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進銅鑼灣舊樓內的「地元酒場」 以一杯「生原酒」養成午間飲酒好習慣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闖進銅鑼灣舊樓內的「地元酒場」 以一杯「生原酒」養成午間飲酒好習慣

many-%e6%b0%b4%e5%8d%b0_%e5%9c%b0%e5%85%83_9

一家居酒屋最重要的是什麼?有人說是氛圍,有人說是食物,但對大部分日本人和酒徒而言,一定要好酒。如果你是同道中人,不妨乘搭那需要手動開門的懷舊升降機,來到隱身於銅鑼灣鬧市舊樓內、由三位女生開設的地元酒場,從正午飲到入夜也可以。

午間飲酒好習慣

「誰說屋酒屋只能在晚上六時後才營業?」身穿工人褲、戴上卡其色帽子的駐店唎酒師Mandy邊倒酒,邊一臉從容地細訴午間賣酒的原因。把時間線推到疫情爆發初期,政府宣佈晚市禁堂食後,餐廳為了應付營運開 支,最初只決定推出午市套餐,以定食吸引 附近的打工仔。隨後,她們便以西式酒吧的 free-flow任飲模式為靈感,推出「午間飲酒好習慣」活動,以比較相宜的價錢提供多款小眾而又高品質的日本酒,吸引大家在日間時分也小酎一杯,算是為當時的低氣壓帶來一股暖流,撫平大家抗疫的壓抑心情。坐在旁邊,負責餐廳樓面和行政工作的Jaa隨即補上一句:「早飲、早走、早睡,不是很好嗎?」原來,自從推出「午間飲酒」後,有不少輪班工作的打工一族會在四、五時下班後到酒場喝兩杯才回家,「早上工作,下午休息放鬆,晚上準時入睡;我總是羨慕他們能如此善用一天的時間。」

結織同道中人

當訪問進行得酒酣耳熱之際,門鈴響起,在星期一的午後時光,迎來第一名嗜酒之徒。「其實很多香港人只是把居酒屋當作『餐廳』,吃飽就算,從不喝酒。但隨着酒場如雨後春荀般出現,大家好像開始了解到居酒屋喝酒的樂趣,而我們有兩成客人本身也是唎酒師或清酒愛好者,剛進來的就是其中一 個!」Mandy笑言自己不是「專業」的唎酒師,率性的她認為品酒是沒有規矩的,飲得開心才是最重要,「這裏是『酒鬼』交流的天地,互相請飲酒是常事,客人們又會因為彼此有着共同興趣而熟落」。正當Mandy和Jaa與記者分享餐廳軼事,屬於廚房擔當的Fion端出了酒場的人氣佐酒菜「白味噌煮大腸」着我 一定要試。以西京味噌和信州白味噌炆煮而成的豬大腸,有嚼頭又不會過腍,配上入味的大根,一口食,一口酒,不知不覺就把杯中的「生原酒」清空了。

由記者轉為唎酒師的Mandy,從不要求客人遵循什麼品酒規條,只希望大家喝得開心!
由記者轉為唎酒師的Mandy,從不要求客人遵循什麼品酒規條,只希望大家喝得開心!

坐在以盛載清酒的膠箱製成的椅子上,看着牆身上的不同清酒招紙,淺嘗清酒至微醺,跟店主們分享着翻閱歷史的小發現:在江戶時代,居酒屋亦曾經因火災頻繁,而被政府發布「禁止夜間營業令」,但人們亦想盡方法在早上便開始營運。或許,三百年前的情況與現在不盡相同,但至少,不論從前或現在,都有一群人在努力守着他們心中最佳的居酒屋。未必每一間都是「很日本的深夜食堂」,但必然是令你感到安逸自在的人情小店。

 

地元酒場

銅鑼灣波斯富街83號波斯富大廈2樓D室

5702 6228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8/many---9-2021082503113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