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棕櫚獎LA PALME D’OR 紅地毯盡頭的最高榮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給康城的情書

金棕櫚獎LA PALME D’OR 紅地毯盡頭的最高榮譽

13.06.2022
法新社、(部分圖片由Chopard及受訪者提供)
palm_01

Behind the Legend, Another Legend

電影是第七藝術,也是夢工場。從黑白到彩色,從創作到技術,靠的是不斷創新的才華、長期付出的努力與團隊精神。這和高級珠寶工藝的理念,一脈相承,閃亮華麗背後,除持續創新的設計外,就是千錘百煉的工匠巧手和技藝。傳奇背後,是另一個傳奇。故事就從這裏說起。

南法初夏,蔚藍海岸風光明媚,第七十五屆康城影展如期重回海濱十字大道,擔任開幕式司儀的法國女星Virginie Efira踏入節慶宮影廳,為這場華麗光影盛會拉開序幕。獲頒榮譽金棕櫚獎(Honorary Palme d’Or)的美國演員、導演及製片人科華士韋德加(Forest Whitaker),在全場起立鼓掌聲中登台致辭:「電影能否改變世界?我們不確定⋯⋯但它能震撼人心。」他一語道出電影藝術的力量:「藝術家是精神的火炬手,講述人性的故事,令神奇的夢想變為現實。今晚,我很榮幸能在此見證電影的力量。我們匯聚一堂,見證不同的發聲,我真摯感謝Thierry Frémaux(總監)和Pierre Lescure(主席)接納這些聲音。」

影展一連十一日舉行,一齣齣好戲在大銀幕首映,電影院外紅地毯星光璀璨,同樣教人目不暇給。影迷引頸以盼,在二十一齣入選正式競賽的電影中,象徵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La Palme d’Or),究竟花落誰家?五月二十八日閉幕式上,本年度長片評審團主席、法國影帝Vincent Lindon,將金棕櫚獎頒給《Triangle of Sadness》的瑞典導演魯賓奧士蘭(Ruben Östlund)。這是後者繼二〇一七年的《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後,再次摘下金棕櫚獎,成為康城影展史上第九位兩奪金棕櫚獎的導演,與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米高漢尼卡(Michael Haneke)、堅盧治(Ken Loach)等名導齊名。

今年,瑞典導演魯賓奧士蘭憑《Triangle of Sadness》再度奪得康城最高榮譽金棕櫚獎,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今年,瑞典導演魯賓奧士蘭憑《Triangle of Sadness》再度奪得康城最高榮譽金棕櫚獎,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聖杯:金棕櫚獎的誕生與演變

「每次頒發金棕櫚獎,都是獨特而美妙的回憶。我希望金棕櫚獎能永遠保持其『聖杯』一般的崇高地位,讓所有電影人都為之痴狂,使它能夠繼續褒揚那些偉大的藝術家,或發掘潛力無限的未來電影人。」康城影展總監Thierry Frémaux曾這樣描述他心目中的金棕櫚獎。

康城影展在一九四六年首次舉辦,一直至一九五四年,每年評審團都會將評審團大獎頒發給最佳導演,以表揚當代藝術佳作。一九五四年底,當屆影展總代表Robert Favre Le Bret提議邀請珠寶商,依照康城隨處可見的棕櫚樹來設計獎座,最終選中了法國珠寶計師Lucienne Lazon的設計,獎杯中心是一株微微傾斜的棕櫚葉,從此奠定金棕櫚獎的設計樣式。一九五五年,第一座金棕櫚獎頒發給美國導演Delbert Mann執導的《君子好逑》(Marty);此後,金棕櫚獎成為康城的代表標誌,是電影人夢寐以求的最高榮譽,而這座小巧精緻的獎座,也是頂尖珠寶工匠的傑作。

一九五四年,首個金棕櫚獎面世,是珠寶設計師Lucienne Lazon的作品。
一九五四年底,首個金棕櫚獎面世,是珠寶設計師Lucienne Lazon的作品。

何謂永恆經典,何謂與時並進,何謂歷久彌新,歷代設計師在這株金棕櫚葉上刻上答案。細心一看,今年Ruben Östlund拿着的金棕櫚獎換上粉紅色新裝,此乃紀念康城影展七十五周年以及蕭邦(Chopard)擔任影展合作夥伴二十五周年雙重誌慶的特別版設計。

