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呢班後生仔】街頭Busker黃煒曉:希望大家能支持香港的音樂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我哋呢班後生仔】街頭Busker黃煒曉:希望大家能支持香港的音樂人

07-dsc_9127

十八歲的GooGoo(黃煒曉)在街頭Busking已經有六年,即是說,十二歲那年,她便開始站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自彈自唱,小小個子便在喧鬧的城市打滾,她跟不少年輕人一樣,在混沌的世代中掙扎,追求自己的音樂理想。「在香港做音樂不是一樣容易的事,希望大家能支持及留意香港的音樂人。」

GooGoo不再相信香港固有(和過時)的教育制度,要靠自己摸索潛在的競爭能力,一切似乎從頭開始。 訪問那天,她到旺角busking,溫度驟降。路人不斷在她面前走過,冷漠的眼光加劇了寒涼的刺痛,只有她的歌唱聲能帶來溫暖。單憑這種感覺,我便成為這位陌生人的知音。

 

英文的Busking,街頭賣藝,源自西班牙語buscar,尋覓的意思。每一位busker賣藝者都踏出舞台,到街頭上尋找知音人。在音樂的領域上,Goo當然有能力確定自己的水平。但至於知音者的存在,則只可基於一個信念,相信世上必定還有其他人對她的音樂產生感情回應。她的音樂不是用來改變世界。她接納這個世界就是如此(the world as it is),充滿陌生人,但對它仍存希望。她只須鼓起勇氣闖入不同色彩的空間,便能逐步了解自己的本色。但這個世界願意在不設條件下接納她嗎?她在街頭上只是尋知音,不是尋知己。這個世界願意不去剖析她而又接受她嗎?

Goo不渴求我去了解她,大概因為她還未弄清楚自己的內心世界。但我從Goo身上看到四十年前的自己,她在我眼中便成為了我熟悉的陌生人。

09-dsc_9189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1/07-dsc-9127-2021012710245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