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tan200202%ef%bc%bf0256

去年六月,城市一片黑,成了黑色的傷痕;今年二月,城市一片白,成了白色的傷痕。

黑衣,白口罩,遮蓋得了臉容,掩蓋不了千瘡百孔的身體。

翻起血淋淋的傷疤,是一次圍城,是一次自殺,是一次親情的斷裂,是一次旁觀他人的痛苦。

我們不是想淪落和沉痛,只是想治癒和自癒。

透過一道菜,透過一次交流,透過與前事相遇,透過對別人伸出援手……

城市和每一個人,過去八個月,傷痕累累,在眼、在口、在鼻、在耳、在不能辨別性別的器官。打開傷口,揭開遮蓋真相的所有物件,掀開已經爛掉的血肉和白森森的骨骼,找到內臟,找到破損,找到所有不堪入目,不是要痛苦,而是要活下去。

傷痕是痊癒的一部分,正如黑色是白色的一部分一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tan2002020256-1024x6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