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圖:魔戒宅,用三十年繪譯港版魔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岳圖:魔戒宅,用三十年繪譯港版魔戒

18.03.2017

《魔戒》風靡全球數十年,堪稱奇幻小說鼻祖,第一版印着《泰晤士報》的宣傳語說:「這個世界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已經讀過《魔戒》的人,另一種是即將要讀的人。」直至2001年,台灣中譯版《魔戒》才面世,但香港的《魔戒》超級書迷,早在八十年代已經出現,苦心孤詣,翻譯《魔戒》近三十年,等了二十多年,才出版魔戒插畫集,他比任何人都要跨入那個世界。

小人物 做大事

「我應該是香港第一個發燒書迷,就像 Hobbit,」佛羅多在《魔戒》裡的角色是怎樣的?岳圖想了想,「小人物,但做大事。《魔戒》就是我人生的大事。」

這世上確實有無緣無故的深愛,由他掀開Exercise Book第一頁,提筆翻譯,如同比爾博喚醒了冒險血統,一口氣追上巫師尋寶,踏上他長達二十多年的旅程。

The Hobbit,他譯「何佖人」,想來順理成章,拋出了一長串問題:「何必呢?符合他們那種與世無爭的情格,何必爭爭鬥鬥呢?何必冒險呢?」何佖人住在庶裕鄉(Shire),相較台譯夏爾,他說取其「富庶」「充裕」的意思;Gandalf,他譯堅道夫,取其「堅持、堅守正道之夫」之意;半獸人(Orcs),他譯惡怪,原來有一說魔王抓起墮落的邁雅(註:次等神,包括甘道夫)、永生的精靈(譯仙族)改造而成,並非人獸混血。冰山一角,《魔戒》共有十多本歷史相關著作,翻譯殊不容易,需要整理龐大史觀。專欄作家石琪曾稱讚他的翻譯「音意俱佳」,那份剪報他保留至今。

石琪專欄(受訪者提供)
石琪專欄(受訪者提供)

台版朱學恒的版本,他認為「文句太多現代語氣」,故事應是古人語氣,譬如堅道夫的說白,他會自稱「老夫」、用「令尊」,像武俠小說一樣。「仙族就會䀆可能古雅,不過我是業餘性質,盡量做好。」他很是謙虛。

何佖人 漫漫長征

何佖人彷彿注定要走一場荊棘滿途的漫長旅程,不同的是岳圖獨自一人奮鬥,沒有九人遠征隊相伴。他早早譯好《魔戒》三部曲和《哈比人》,在九十年代,曾經幾次找過出版社,都被拒;又寫信給Tolkien Society,輾轉得知版權持有人獨家授權聯經;找場地辦展覽被拒⋯⋯他後來畫插圖,2007年,他在文化中心終於第一次舉辦插畫展,直至2014年,經過朋友熱心牽線,才出版了插畫集《魔戒何佖人中土之旅》。

他目前正忙着將經年的手稿逐字存到電話,即使他其實不太懂操作,「付錢給別人做,沒有自己用心的」。譯好的三部曲,他說只譯了大概,計劃還有初稿、二稿、修訂⋯⋯

他今年五十三歲,身量矮小,說話音量不大,初次見面似沉默寡言,卻有一種「宅」的堅持,或可稱「魔戒宅」,一腔熱愛全部傾注給《魔戒》。

書磨爛 人生走了大半

有關《魔戒》的苦與樂,其實他甚少向身邊人提起,也不太習慣成為焦點。

「我不想出鏡,我覺得我不是主角,作者才是主角。」岳圖將印有佛羅多的《魔戒》文件夾擋在臉前,二者彷彿重疊為一,不到終點不回頭。

八十年代中學時,因緣際會在圖書館讀到David Day的《A Tolkien Bestiary》,五彩繽紛的插圖,展現托爾金描繪的《魔戒》中土大陸精靈、矮人、半獸人的龐大世界,真實得將他深深吸引,於是在圖書館找來讀。一本書借兩三個月讀透,然後輪候再借下一本。

托爾金墓前(受訪者提供)
托爾金墓前(受訪者提供)

覺得沒有中文版可惜,決意翻譯,他便去九龍書店淘來The Hobbit二手書,只賣9.5元。書店都倒了,他的翻譯工作仍在繼續。沒有正式讀過翻譯,唸英文「力有不逮」,他便使勁精進英文,讀花生漫畫、《TinTin》,The Hobbit的書背都起毛了,不明白的意思都以紅筆劃線,滿滿註記,甚至寫信向人請教。

托爾金筆下的何佖人與世無爭,往往在關鍵時刻迸發出驚人勇氣。為了《魔戒》,他可以四次隻身到英國,參加Tolkien Society舉辦為期數天的聚會Oxonmoot,托爾金的女兒演講、到作者墓前致敬、與同好交流、Cosplay、表演⋯⋯「大開眼界」他的眼睛亮起了光,他是第一個參加聚會的華人,畫作在會月刊《Amon Hen》、年刊展出,又每年為美國書迷會Beyond Bree繪製月曆。

Oxonmoot聚會的cosplayer(受訪者提供)
Oxonmoot聚會的cosplayer(受訪者提供)

這裏有現實世界 那邊有「魔戒」

他的人生,「平平常常就算」,語調也平板。中學之後,他去了大一設計唸美術,一唸三年,那時已喜歡畫少女漫畫風格。輾轉換三份設計工作,入黑房、曬片等排版技術漸漸被電腦取締,學無所用。失業一年,他躲進《魔戒》的世界,高峰期天天趴在案上翻譯,家人有點微言。後來投考公務員,當文書助理,至今三十多年。

《魔戒》豐富了他的人生,成為了他「人生推動力」。

「算有少少成就」,他難得露出笑容。出了插畫書之後,首刷一千本,如今只賣出三百多本,剩下的要租迷你倉存放,他認為「不錯」。他問過負責版權的公司,2022年作者死後版權失效,或者有望出版港版譯本,他早已揀選了幾張插畫,希望能派上用瑒。

第一次畫展後十年,他再在文化中心辦畫展,旁邊是出版商書店。在展覽場地有張桌子,他會舖上手稿,旁邊擱上翻得爛爛的原文書,孜孜翻譯。訪問時有女生見到驚呼:「搞笑!畫功得意!」他忍不住嘴角上揚。

「我只是抱持住希望,一步一步做下去。」岳圖不會放棄《魔戒》,他會一直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