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化身超級英雄 學正義 學夢想 學做未來主人翁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小朋友化身超級英雄 學正義 學夢想 學做未來主人翁

d210404-jaedus-27

每個人都有一個夢想,就是做超人打怪獸,化身英雄保衛地球。銀幕上的超人,個個體格強壯,英姿颯爽,斗篷搭在雙肩飄揚,繫上變身腰帶,施展出渾身解數擊敗邪惡勢力,結局永遠定格於最意氣風發的勝利時刻。

X

劇集展現了亮麗與風光,同時也讓俯伏公仔箱前的純真眼眸看見,原來世界並非烏托邦,還是會有壞人,夢想可能會破滅,但邪不能勝正。《幪面超人》、《鹹蛋超人》、《超級戰隊》走進了一班八九十後大男孩的生命,小時候電視撈飯,長大後童心未泯,成立了義工團隊假面製造,cosplay不同日本超人到處演出。面具戴久了,四年前索性開創本地特攝劇集《守武者夢翔》,讓大家知道,香港也有能力打造出英雄。守護孩子的「夢翔」和「勇進」橫空出世,與「迪斯災一族」惡鬥,對抗象徵人類七宗罪的怪人。這些英雄的皮相之下,並非純粹打打殺殺,而是載滿友誼、夢想和正義。

玩超人,不是小朋友的專利;做特攝演員,也非大人的世界。於是,他們去年開始跟女青蝴蝶灣綜合社會服務處合作,用半年培訓出港產小守武者。七個孩童強勢加盟,接受特訓。平時隔著屏幕,這次直面奸狡的枯葉死士和貪婪怪人,他們才更真切地明白,不想喜歡的東西消逝,就要靠自己的一雙手去捍衛。

+1

幕後百厭星

特攝,全名是特效攝影,意思是超現實的皮套超級英雄劇集。港產武打片追求實感,日本皮套劇集卻著重動作華麗,劇情天馬行空,透過後期剪接,將一連串動作無縫接軌。但皮套演員有個禁忌行規,就是不在人前脫掉戰衣,好讓小朋友深信,眼前的角色都是真的。那麼,這次夢翔脫下皮套,現出真身授徒,豈不是童年崩壞?

守武者導演黃旨灝曾赴日取經,學習專業武打動作及拍攝技巧。他笑說:「很多小朋友自小想做超人,做普通演員,在香港還有機會,但做皮套演員,機會真的極少。我們都是八九十後,總有退下來的一天,既然我有能力從日本將技術帶到香港,能夠傳承給有心的小朋友,很值得。

這班小朋友確實熱血,排練時打,休息時踢,長期都在跑來跑去。一班甩繩馬騮不受控地叫囂,失驚無神踢腿和下一字馬,後台頓成戰場。副導演在電腦設定音效,四方忽然湧來不速之客,爭相亂按鍵盤,每按一下,就發出「砰」的一聲,「砰砰砰砰砰」,他們晃動身子,作勢被打,想像自己在槍林彈雨下,以細小身軀對抗邪惡勢力。笑完了,看到鏡頭,便猛烈追擊。攝影記者穿梭其中,要拍攝小朋友的英姿,就要頂硬上埋身肉膊,保護耳膜之餘,還得抱住鏡頭避開拳頭攻勢。導演搖頭苦笑,每次排練都會吐血,死掉千萬個腦細胞。

「小朋友相當之活潑,相當之好動。你不找些東西給他做,大家攬埋一堆想點呢?」單位主任(行政)王志超話音未落,蝴蝶女青工作幹事黃啟森和活動助理林潔怡已猛地點頭,「但是只要你提供機會,他就會做到給你看。『做到』,已是很大的鼓勵,慢慢告訴他,原來你是可以的。」

Andy Warhol曾預言,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十五分鐘的短劇,正是小守武者發光發亮的時間。你追我逐的遊戲,果然在導演拍手號召後暫撤。每當音樂奏起,七人歸位上場,擺出最型格的姿勢。一個個小人兒收起嬉皮笑臉,台後屏聲靜氣,搓揉手指,台前挺直腰板,雄赳赳地紮起馬步,雙手握拳置於胸前,架勢十足。他們沒有真正上過戰場,眼神卻流露著堅定和勇氣,眉宇之間夾帶「知我咩料啦」的自信首次排練時,有人來不及變身,有人將「我們不會中計的」說成「我們不會得逞的」,笑料百出。到了賽後檢討,他們搔搔後腦,吐出舌頭。往後的彩排,果然沒重蹈覆轍。

七個小守武士者疊起手掌,大叫:「Good Show!」
七個小守武士者疊起手掌,大叫:「Good Show!」

幕前認真投入

今次的劇本,是關於他們要保護一個時空膠囊。他們寫下二十年後的夢想,放在木箱,埋在泥土。有人想成為消防員、到日本留學、成為皮套演員、做醫生、急救員等,約定二十年後再聚,再尋回箱子,看看願望有否達成。

