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屆康城電影節直擊(二)重口味犯罪片百花齊放(撰文:黃國兆)
熱門文章

第72屆康城電影節直擊(二)重口味犯罪片百花齊放(撰文:黃國兆)

771
05.06.2019
黃國兆

塵埃落定,今屆康城影展各獎項已告名花有主。令韓國影迷大為興奮的,當然是奉俊昊導演的《上流寄生族》(Parasite)奪得金棕櫚大獎。猶記得2000年,韓國殿堂級導演林權澤以《春香傳》首度問鼎康城金棕櫚獎,再於2002年以《醉畫仙》在康城奪得最佳導演獎,已令韓國舉國歡騰。今次,奉俊昊成為韓國奪得金棕櫚獎的第一人,意義非比尋常。只可惜,韓國電影在康城的最重要推手、被塔倫天奴稱為「康城之王」(King of Cannes)的皮爾利思昂(Pierre Rissient),已於去年影展開幕前幾天逝世,無法親睹韓國導演首次躋身金棕櫚得主之列。

《上流寄生族》如《小偷家族》加辣版

就像韓國菜一樣,韓國電影出名重口味。拍過《殺人回憶》、《韓流怪嚇》、《末世列車》的奉俊昊,今次遇上同樣是重口味的墨西哥導演伊拿力圖當評審團主席,能夠奪標似是順理成章之事。奉俊昊領獎時表示,他很喜歡看已故法國大導演克魯索(Henri-Georges Clouzot)和查布洛(Claude Chabrol)的電影,兩人都擅拍反映人性的犯罪片。《上流寄生族》以生活拮据的一家四口為主要人物,他們窮得連Wi-Fi上網的月費都繳付不起,長子偽造文憑才得以獲聘為神秘富家女的補習老師,父母親又先後通過頗為卑劣的手段,成功取得這富戶人家的信任,獲聘為司機和管家,開始享受上流社會的奢華生活方式,到最後還想鵲巢鳩佔。只是,更令人驚訝的事情陸續發生,令觀眾看得目瞪口呆之餘,亦不禁感嘆老百姓生活的困頓,以至隱藏內心深處的人性陰暗面。奉俊昊有一個非常紮實的劇本,某程度是去年金棕櫚獎得主是枝裕和《小偷家族》的變奏和「加辣版」,但描述社會低下層,因生活逼人以致鋌而走險的故事架構,則如出一轍。只是,奉俊昊本片的完美程度,則猶有過之。

奉俊昊執導的金棕櫚大獎作品《上流寄生族》主角為社會底層的一家四口,劇本紮實。
奉俊昊執導的金棕櫚大獎作品《上流寄生族》主角為社會底層的一家四口,劇本紮實。

說到犯罪片,今年康城的競賽電影,特別多犯罪片或警匪片的類型。例如上周提過的《悲慘世界》,亦屬其中之一,新晉導演Ladj Ly與巴西片《Bucurau》共享評審團獎。還有意大利「國寶級」導演貝洛奇奧的新作《叛徒》(The Traitor),以黑手黨大審判為題材,動作非常火爆,勁度十足!可惜未獲評審垂青。至於戴丹兄弟獲得最佳導演獎的《Le Jeune Ahmed》(暫譯《少年阿密》),也算是少年犯罪的電影。影片揭示比利時同樣受到多元種族的問題困擾,一個受到伊斯蘭宗教狂熱影響的少年有行為問題,或許「愛」可以改變一切?又或許,這是導演們的一廂情願?法國導演Arnaud Desplechin的新作《Oh, Mercy !》(暫譯《噢,慈悲!》),也是典型的犯罪片,或者說是film noir吧,有很強的推理元素,成績不俗,但沒得獎。

《Le Jeune Ahmed》(暫譯《少年阿密》)講述比利時一名少年受到伊斯蘭宗教狂熱影響,戴丹兄弟憑此片獲得最佳導演殊榮。
《Le Jeune Ahmed》(暫譯《少年阿密》)講述比利時一名少年受到伊斯蘭宗教狂熱影響,戴丹兄弟憑此片獲得最佳導演殊榮。

其他犯罪片或警匪片,還包括上周提過的《南方車站的聚會》,還有在「導演雙週」展出的大陸片《六欲天》。獲得評審團大獎的法國片《Atlantics》(暫譯《大西洋》),是黑人主演的愛情片,但也牽涉許多犯罪的行為。至於羅馬尼亞電影《The Whistlers》(暫譯《吹哨者》),也是此一影片類型的表表者,可惜與獎無緣。

暴露大膽需用得其所

沒有得獎的影片,不一定是不夠好,有時只是評審口味問題。多位曾獲金棕櫚大獎的導演新作都相當可觀,只有阿必迪拉堅志澈的《Mektoub, My Love : Intermezzo》,非常難看,根本就不應該入選。片長三小時半,沙灘上拍男女耍樂,拍了半小時,鏡頭專門對着少女們的豐臀和胸部,我就覺得有點怪怪。然後、的士高酒吧內一眾男女調情、女子狂舞拍了整整兩小時,之後男的在廁所為女的口交拍了近二十分鐘,而且相當露骨。我不敢說這位北非突尼西亞導演已經「露底」,但其剝削白人女性胴體的意圖則已彰彰在目。

阿必迪拉堅志澈的《Mektoub, My Love : Intermezzo》難看至極,不斷消費白人女性胴體至惡心程度。
阿必迪拉堅志澈的《Mektoub, My Love : Intermezzo》難看至極,不斷消費白人女性胴體至惡心程度。

相對於以往,今年康城的古裝片特別少,當中只得女導演Céline Sciamma的《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暫譯《燃燒女子的畫像》),是唯一的古典主義電影。影片非常含蓄地刻劃了一段細膩感人的女同志戀情,可說為大家示範了同性戀電影,其實不用太多大膽暴露的性愛鏡頭,依然可以打動電影觀眾的。身兼編劇的Céline Sciamma獲得最佳編劇獎,但失落了最佳女演員獎,有點可惜。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是今年唯一古典主義電影,細膩刻劃一段女同性愛戀。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是今年唯一古典主義電影,細膩刻劃一段女同性愛戀。
筆者於今年康城影展巧遇Pierre-William Glenn,他是杜魯福《戲中戲》和《零用錢》的攝影指導。筆者當Alain Corneau電影《禍水紅顔》(Série Noire,1979) 助導時跟他認識。
筆者於今年康城影展巧遇Pierre-William Glenn,他是杜魯福《戲中戲》和《零用錢》的攝影指導。筆者當Alain Corneau電影《禍水紅顔》(Série Noire,1979) 助導時認識他。

作者簡介
黃國兆,曾任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策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長,2010年執導改編自劉以鬯小說的電影《酒徒》。

黃國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1556015715-d5f96529cf11dd63bcb5fccba1e9eb7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