的中學,教授初一、二(即中一、中二)學生廣彩。教學以外,他自身也把握機會宣揚廣彩,例如最近他與K11 ARTUS 及 K11 Craft & Guild工藝文化基金會合作,在香港首個以保育明清工藝為主題的出租住宅內,展示他的廣彩作品。既然從前廣彩能揚威海外,今日廣彩也能走更遠的路。

劉玉梅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m190617salads-021-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