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故事】藝術家洪澄欣:直面童年創傷 以攝影拉近與家人關係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影像故事】藝術家洪澄欣:直面童年創傷 以攝影拉近與家人關係

01.05.2020
劉玉梅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隨着成長,你會以為童年的創傷已然消失,其實卻從未癒合。而且,有時還悄沒聲,影響着你的日常。想撫平傷痕,或許該先直視這些烙印……

洪澄欣(Fion)成長在傳統的福建家庭,自小受着長輩的專制管教,於她是缺乏愛的無形暴力。長大後始發現這些規範,自己並不認同,然而已植根於生活中。是以她盼望透過拍攝圖輯,疏理家庭為她帶來的壓力,也表達出渴望從枷鎖脫離。直面創口同時,原來也讓她重新拉近與家人的關係。

Fion希望透過攝影面對家庭自小為她帶來苦惱
Fion希望透過攝影面對家庭自小為她帶來苦惱

隱藏着傷痕的照片

問Fion為何攝影展喚作「從前,我想做一位母親」?她笑言其實是源自幼稚園的「我的志願」,當時她填上了「母親」,皆因印象裏的母親是可以玩到很晚才回家睡覺,很是自由。童年時,媽媽沒太多時間陪伴在側,是她埋藏的一道小小創口。小時寄住在祖父母家的她,不能經常外出,玩具就成了陪伴她成長的小伙伴,是以整個圖輯充斥不少玩意兒,及有着成長回憶的物品。但在照片的藍色基調下,看不見童真,只見童年的憂愁。另一道創口,是源自從小照顧她的祖父母,對她的傳統思想植入及管束。

她在展覧場地,緩緩向記者訴說照片背後的故事⋯⋯照片中的狗玩偶於她別具意義,她說媽媽並非典型的那類,不會煮飯也不常在家。因此當她小六收到媽媽送的玩偶,特別珍而重之,至今依然每晚要抱着方能入睡。她憶起小時媽媽氣了她,總會拿着玩偶代替自己道歉。玩偶成了年幼時她與媽媽疏遠關係間,一道小小的橋樑。

當中另有不少照片,代表着她不解也抗拒由家人而來的傳統思想。她說家人很傳統,雞頭的照片,代表的其實是家族聚餐中,總會叫的貴妃雞。長大後,她始發現原來並沒有人喜歡吃,會點也只因着傳統,從細微處可窺見家人對遵從傳統的執着。而自小鍾愛吃草莓的她,卻因祖母偏執認為草莓太酸,吃着對身體不好,是以撇除生日的草莓蛋糕,日常一律禁止她吃。她總會為着長輩不說情由的想法,而感到無奈。她自覺跟家人的關係,恍似照片中繞滿頭髮的梳子,是一段難以疏理的關係。

展覧場地特意加入了家的元素
展覧場地特意加入了家的元素

藉攝影把關係拉近

攝影過程中,讓Fion重新疏理了跟家人的關係,也發現自己小時其實面對着,缺乏愛的冷暴力。這困擾源自總沒法跟家人好好溝通。而一些傳統的思想,至今仍會在她腦中盤旋,如最近她打算紋身,明明自己並不覺得有何問題,但心裏卻赫然浮起,說紋身代表壞人的聲音。她知道,這是來自從小長輩根深柢固的教導。

傷口隨着時間結焦了,其實還留着一道疤痕,而療癒的契機,在於面對它。她自大學唸藝術起,已辦過三個有關家庭的攝影展。其中一個是以媽媽的物件,化作攝影道具拍成圖輯。Fion媽媽喜歡儲物,把一大堆物件放滿家中一角。不只一次叫媽媽清理掉,她卻不捨。小妮子妙計一施,悄悄拿走當中100件物品,媽媽竟渾然不知。直至把媽媽帶至展覧場地,她心裏很是忐忑,因害怕媽媽會責備她,把她儲物的嗜好揭露於人前。誰不知母親看着展覧,眼角卻不禁濕潤,原來她一直以為女兒只會為此埋怨自己,當下才驚悉女兒心底其實是想了解她。

不少人往往逃避面對與家人的關係,問Fion為何會選擇以創作修補關係,她毫不猶豫地回答:「因為我並非不喜歡,而是很重視他們。我說了這麼多,不是說他們錯了。或者其實並沒有分對錯,只是不同方法適合不同人。他們沒有錯,只是在出生的年代受着傳統思想影響,再灌輸在我身上。」無法跟家人好好傾訴她發現的問題,就藉間接的方法,讓家人瞭解她心中所想,而他們也更易接受她的想法。大家的關係亦因而產生變化,過往相互只存在日常對答,如今因着作品逐漸多了深入的交流。

《從前,我想做一位母親》攝影展
日期:2020年5月1日至6月21日
地點:PHVLO HATCH 深水埗黃竹街9-13號2樓

劉玉梅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5/m200429-salads-045-1-2020050110510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