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集結而成的希望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集結而成的希望

轉眼已是反修例運動一周年,合舍正在展出《抗爭週年藝術展:微光之城》。看着展覽牆上,刻上多個運動情景的系列版畫,這一年走過的路,再度變得歷歷在目。跟有份參展的藝術家K和C(化名)訪談,他們說:「微光不是很光,但集合起來也有足夠的光,讓大家一起走下去。」

儘使前路是一片迷霧,他們透過創作讓大家在感到無力時,看見很多人仍然在個人的崗位中,用着自己的方式出一分力。

馬來西亞藝術家李迪權的版畫作品
馬來西亞藝術家李迪權的版畫作品

以作品透出希望

展覧的構思,源於「黃色文創圈」其中一名成員,於台灣看了反送中版畫展《棍 Gùn》。法國藝術家葛尹風(Ivan Gros)與馬來西亞藝術家李迪權,以黑白版畫呈現過去一年香港的抗爭場景,令他留下深刻印象,同時盼望把作品也帶給香港人,於是再集結台灣的 Josh Chang及其他十一位本地藝術家展出作品。當中的形式多元,有插畫、染布、竹編、鐵雕等的創作。

K和C這天正在展覧當值,我們閒坐在店舖的一偶,他們侃侃介紹起各自的作品來。C創作的裝置藝術置於門外,以鐵皮、木板、磚塊、雪糕筒等的路障物拼砌而成。「它們的作用都是保護,像不同人都出了一分力。」但他覺得這些物件很硬很黑暗,是以在上面寫上「堅持」、「自由」等字眼,並噴上紅、橙、黃、綠、藍的油漆。原來他採用了「中大保衛戰」一幀照片的顏色,但換上較鮮豔的色調,盼望在失落的氛圍中,帶出希望。另外,場內枱上放有反光條,供觀眾寫上字句,每當寫滿時就會掛到作品上,寓意延續團結的精神。

C稱製作過程心程起伏頗大。收集不同路障物料時,有種很硬很黑暗的感覺,是以創作於用色及圖案上帶出希望。
C稱製作過程心程起伏頗大。收集不同路障物料時,有種很硬很黑暗的感覺,是以創作於用色及圖案上帶出希望。

K的作品是上年製作的一個簡單動畫:一個人緩緩從高處墮下,悲劇發生前,有一群人迎上,及時接住了他。他憶述去年6月出現自殺潮,有收音師收集了悼念現場的風聲,與到來悼念的人的哀號,而他就為這段聲音配了動畫。K說最初構思時,覺得不想帶出自殺有用的訊息,所以就加上了最後那幕。而有趣的是,他這幾天駐場當值,觀察到不少人都停留於他特意拉長了的凌空畫面,然後就沉重地走開,似乎大家也沒有耐性待到被接住的一瞬。他覺得這恍如大家現時的狀態,在凌空狀態一直跌,不知何時到底。不過,另一邊廂不少人選擇購買帶有希望的版畫,如遙望獅子山及學生組成人鏈的版畫,代表即使大家處於低迷的狀態,但心底裏其實還是憧憬着希望。

在自己的位置盡力做

問他們在國安法推出後,繼續做與運動相關的創作會擔心嗎?他們是次的作品以匿名形式展出,多少其實也是想保障大家。但C斬釘截鐵地說:「說不怕是假,但是否怕就不做呢?」一旁的K也說道:「作為藝術家去發聲,是我責任來的。正正我們在創作自由的前線,我們有必要去發聲。當還有能發聲的一天,就看看我們能做多少。」

展覽展出了14位來自國際及本地的藝術家作品
展覽展出了14位來自國際及本地的藝術家作品

C憶起他在運動中做創作的初心,一開始他已很想找尋到自己的定位,想看看自己的技能可以做到什麼。他開始在網上分享他繪畫與運動相關的作品,發現影響到本來不太關注此事的人開始多了留意,「用輕鬆的方式帶動到人留意,發現無論做什麼也好,其實還是有用的。」運動中,很多人會質疑自己的功用,也會想是否努力做好自己本份就可以呢?K一語道破說:「能努力做好自己本份,在這年頭其實已很難。」他認為做創作除了能於困境中激勵人,更有一種安撫的作用,而他覺得自己的位置是透過創作予人情緒的支援。「只能努力做好自己,你要好相信所做的事,對事情是有幫助的。」

有看完展覽的人,跟他們說走了一圈讓他覺得有點沉重,但覺得事情未完仍想繼續走下去。每個人都渺小如微弱的光點,但加起來可以形成穿透陰霾的強光。重要的是各人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做得多少就是多少。

展覧亦有蠟燭的創作,每日會點燃三個小時。
展覧亦有蠟燭的創作,每日會點燃三個小時。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a-2020060911295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