然而,就在小守武者埋下膠囊之時,迪斯災一族看中了膠囊,冷不防殺出貪婪怪人,想向眾人挑機。「召喚守武者夢翔,我哋上啦!」一聲令下,紅白色裝甲的夢翔華麗登場。連串快打後,枯葉死士加入戰團,纏繞夢翔。小守武者換過揉合印地安特色的紅黃白盔甲上陣,手握寶劍,跟夢翔互傳眼色:「枯葉死士就交畀我哋啦!你去追貪婪怪人啦!」

他們背對圍圈,與枯葉死士正面較量。八人在台上混戰,枯葉隨機攻擊,令小守武者處於劣勢。他們重整旗鼓,以未踏入青春期的聲線唸出:「唔可以放棄呀!仲差少少咋!」「無錯,我哋要保護自己嘅夢想!」這般勇氣,令守武者勇進能接棒繼續:「瞄準目標,勇往直前,就畀你見識一下我堅定嘅勇氣啦!」一身黃黑裝扮猶如再世李小龍,揮動雙節棍,將貪婪怪人撻在地上,豈料敵人在空中翻騰一圈,又成功逃脫。使出秘密武器雷蹬腿後,對方才節節敗退。最終大團圓結局,小守武者一起埋下時空膠囊。

家長在台下觀看戰事,目睹兒子帥氣的模樣,隔住口罩,也藏不住笑意。那股驕傲,是因為知道兒子霎那光輝的背後,其實付出了許多努力。七個小守武者來自五湖四海,有人甚至住在小西灣和馬鞍山,每個星期相聚在屯門蝴蝶灣。住沙田的惠氏兄弟,弟弟惠臸想做小型飛機師,哥哥惠喆希望到日本成為皮套演員,為小朋友帶來歡樂,為了參與訓練班,惠氏兄弟做功課時會快馬加鞭。僖僖是兒童音樂劇團小演員,非常注重形象,特地著媽媽找來透明口罩,在換裝時再三叮囑義工:「不要碰我的頭髮,今早特地gel了!」所有人都在出門前和乘車時排練了數十次,比平日學習更認真。

除了台前演出,從劇本創作,到道具製作,都是由他們和義工一手包辦。「這段時間一起經歷了很多,除了心力交瘁之外(哈哈),我們看到他們真的進步了,由零到一百,顯示出心中的那團火。」黃啟森覺得,看到他們發揮創意,嘗試自己解難,已算是超額完成。例如一把劍,要黏幾層才有「發下發下」的堅挺感覺;一個箱子,也很考上色和畫花紋的功夫;頭盔破爛了,他們會想辦法修補。正式演出當日,道具報裝整齊地排列在長桌上,毛巾質地的紅色護手腕一字排開,唯獨有一個是用膠黏合製成的,有種粗糙的手工感。原來是有一個小守武者遺失了護手腕,他思前想後,最終靠自己一手一腳用膠片畫圖、切件、拼貼,完成只屬於他的護手腕。為著一件傻事,而好好打拼,他說得自豪:我的手腕是最獨一無二的!

夢想和正義的種子

守武者成員Ian評價:「這幾個月,他們的進步相當大,無論演技或動作都很快能夠掌握,現在他們都是相當專業的演員了。」

從小劇場畢業後,如果重來一遍,他們會做什麼角色?看得多「超人打怪獸」,聽到枯葉死士奸邪的笑聲、挾持利芙姐姐時的狠勁,記者看著過癮,心想識玩一定做反派,該會有人想一嚐飾演奸角的滋味。可是預言沒有成真。小朋友要不是想成為夢翔,就是想繼續做小守武者。他們爭相回答:「因為有壞人拿走了屬於我們的寶箱!」「我要打倒衰人!」「會搶人東西的人,一點都不型!」七個人打從心底地為奸人得逞而氣忿,為正義得到彰顯而興奮。在他們的心目中,正義是對好的事物的執著,對正確的事的堅持。

女青蝴蝶灣綜合社會服務處單位主任(行政)王志超、社會工作幹事黃啟森、活動助理林潔怡
女青蝴蝶灣綜合社會服務處單位主任(行政)王志超、社會工作幹事黃啟森、活動助理林潔怡

「小朋友回應二十一世紀,是否還是多寫字,多背書,就可以呢?在現世代,我們看到很多年輕人失去動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好不容易找到想要追求的事,便隨即被打沉。這活動會是重要的歷程,以前成為幪面超人是幻想,現在是夢想,最後還可以成真。十年後他們可能回想,最開心的是,原來曾經做過一個這樣的活動,成為自己創作的戰士。」王志超覺得,劇場完滿落幕,但夢想之旅才正式開始。黃啟森笑說:「將夢想的種子,放進小朋友的心裏。到有朝一日發芽,就是理想中的主人翁應要掌握的。」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5/d210404-jaedus-27-20210522162430-150x150.jpg