八十年代初,金棕櫚獎的底座經過逐步修改,後改為金字塔形。
八十年代初,金棕櫚獎的底座經過逐步修改,後改為金字塔形。

蕭邦在康城 二十五年華麗緣

瑞士珠寶製造商蕭邦素有「紅地毯珠寶商」(Red Carpet Jeweller)美譽,自一九九八年起,蕭邦一直擔任康城影展官方合作夥伴。這段電影藝術與珠寶結合的「華麗緣」,要回溯至蕭邦聯合總裁兼藝術總監Caroline Scheufele一九九七年康城之行。

從Hôtel Martinez天台俯視,康城海濱、十字大道、節慶宮美景一覽無遺;每日在此舉行的Chopard Rooftop派對,都是眾星雲集的盛會。
從Hôtel Martinez天台俯視,康城海濱、十字大道、節慶宮美景一覽無遺;每日在此舉行的Chopard Rooftop派對,都是眾星雲集的盛會。

當年影展期間,蕭邦在十字大道開設了品牌專門店,Caroline認識了時任影展主席Pierre Viot,主動提出跟影展合作,並受對方邀請重新設計金棕櫚獎座。Caroline是超級影迷,懷着熱情擔起重任。她保留了經典的棕櫚葉造型,但線條設計更簡約及突出,鑲金小葉片排列在葉莖上,彷彿隨風凝定,同時以一枚祖母綠形切割鑽石造型的天然水晶作為底座,散發尊貴氣質。獎座由蕭邦於日內瓦的高級珠寶工作坊六位工匠合力製作,共需時七十小時才能完成。

翌年康城影展閉幕禮上,這個由Caroline重新設計的金棕櫚獎,頒給希臘名導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永遠的一天》(Eternity and a Day)。此後,所有在康城影展頒發的獎座,包括金棕櫚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均由蕭邦製作。

一九九八年,Caroline重新設計了金棕櫚獎獎座,將十九片黃金葉片鑲嵌在天然水晶底座上,
一九九八年,Caroline重新設計了金棕櫚獎獎座,將十九片黃金葉片鑲嵌在天然水晶底座上,此後一直沿用同款設計。

今年較特別,康城影展踏入七十五周年,也是雙方合作二十五年,Caroline決定為金棕櫚獎「打扮一下」,她向記者介紹獎座新設計時笑說:「金棕櫚獎需要加多點打扮。」她提到曾跟康城影展總監Thierry Frémaux討論:「為了這個特別的盛事,金棕櫚獎應該更閃亮一點;就像要幫一個女人裝扮一樣,我只需要加多一些火花。」最後,她決定維持原有的傳統造型,但加點鑽石,左邊一塊棕櫚葉子上鑲嵌了七十五顆美鑽,向第七十五屆康城影展致敬;右邊另一塊葉子則鑲上二十五顆美鑽,代表蕭邦第二十五年成為影展官方合作夥伴。這樣,金棕櫚葉子鑲嵌了共計一百顆鑽石,共重一卡。

另外,原來的天然水晶底座,就改成了充滿浪漫色彩的粉紅色玫瑰石英,她形容這象徵了「永恆的愛」。渾然天成的粉紅色寶石,在希臘神話中有個美麗不凡的傳說,據說是在愛與美之女神──阿佛洛狄特(Aphrodite)的雙手中誕生,自古以來就有「愛神之石」之稱,「這是我們給電影節的小小簡訊:we love cinema。」言簡意賅,這座精雕細琢的金棕櫚獎,既代表電影藝術的最高榮譽,也盛載着蕭邦與康城影展結伴同行二十五年的情誼。

由Caroline設計的特別版金棕櫚獎獎座,換上了象徵「永恆的愛」的玫瑰石英底座,並鑲上一百顆美鑽,代表康城影展七十五周年及雙方合作二十五周年雙重誌慶。
由Caroline設計的二○二二年特別版金棕櫚獎獎座,共鑲上一百顆美鑽,代表康城影展七十五周年及雙方合作二十五周年雙重誌慶。
二○二二年特別版金棕櫚獎獎座
二○二二年特別版金棕櫚獎獎座,換上了象徵「永恆的愛」的玫瑰石英底座。

信心承諾 可持續發展的愛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再好的電影,也是幾個小時的事。劇終落幕,回到人間,如何把愛延續下去,需要更強大的決心。

