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董啟章
熱門文章
董啟章
Ghost on the Shelf
ADVERTISEMENT

屎尿屁文學

06.08.2020
圖片由作者提供

論屎尿屁文學的大宗師,十六世紀法國作家拉伯雷當之無愧。馬奎斯說《唐吉訶德》要在大便的時候看,才看出味道來。以這個標準來說,拉伯雷的《巨人傳》會更適合。如果你在別的場合看,一不小心笑到屁混尿流,那就不好收拾了。不過,作者本人建議讀者一邊喝酒一邊看,正如他說自己是一邊喝酒一邊寫。他聲稱這是一本寫給酒鬼的書。書中人物無酒不歡,無屁不放,所以,氣味是極其混雜而濃烈的。

文學史上最著名的一泡尿,就是巨人高康大撒的。他少年時代去巴黎接受教育,被好奇的羣眾包圍,爬到聖母院的塔頂休息,因為一時貪玩,向下面圍觀的人撒了一泡尿,結果淹死了二十六萬零四百一十八人(女人和小孩不算在內)。如果高康大生在今天,要撲滅去年的聖母院大火便不費吹灰之力了。

屎尿的生成,來自酒肉。所謂有入才有出也。故事一開場便是大吃大喝的宴會。高康大的母親因為吃得太多牛腸,引起陣痛,屙出了一個大肉球,但細看之下,發現原來是脫肛。接生婆給孕婦下了一道收縮藥,結果嬰兒被往上迫,從母親耳朵掉了出來。高康大一下地,便大聲高叫「喝酒!喝酒!」父親高朗古杰聽到兒子的叫聲,讚嘆說:「好大的(嗓門)呢!」(Que grand tu as)這就是孩子叫做高康大(Gargantua)的來由。後來高康大的兒子出生時,非洲正發生大旱災,他於是把兒子命名為「龐大固埃」(Pantagruel)。Panta在希臘文中是「所有」的意思,而gruel在阿拉伯語中指「口渴」。口渴怎麼辦呢?當然是喝酒了。

在飲食之外,人類的另一慾望是性。性笑話和語言本身一樣古老。一部以逗樂為宗旨的書,怎麼可能沒有性笑話呢?巨人族在性方面其實是十分檢點的,嚴格遵從夫妻之道。這方面的下流事都留給普通人類,特別是教會人士。書裏出現次數最多的一個字是codpiece,中文譯做「股囊」,或者是類似「遮陰布」的東西。十五、六世紀的歐洲男性褲子,兩條褲管在胯下並不相連,於是便須加一層布以遮掩重要部位,後來發展出各式各樣的裝飾,反而成為了一件雄偉的凸出物。拉伯雷在序言裏提到,他還有一本著作叫做《On the Dignity of Codpieces》,相信只是胡說。環繞着這個有趣的裝置,當然牽出了許多笑話來。

在《巨人傳》第三部(全書共五部),焦點從巨人主角落到僕人巴紐朱(Panurge)身上,一連幾十章都是關於他應否結婚和結婚是否一定會戴綠帽的問題。龐大固埃和一眾臣子為巴紐朱出謀獻策,千方百計協助他解決疑難。占星問卜,擲骰解夢,尋訪智者,拜見巫婆,諮詢醫生,請教律師,耗盡千言萬語,還是無法得到定案。過程中展現出作者拉伯雷旁徵博引、隨手拈來的超凡博學。不論是神學、文學、醫學、法律學、哲學、數學、自然科學,以至於千奇百怪的偏門知識,拉伯雷都可以如數家珍,羅列堆砌,為的當然是誇張的喜劇效果,和以假亂真、魚目混珠的惡作劇目的。如此洋洋灑灑地處理一個無聊題目,也不可不謂千古奇觀。

除了飲食男女,《巨人傳》也含有非常暴力的內容。約翰修士(不同於被惡毒嘲諷的一般修士,他是個特立獨行的人,後來成為高康大的好友和忠臣)在獨力抵抗修道院的入侵者的一幕,拿着十字架棍杖大開殺戒,很可能是諧仿希臘史詩中的奧德修斯殺戮妻子的追求者們的場面。雖然好像很殘酷,但因為描寫中充斥着人體器官的醫學名詞,而又顯得非常滑稽。

不過,大家別以為拉伯雷筆下的巨人是個荒淫無道,殘暴成性的族類。完全相反,他們是品格高貴、愛好和平、善待子民的統治者。高康大和龐大固埃兩父子,年輕時都曾到巴黎求學,後來都成為學識淵博,情操高尚,心胸廣闊,智勇雙全的完人。(不過他們對於下屬的粗鄙和惡作劇也相當容忍,甚至欣賞。)高康大的父親寬容對待戰敗的敵人,以德報怨,贏得敵國人民的愛戴。三代父子之間以禮相待,互相尊敬,慈孝之情溢於言表,真可謂人倫之極致。這些正面的言行和荒誕不經、粗鄙不文的部分看似格格不入,但其實是異曲同工。作為一本玩笑的書,惡搞的書,《巨人傳》是對當時教會的虛偽和墮落的諷刺和攻擊,但它同時展現出作者的人文主義理想,即如何通過知識、理性、真誠和寬容建立更文明開放的世界。

也許稍為令人困惑的是,對笑與歡樂的肯定,有時會去到一個無拘無束的程度,以今天的標準來說,可能會構成冒犯。例如是貶低女性,甚至是厭女的態度,應該不會為女性讀者所接受。但是,我們可以基於時代價值的差異而譴責拉伯雷嗎?我們可以認為自己的思想比拉伯雷進步嗎?進一步說,我們應該對說笑設置限制嗎?即某些笑能說,某些不能。這樣做可能會更合乎公義,但也同時會剝奪了笑的解放功能。如果連笑也要受到審查(和自我審查),我們豈不是回到了中世紀,回到了拉伯雷不遺餘力地對抗的世界?

試想想,如果拉伯雷生在今天,而且矢志不變,他會如何寫他的《新巨人傳》?他會接受任何形式的約束嗎?除了繼續攻擊權威,拉倒偶像,他會不會承認有任何人可以免於被取笑?我相信,在真正的拉伯雷精神,或龐大固埃精神下,笑的對象沒有例外,上帝沒有,螻蟻也沒有。今天的拉伯雷,比五百年前的拉伯雷,應該更沒有顧忌。願榮光歸於屎尿屁。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00/MPW2700_B071-078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