作為蕭邦珠寶部門掌舵人,Caroline向來關注可持續發展和社會責任,思考把理念融入珠寶設計美學中。康城影展,正是聚焦世界目光,推廣理想的最佳舞台。蕭邦的「可持續發展的奢侈品之路」(The Journey to Sustainable Luxury)計劃始於二〇一三年,Caroline與身兼Eco-Age創意總監和The Green Carpet Challenge發起人Livia Firth攜手合作,將可持續發展的理念透過紅地毯傳揚開去;Green Carpet高級珠寶系列也於同年正式問世,由影后瑪莉安歌迪雅(Marion Cotillard)佩戴,在康城影展上首度亮相。

二〇一四年,蕭邦再下一城,全面改以「公平採礦」(Fairmined)認證的原料製作金棕櫚獎獎座,是全球首個也是至今唯一,符合倫理道德標準的電影獎座。獎座所採用的金質原料,均以尊重人類和環境的方式開採。Caroline自豪地強調:「金棕櫚獎獎座是一件真正的高級珠寶:珍貴的原材料、專業的手工工藝和獨一無二的設計,它不僅造工精美,還傳達了一個非常特別的訊息:這些精緻的葉子乃由『道德黃金』(ethical gold)製成,標誌着蕭邦對於打造可持續發展的奢侈品之承諾。」今屆七十五周年特別版金棕櫚獎上的鑽石,也是來自經責任珠寶委員會(Responsible Jewellery Council)認證的供應商。「我們一直都在提高生產流程的可持續發展表現,從原材料開採到成品,建立負責任的供應鏈,盡自己一份力量,去支持我們的業務、產品所觸及的人和社羣。」

電影和珠寶 創造力和細節的藝術 專訪Caroline Scheufele

明:《明周》
C:Caroline Scheufele

明:為什麼如此熱愛電影?電影如何給你的生活帶來快樂,並為你的設計帶來靈感?你在記者會中提到,有些電影會讓你想起你與家人和朋友分享的珍貴時刻,可以多談談嗎?

C:我喜歡電影,因為它是通往想像和情感的奇妙世界之門戶。電影讓我體驗不同的文化和地方時,帶給我快樂;通過一部電影,你可以穿越時空或訪問遙遠的地方,你可以「遇見」各種各樣的角色,體驗每一種可能的感覺,從喜悅到同情,從刺激到歡笑,來回往返。所有這些,都在視覺和心理上滋養了我的靈感。我在電影院初始最快樂的時刻之一,就是小時候和我父母一起看一部迪士尼電影⋯⋯這是一個與大銀幕的真正愛情故事的開始

明:你一直以來最喜歡的電影和導演是什麼?如果你有機會成為電影導演,你想拍什麼樣的故事?

C:電影史上人才濟濟,我該如何選擇?正如我所說,我小時候對迪士尼電影很迷戀,我很想見到我認為是天才的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如果我是一名導演,我會想讓人們開心並發笑──當我還是一個小女孩,我對馬戲團很着迷,我的第一個珠寶作品是一個甜美的「快樂小丑」吊墜。

明:你認為電影藝術和珠寶工藝的共同語言是什麼,成功的電影導演和珠寶設計師的共同特點是什麼?

C:如果你想製作一部美麗的電影或一件精緻的珠寶,無限的創造力和敏銳的細節感是不可缺少的。你真的要隨心所欲,不要害怕超越界限,同時,這兩個領域都需要數百年的專業知識和竅門。

明:二〇二二年康城影展是自疫情爆發以來最大的電影盛會,你能與我們分享今年影展上最難忘、最愉快的時刻嗎?作為Chopard Rooftop派對的主辦方,你會怎樣把康城的魅力帶給你的來賓?

C:茱莉亞羅拔絲是我的電影「英雄」之一, 她每次亮相都能照亮紅地毯──她在二〇一六年首次出席影展時就是這樣了,戴着一條華麗的Chopard翡翠項鏈,一條長長的露肩晚禮服,沒有鞋子!今年,她以標誌性的個人魅力和自在的優雅再次走上紅地毯;她穿着時髦的黑色長褲套裝,修長頸項戴着我們出色動人的鮮黃鑽石項鏈,自然捲髮飄垂,看起來漂亮極了。而我們傳奇的Hôtel Martinez天台空間,獲那些來到康城的人譽為最佳「景點」和最佳去處之一。朝向十字大道上的景色,完美展現了法國蔚藍海岸的獨特魅力,我們的客人可以一邊飲着香檳,一邊欣賞地中海藍調的日落。

蕭邦聯合總裁兼藝術總監Caroline Scheufele,有珠寶界的導演之稱。
蕭邦聯合總裁兼藝術總監Caroline Scheufele,有珠寶界的導演之稱。
法新社、(部分圖片由Chopard及受訪者提供)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給康城的情書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